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七十话   是结束也是开始

自从崔中石接手了师部的政委工作之后,方孟敖老实了很多,虽然经常阴着脸出现在训练场上面,却是失去了以往的劲头,对于这一点,崔中石没有任何办法去开解他,除了他自己想通。

方孟敖看着弟弟妹妹经常出去约会,更加郁闷了,心里的话没有办法和别人说,连孝钰都不行,他经常紧紧的搂着妻子。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方孟敖在院子里截住了小妹:咱俩谈谈行吗?哥有好多话不知道该和谁说。

好啊。方兰兰应允。

方孟敖把他和崔中石的事情当故事讲给了小妹,然后满是希冀的看着她。

方兰兰让他把手伸直,伸手从方孟敖的手边捋了一下,两条红线慢慢的在她的手上显露了出来,一条已经断了,一条完好无损,方孟敖愣了,死死的盯着小妹。

大哥,你有没有想过爸爸把崔叔叔调回来的原因?

调他回来是解决孟韦和杜大哥的问题的。

他怎么解决?所有问题的结症都在那条军规上面,那条军规本是项羽定下来的,最早是说‘父子二人在军中者,父留下,兄弟二人在军中者,兄留下。’现在是结婚的规矩,同性双方不许是长子不许是独子,且必须有双方家长签字才能结婚。

是,我知道,当初我是用这条规矩去管的孟韦,但是现在他是这条规矩逼着我和他分开。

崔叔叔为什么这么做你想过没有?

我,我不知道。一个有点不敢想的想法逐渐出现在方孟敖的脑海里。

崔叔叔可能是在用你们俩的感情和父亲做交换,他同意和你分开让父亲同意小哥和杜大哥结婚。

可,可是,可是……

大哥,那个不能作数,你知道,我知道,将来小哥也许也会知道,但是怎么去证明他就是,没有办法证明,我想你可能也去过那里,你可能也见过他,没有人知道他到底经历过什么,没有,他是怎么活着回来的?没有人知道不是吗?或许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

那,那你呢?

我?我活生生的站在你的跟前,至于我为什么会看到这个,我也不知道,就是那次发烧痊愈之后我就可以看到了。方兰兰松了手,她的手一离开红线,方孟敖看到红线就消失了,他有些呆滞的看着小妹,她也是一脸的惊奇,抬起自己的手看到了一根红线静静的挂在她的手边,伸手捋了一下,方孟敖看到红线出现在了她的手上,她松手,红线滑落,她可以看得到,但是方孟敖看不到。

我和你说的话,不要告诉别人好吗?方孟敖看着她点点头,转身进屋了。

崔中石在方步亭的办公室坐了很久,问了好多的问题,得到了他的首肯和国安局的批示,他才可以进到档案库,调阅大量的资料。

他上午在师部主持日常工作,下午就去国安局的档案库调阅杜见锋父母的资料,在庞大的资料库里面翻找可以让杜见锋顺利结婚的资料谈何容易。

这项工作一直进行到了第二年,他才从庞大的资料里面调出来了一份旧档案上面是杜见锋小的时候他的父母立的一份领养协议。

“如果将来我们夫妻二人无力抚养孩子了,孩子归方家所有。”备注里面写着“孩子婚姻自由,跟谁结婚我们都同意,任何人不得干涉。”下面是杜见锋父母的签名和方步亭夫妇的签名。

他看着这份协议,手撑着墙上,这是一份多么无奈的协议,是什么样的情况才能迫使一对夫妻放弃子女的抚养权,将自己的孩子拱手让人,还做好了完全的打算。

长久的矗立在档案库里,看到那些成箱的资料,都保存完好,等待着有一天能见于世人,可是这些资料根本无法面世。崔中石默默的对着整个库房鞠了三个躬。

等一切尘埃落定,崔中石给方孟敖留了一封信,方孟敖坐在树下看着那封信:孟敖,我走了,回家乡去教书了,房子的钥匙就在你办公室的电话下面压着。那套房子你想留就留下,想卖就卖掉吧,能遇见你,与你相爱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当初的义无反顾,当初的目空一切,透支了我们这一生的缘分,所以到此结束是最好的结局,有时间的话来看看我吧。中石笔

他划了一根火柴将信点燃,跪在树的跟前挖了个坑把那封信的灰烬埋了进去,将这份爱永远的埋在了心底。

他知道兰兰说的是对的,崔中石用他们的感情和父亲做了个交易,给方孟韦争取来了属于他的幸福。

他是幸福的,他有娇妻、爱子,他是不幸福的,他和他分隔两地。

荒凉已久的杜家宅子重新焕发了它的光彩,房子的大门被彻底的打开,里面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所有的家具被重新置换,新的沙发,新的电视,一切都是新的,连床都是新的。

杜见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不想换掉那些东西,但是那天他带着方孟韦去了那个不起眼的馄饨店之后,就更换房子里的一切。

那天三个人对坐良久,方孟韦从最初的震惊到最后的沉默,始终一言不发。

决定了吗?老伯始终是一脸平静。

是的,我们决定了,只是我没有想到,很早以前您就写好了那份文件。杜见锋的声音很小,刚刚好三个人都可以听见。

这个给你们。老伯颤抖着将手里握着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面。两枚戒指被推到了杜见峰的跟前。

这,这是。杜见锋的声音在颤抖。

走吧,走吧,不要在来了。老伯擦掉了自己的眼泪。

为,为什么?方孟韦终于出声了。

我该打烊了。老伯慈爱的看着两个人。

杜见峰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手,方孟韦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拉他起来,跪在地上给老伯磕了三个头。杜见锋泣不成声,方孟韦默默垂泪。

等杜见锋的情绪平复了之后他们才离开了馄饨店,没有注意到店里的一角坐了两个年轻人,一个一身白衣,一个一身黑衣。

老伯看着车子走远了,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一口口的血吐了出来。

你的心愿已了,这副身体已经不堪负荷了,所以必须要走了。两个年轻人走到了老伯的跟前将扶他起来。

是该走了,我走这一遭也值得了。老伯苦笑的看着他们被带走了。

主人走了,那间店面也很快的消失了就像没有出现过一样。这一切发生的静悄悄的,没有人发现,只是早上上班的时候人们发现这里开了一间包子铺,这家包子铺似乎一直就开在这里,这里的住户压根不记得这里曾经开过一家馄饨店。

杜见锋看着家里一点点的变了模样,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他去过一次光明巷,那里已经没有了父亲的馄饨店,就像他悄无声息的出现一样,他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他和孟韦的婚礼就在军队里举行了,方孟韦的同事和朋友悉数到场。

但是家长只有方家一家,兰兰和孙朝忠带着小侄子大呼小叫的玩的很开心。

几年之后,方孟韦参加侦破了一个跨省贩卖儿童的案件,所有被解救回来的儿童都有人领走,只有一个叫许一霖的小男孩没有家里的人来接,多方打听才知道,他本就是一个孤儿,丢了也不会有人关心。

看着他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方孟韦无法忽视他清澈的眼睛和纯真的笑脸。

愿不愿意和叔叔回家呀?叔叔家有一个小哥哥和一个小弟弟给你作伴呢!方孟韦揽他在怀里,揉着他柔顺的头发。

从实招来这个是你和谁生的?孙朝忠看到他怀里的小孩吓了一跳。

是不是和我小时候很像?方孟韦看着好友兼妹夫。

是很像,但是我要给兰兰发一张照片问问。孙朝忠拿起手机拍了照片发给兰兰,把兰兰吓了一跳立刻把这张照片发给了杜见锋。

方兰兰:小哥有个私生子,我怎么不知道?

杜见锋:不是孟韦的孩子。

方兰兰:哦,是你的。

杜见锋:胡扯。

杜见锋仔细的端详着小男孩,和孟韦小的时候真的很像,方孟韦实在是喜欢他就和杜见锋一起去办理了领养手续,把他领回了家里,家里鸡飞狗跳的带孩子的日子开始了。

全文完

——————————————————
结尾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现在我要填坑了
《东方异世录》😢最后填。

评论(1)
热度(2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