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六十七话   分与合是我们的宿命。

杜见锋知道方孟敖最近很忙,安排完训练就跑了,他也乐得高兴,总算不用和他打架了,下午早早的解散了之后就开着车跑到了警局,陪着方孟韦出现场。

医院出了案件,让方孟韦他们接手,所以方孟韦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想他和杜见锋的未来。方兰兰有时候去送饭,或者孙朝忠带着她出去吃饭。

只是随着月老的回归,小红娘有了一丁点的法力,所以在方兰兰去光明巷吃馄饨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这家店不对劲,方兰兰暗中观察了好久,总觉得角落里面透着阴寒之气,却影响不到其他的人,尤其是当孙朝忠和她一起来的时候,那股阴寒之气便很快消失了。

怎么了?孙朝忠看着她盯着角落看。

没什么。方兰兰收回了目光。

那里什么都没有啊。孙朝忠看着她。

方兰兰只是笑笑,暗自思量:是错觉吗?为什么我总是觉得那里应该有人呢?而且老伯的身体看起来好像差了很多。

老伯的身体看起来不是很好呢。孙朝忠握住了她的手。

是啊。赶紧吃吧,你不是还要回去吗?方兰兰看着馄饨端了上来。

入夜,小红娘从身体里面跳出来,飞到了馄饨店,看到了黑白无常在给老伯度气。

你们在干什么?小红娘看着稀奇。

啊,见过殿下,殿下,我们在给老伯度阳气。

我白天过来就觉得奇怪,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回殿下,老伯心愿未了,但是他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阳间的阳光了,所以我们才现身在店里随时帮他。

小红娘伸手凝聚了一丝自己的仙气推入了老伯的身体里,吓到黑白无常双双下跪。

殿下不可,您这样将来他要是投胎的话,他的父母会养不住他的。

这样啊,没关系,反正小哥和杜大哥今生不可能有小孩了,让他将来跟着杜大哥不就好了吗?

这,我们要下去禀报轮转王,呈报酆都阎罗王才行。

还真的是麻烦。啊,师傅你怎么来了。小红娘回头就看到月老追了过来。

小丫头,你趁我睡觉的时候做了点啥。

给老伯推了一丝仙气。小红娘老老实实的站在月老的跟前耷拉这脑袋。

你,你,你,你不知道你什么身份啊,你是堂堂天界公主,你给凡人推了一丝仙气,你知道不知道会改变他的一生的呀,你,你,你,你,我不知道怎么说你了,你还真是别的本事不见长,调皮捣蛋、惹是生非的本事一流。月老气的直跺脚。

师傅你干嘛去?小红娘看着月老带着黑白无常飞走了。

给你擦尾巴。月老气哼哼的走了,小红娘撇撇嘴只得回到身体里去。

第二天早上,方兰兰打着哈欠起床,今天和何孝钰约好了要去逛街,难的她有时间刚好带着小侄子三个人去逛街。和嫂子带着小侄子逛街不仅感叹还是放寒假好,放暑假还要打比赛。

这天方步亭回来了就没有出门,而是在等人,方兰兰坐在客厅里面看书。

客人来了,兰兰去准备茶具。方步亭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是,知道了。方兰兰起身去了厨房,开始洗水果,切水果,手脚麻利的准备着茶具和茶食。

听到父亲问对方:普洱还是乌龙?

对方回答:普洱。

兰兰,上茶。方步亭对着厨房喊道。方兰兰端着一个大托盘来到了客厅,看到了一个年轻的中将坐在父亲旁边的沙发上面。

方兰兰放下东西之后就回到了厨房,躲在厨房的门口偷听,听到的内容惊得她目瞪口呆,原来方孟敖另一个手指连着红绳是和他的。入夜她将方孟韦和杜见锋手边的中国结全部解开就看到月老拽断了方孟敖和崔中石手上的红绳。

师傅,你当初为什么要系?小红娘送了手,坐在云端看着月老。

当初,当初,那个,你的姻缘被你自己弄丢了,我被玉帝惩罚重新给你找姻缘,就把他俩给系到一起了。月老支支吾吾的解释着,坚决不会说是自己老眼昏花的缘故,小红娘闻言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方孟敖从崔中石的家里出了开着车回到了营部,来到了杜见锋的门口找他。

出了陪我喝几杯好不好?方孟敖看着站在门里的杜见锋。

今天不找我打架了吗?

你以为我那么喜欢找你打架啊?方孟敖苦笑着看着他。

喝什么?啤的还是白的?杜见锋看着他知道他出了问题。

什么都行?有吗?

换衣服,出去喝,营部不许喝酒,你是知道的。

那就不去了,陪我坐一会。

好。杜见锋和他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面,靠在后面的台阶看着天空的星星。

杜大哥,你爱孟韦吗?

爱,爱的我头疼。

别开玩笑了,我在好好问你。

难道我不该头疼吗?有你这么个大舅子,谁不头疼。

是吗?我道歉。

你今天怎么了?

我啊,我失恋了。方孟敖扭头看着他。

你?失恋?和谁啊?你背着孝钰又找了一个啊?杜见锋嘲笑他。

又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杜见锋看他又不说话了只好开口问他。

他,回来了。

好呀,你不是想了他很久了吗?刚刚好你们在续前缘啊。哎,不对,你刚刚说你失恋了。你失恋和他回来了有什么关系?

我们在一起待了五天,五天他什么都没有告诉我,而今天,就在刚才他说我们分手吧。他的理由和我给你和孟韦的理由一模一样。

他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杜见锋沉思了片刻问他。

政委。

政委?你是说他是咱们师的政委?

我们没有退路了,大哥,我们没有一点退路了。方孟敖终于哭了。

老爷子唱的这是哪一出啊?杜见锋百思不解。

我走了,明天他的命令就会宣布。

我送你?

不用了,明天来接我就行了,车我不开了。方孟敖起身走出了杜见锋的营部,走回了自己的营部,还好两个人的营部是挨着的。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方孟敖就把洗手间的洗浴用品和护肤品统统扔进了垃圾桶,跑到门口的商店重新买了一套东西回来,既然要断,我们就断的彻彻底底。

第二天,杜见锋开着自己的车过来接他,他一出来他就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变了。

你换沐浴露和须后水了?杜见锋看着他。

是啊,怎么?不行吗?方孟敖很牵强的笑了笑。

踩着点,两个人踏进了会议室,师长和政委还没有来,几个相熟的大队长开始交换自己手上的情报。

当崔中石踏入会议室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和方孟敖真的已经分开了。

评论(1)
热度(11)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