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六十九话   不要惹毛一个会武功的小吃货。

我要喝水。方兰兰看着男人提要求。男人一愣,斜着嘴巴笑了一下。

给她倒杯水,快点。男人吆喝了一声,潜伏进来的小警察很快倒了杯水端了过来,放到了兰兰的跟前,仔细的看了她一下,发现她并不像一般女孩那样的慌张,心里竖了个大拇指就下去了。

外面所有的狙击手的枪都瞄着店里的男人,看到店员对着外面点了一下头,知道那个女孩现在安然无恙。

但是外面的人都对兰兰现在的状态很惊讶,她懒散的靠着椅子背,方孟韦不明白的看了看杜见锋,杜见锋也是一脸的惊讶,在看孙朝忠,他根本已经是火上房了。

你,不怕我?男人对方兰兰现在的状态也很惊讶。

怕不代表我一定要对你瑟瑟发抖。方兰兰翘了翘嘴角,她清楚的感觉到身边有隐藏的气息,还有一股阴寒的感觉,明显可以感觉到一把刀已经对准了男人的脖子,一旦男人有异动,他就会血溅当场,她觉得刀锋的气息已经要刮伤自己了,不满的抬头四下张望了一下,那股感觉明显弱了很多。

你在看什么?男人看着她四下张望开口问道。

看鬼,我看到一只冤魂正伸手掐住你的脖子。方兰兰吓唬他。

你,青天白日的你少吓唬人。男人明显打了个哆嗦,方兰兰耸耸肩。

她在和里面的人谈什么?局长出现了。

不知道,好像在说有个鬼在掐对方的脖子。孙朝忠仔细的读着兰兰的唇语。

车我已经准备好了,也把车牌号发给了下面的单位,就是钱还没有凑齐。局长看着眼前的三个男人。

孙朝忠暗自腹诽了一句,就看到方兰兰看着他们说了一句话。

她在说什么?局长也看到了。

我不知道。孙朝忠仔细的分辨了一下。

她应该是在抱平安。方孟韦出声了。

你怎么知道?孙朝忠极为不满。接着就看到男人用枪指着方兰兰让她起身,用枪顶着她就出了门。此时局长一挥手,一辆车开到了店铺的跟前。

钱呢?男人喝问。

在等半个小时。局长发话了。

你,下来。男人的枪离开了方兰兰,就在这个时候方兰兰动了,一个肘击紧接着就是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面,然后伸手一扭,就把枪扭掉了,抬脚就把枪踢了出去。几个动作行云流水,看得人目瞪口呆,连狙击手都在揉眼睛。

男人擦了一把鼻血,就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对着方兰兰挥了过来,她侧身一拳掏在了他的肚子上打的他倒退了好几步,匕首还是划到了女孩的胳膊伤,方兰兰的眼神瞬间变了,几步跨到了男人的跟前,一伸手就卡住了男人的脖子抓住他的手腕往树上撞去。周围的人想帮忙都帮不上的干着急。

方孟韦拉着孙朝忠赶紧跑了过去,刚到就看到女孩用膝盖顶向男人的下半身,不意外现场响起了杀猪般的嚎叫,吓得一群男人同时向后跳了一步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胯。方兰兰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气息也抖了抖,就收了手不在打人。

看着男人被带上了车,孙朝忠把兰兰拉住了问道:受伤了没有,我看到他用匕首划到你了。

我没事儿,你放开我。方兰兰挣脱了孙朝忠走到了囚车跟前。

你要干嘛?方孟韦看着妹妹觉得车里的男人还要倒霉。

把他帮我拉出来。方兰兰看着车里的警员。

兰兰,可以了。方孟韦赶紧出言阻止。

我数三声,你要是不出来的话,我不保证你的手腕会不会骨折。

你,你,你,你威胁我。男人有些声嘶力竭,他此时已经疼缩在了后座上面。

是吗?兰兰伸手抓住了男人被铐起来的手腕,使劲一拧,现场再次响起了嚎叫的声音。

你到底想干嘛?孙朝忠一把拉住了方兰兰,阻止她再次使用暴力,方孟韦赶紧挥手,让人开车,小警员快速的关了车门,一脚油门车就跑了。

干嘛?他撞掉了我的三明治,我是不是得要他赔我。方兰兰叉着腰瞪着孙朝忠。

好了,你没事儿就好,三明治一会我给你买好不好。孙朝忠赶紧安抚小姑娘。

不错,不错,身手不错,稳准狠。杜见锋走到了跟前夸奖小姑娘,现场的一众警员已经被局长招呼走了,不能留下这么多的电灯泡不是,围观群众一看没有热闹可看了都纷纷散了。

方兰兰走到了自己的三明治跟前,把袋子捡了起来打开看了看,里面的食物已经被踩变形了,掉出来的几块已经被踩的看不出来模样了,叹了口气,就把已经不能吃的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她怎么了?孙朝忠看着小姑娘的举动。

应该是在为没有吃到嘴里的东西默哀吧。方孟韦看着她的举动。

兰兰是个美食至上的人,她经常会为了一样食物跑遍全城。杜见锋搂住了方孟韦的腰。

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方孟韦瞪着他。

因为有一年你参加夏令营,家里没有人,方叔叔就把她放到了我的手下,让我教她功夫,我算是她半个老师,剩下的半个是方叔叔的警卫员,这个你不是知道吗?

她的确是从小开始学习武术。

你应该庆幸她打小就学习武术,现在才打翻那个家伙,不然早就被吓哭了。孙朝忠不满极了,他明明有女朋友为什么还被秀了一脸,真是太生气了。

走过去从兜里掏出了湿巾递给了小姑娘,伸手接过了她手里的袋子,看着她擦完了手,拉着她走回店里,重新买了几个三明治出来。

四个人一起回到了警察局,孙朝忠让她坐在沙发上,他去兑了一杯蜂蜜水递给她,看着她喝完伸手把她搂进了怀里。

刚才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都已经准备亲自开枪了。孙朝忠开始打哆嗦。

我不是好好的吗?方兰兰伸手搂住了他的腰,她可以感觉到这个男人有多害怕,多紧张。

还好你没事儿。孙朝忠仔细感觉手底下的温度。

我饿了。方兰兰好委屈的,肚子也跟着开始叫唤了。

好,吃。孙朝忠松开她,坐在了沙发跟前,方兰兰把好的递给了孙朝忠,自己吃被踩变形,孙朝忠伸手拿了过来分成了两半递给她一半,自己吃一半。

方孟韦在办公室里听着队员的汇报:头,小姑娘下手太狠了,那个男人这辈子算是废了,他的手倒是没有事儿。

杜见锋听到了电话那边的话语打了个哆嗦,决定这辈子都不去惹未来小姑子,太可怕了。

夜晚,小红娘看着月老:师傅,为什么?我今天好倒霉哦。

还不都是你给他度了一丝仙气。让他可以多在阳间待那么久,这件事儿才会变得这么复杂。你啊你,做事儿的时候为什么不动动脑筋,还好你投胎的那个小女孩够聪明否则真的会被你带傻,还有,以后下手别那么狠,知道吗?

哪有,人家本来就聪明,本来就温柔。小红娘不乐意的踢着云彩。


评论(4)
热度(1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