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六十八话   出事儿啦,出大事了!

晚上崔中石在办公室正在看会议纪要,方孟敖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孟敖?你怎么没有回家?崔中石抬头看着他。

我觉得我有必要要确定一件事儿。方孟敖走到他的跟前。

你要确定什么?崔中石不明白的看着他。

我在我床上捡到一颗扣子,但是不是我的。说着方孟敖将扣子放到了他的跟前。

满意了吗?崔中石看着他笑了抬手摘掉了自己的领带,最上面的扣子不在。

为什么?给我一个解释。方孟敖死死的盯着他锁骨中间的那个吻痕。

崔中石起身关上了门,走到他的跟前看着他,看着他的男孩儿大大的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悲伤,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和背心,他的身上全是方孟敖留下的吻痕。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想要的解释,我给你了。崔中石指着身上的痕迹看着他,他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双眼通红。

方孟敖颤抖着双手给他把衣服穿好,看着这个看起来温柔如水的男人,突然觉得就这样和他分开很难受。

你为什么还不走?崔中石看着他。

你希望我走吗?

走吧,这样对你我都好。

从我们开始的那天你就在赶我走,现在你还是在赶我走。

那天我就应该赶你出我家的门。如果那天你没有留下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儿了。

中石。

叫我政委。

为什么?

难道我不是你的政委吗?我们从昨天开始就正式结束了,方大队长,没事儿的话就离开吧。

我……方孟敖语塞,他苦笑不已,昨天晚上他是太伤心了才把那些东西全部扔掉的,现在他后悔了,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

好,我走了,你保重。方孟敖打开了门站在门口在看他一眼就走了。

崔中石转身来到了窗户跟前,推开了窗户看着外面,路灯下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他站在路灯底下回头看了一眼转身跑走了。崔中石死死的攥着窗帘,靠着墙一直站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参加完早会,杜见锋拿着结婚报告来到了崔中石的办公室。

关门。崔中石看着他。

是。杜见锋把门关上了。

你应该可以猜出来我被调到这里来的原因。

是。我知道。

拿回去吧,我现在不会批的。

我可以问一句吗?

什么?

您和孟敖?

我们结束了。崔中石很平静的看着他。

为什么?

调我回来不是和他再续前缘的,而是解决你和方孟韦的问题的。

你的意思是,你……

好了,你可以走了。

政委。

走吧,现在我不会批的。

是,我知道了。杜见锋苦笑了一下。

对了,问你一件事儿,你父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我,我知道的真的不多,我父母的事情和我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我的一种感觉,还需要一些东西来证明,所以现在我是不会批的。等我找到了之后我在给你批。崔中石看着他。

是,我明白了。

去告诉孟韦吧,他一定等着急了。

是,知道了。杜见峰转身出了师部,去买了两份蛋炒饭和一份糖酥肉带到了警局方孟韦的办公室。

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了吗?方孟韦瞪大了眼睛看着杜见锋。

是的,你已经问了好多遍了,不烦啊?杜见锋乐呵呵的看着他。

我好像真的问了好多遍了。方孟韦被杜见锋塞了一嘴蛋炒饭。

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看着你吃蛋炒饭的时候我特别妒忌那双筷子。

为什么?

因为它可以碰到你的嘴啊。但是那个时候我还是第二次见到长大之后的你。

我一直以为你是兰兰的男朋友,谁知道现在又是这样了呢?

我的结婚报告已经递上去了,但是新来的政委告诉我让我等,我们现在还不能睡一起吗?杜见锋磨磨唧唧的。

是啊,因为父亲说现在大哥心情不好,我们要避嫌。孟韦推他。

孟韦不好了,兰兰出事儿了!孙朝忠推开他的门看着他着急的说着。

出了什么事儿?方孟韦也急了。

就是大学城附近开了一家赛百味,今天打特价办卡还有折上折,兰兰之前和我打电话说要先去那里办卡买点三明治在过来,但是我刚才接到报警中心打过来的电话说一名咱们监控的犯人今天出现了把兰兰劫持了,现在具体情况怎么样我还不太清楚。孙朝忠已经火上房了。

通知下去集合,快点。方孟韦拔腿就往外跑。孙朝忠跟着就跑出去喊队员。杜见锋一把没有抓住他俩之好跟着跑了出去,带着方孟韦上了自己的车。

方兰兰被劫持纯属偶然,她正准备打电话给孙朝忠让他过来接自己。

出了门没有走几步就听到后面一阵脚步声,别跑,站住。的喊声随即传来,就被一个人撞了个趔趄,随即一把枪顶在了她的头上。方兰兰知道自己被劫持了,警员一看懵了。

快通知方队,孙副队,男子劫持了人质,派谈判专家过来,快。警员开始分配任务。

别,别乱来啊。一个小警员开始哆哆嗦嗦安抚嫌疑犯。

退后,否则我杀了他。嫌疑犯掐着方兰兰的脖子,枪顶着方兰兰的脑袋。

方兰兰感觉到冰冷的枪口抵着自己,而手上的三明治已经落到了地上,被踩了好几脚,此时她不是害怕而是生气,十分的生气,简直就是‘好气哦,找个人消消气’的感觉。

嫌疑犯用方兰兰的手机给报警中心打了电话:110吗?我是XXX,现在在大学城跟前,告诉刑侦二队的人,十分钟之内见不到他们的人我手上的小女孩性命不保。

刚开始报警中心还以为是谁恶作剧,知道接到店里的店员的报警电话才知道真的出了事儿,赶紧将电话录音发给孙朝忠。

很快警笛声蜂拥而至,数辆警车围住了这里,

来的还挺全。男子坐在店里用枪指着方兰兰看着来人。

怎么办?孙朝忠看着店里的情况就急了,背对着手下打手势,快速的几个队员消失了,方兰兰眼睛一扫就知道消失都是狙击手,占领高位去了。

别着急,兰兰不会有事儿的。方孟韦安慰孙朝忠。

别劫持的是你妹妹,你怎么还不着急了。孙朝忠不满的看着方孟韦。

朝忠,兰兰真的没事儿。杜见锋拍拍他的肩膀,他抿着嘴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不明白他俩的笃定是哪里来的。

一号就位。孙朝忠的耳机里面传来了狙击手的声音。

男子用枪指着方兰兰示意她出去,他跟在后面用枪顶着她。

你要什么尽管提。方孟韦看着男子,开始分散男子的注意力,他看到兰兰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知道小丫头生气了。

给我一辆车,五百万现金,否则我杀了她。男子有恃无恐的提着条件。

我把车和钱都给你,你以为你走的了吗?孙朝忠瞪着男人。

我走不走的了是我的事情,不牢你操心。男子看着他。

掉这么多钱你的给我时间吧,不是你说现在要我就能给你拿出来的。方孟韦看着他。

可以,我给你三个小时的时间调钱,我就在这里等着,我希望你们不要挑战我的耐心。男人说完就带着方兰兰退回了店里。

店里的情况怎么样?孙朝忠问到。

店里的店员已经被疏散了。我们的一个同志已经从后面潜入了店里。一个队员汇报了情况。

我已经和局长联系了,他已经向公安厅申请了,用厅里出面向银行借钱,局长指使我们一定要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怎么拖延?兰兰还在他的手里呢?孙朝忠急了满脑袋汗。

朝忠,在你的眼里兰兰就是一个弱女子吗?杜见锋看着他。

保护自己的女孩有错吗?她现在被劫持了,让我怎么拖延时间。孙朝忠反问。

局长说他马上就到。方孟韦吐了吐舌头。杜见锋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

还有两三章就完结了。

评论(1)
热度(1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