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如果真的有温泉乡

楼诚及衍生与漫画的兼容性   8

 梗:乱马1/2

本篇CP     明楼 \明诚,微 明台\曼丽

29

明台去盗去计划的时候手表落到了事发地点,此时明楼带着诚小姐和南田洋子在吃饭。

明楼吃的是万分不乐意,诚小姐笑眯眯的和南田东拉西扯。

高木带着人找到了他们,幸灾乐祸的告诉南田文件被盗取了,请他们去现场。

我想知道阿诚先生在哪里?高木到了现场之后很严肃的看着明楼和诚小姐。

阿诚和我大姐在苏州,高木先生有什么问题吗?明楼紧紧的拉着阿初不松手,因为他也看到了地上的那块手表。

高木君,你到底想说什么?南田有些不太高兴的看着高木。

我怀疑程小姐就是阿诚先生。高木的指责令南田很不高兴。

你又什么证据证明程小姐就是阿诚先生?

我当然有证据,因为汪曼春去温泉乡之前和我说过,如果她出事了,那么一定是他们做的。高木挥手召进来两个日本兵手里拎着两桶水。

南田怒视着高木,但是她也希望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阿诚,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明楼和阿诚抓起来了。

毫无预兆的两桶水浇到了两个人的身上,南田和高木目瞪口呆看着两个人没有丝毫变化。

八嘎,高木君,你这是做什么?南田愤怒了,抽了高木一耳光。

南田招呼人去给两个人弄衣服并且一个劲儿的赔礼道歉,没有看到阿诚眼睛已经眯了起来。

南田课长,这是做什么?找我们来不是处理问题而是羞辱我们的吗?明楼愤怒的说完话之后拉着浑身都湿透的阿诚甩上门就走了。

30

南田赶紧跟出来带着两个人去换掉了衣服,看着一头长发的诚小姐,南田无语极了,同样是女人,为啥差距那么大嘞,哎!

不得不说南田的眼光还是很好的,给阿诚挑得衣服将他的身材衬托的凹凸有致,气的他牙疼还得忍着。等他换完衣服出来,就看到明楼站在房间门口等他。

我们告辞了。明楼对着阿诚伸出胳膊,阿诚挽着明楼的胳膊走了。看着阿诚的背影,南田为自己鞠了一把同情泪。

阿诚回到家就把高跟鞋踢了,气哼哼的去泡澡顺便给自己浇了一桶男溺泉的水,解除了现在的女装打扮。

阿诚,你看哈,你变成女孩儿还是挺有用的。明楼也跨进了浴缸。

你出去,你一进来,我还有地方泡吗?阿诚略嫌弃的捅着明楼的肚子。

还不是你的手艺好。

明天开始跟我锻炼身体,早上起来跑步,要是不到我满意的身材,你休想碰我。哼!说完阿诚起身跨出了浴缸,快速的留了,开玩笑,被他抓住还得了啊。留下明楼一个人泡在浴缸里面生闷气。

阿诚去厨房煮了两碗姜水,自己喝了一碗给明楼端了一碗看着他喝掉之后给明台打电话,告诉他让他悄悄的带曼丽回来住几天。他要去苏州接明镜和阿香回来。

经过这件事儿,刺杀南田样子的行动计划被提上了日程,而阿诚也因为那桶水而躲过了一劫。

31

小丸子死的时候在想一个问题:程小姐到底是谁?

明台开枪的时候在骂:让你和我大哥抢大嫂,让你怂恿汪曼春离间我们家,让你跑到中国来。

曼丽:明台重点搞错了吧?

郭骑云:组长得失心疯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阿诚得知南田洋子的死讯的时候:OMG,终于死了。

变成诚姑娘的时候看到高木一脸的阴沉,死死的盯着他:死瘦子,盯着我干嘛?小丸子,你还是活过来吧,高木欺负我。

南田的灵魂:啊?谁在叫我?

高木先生有事儿吗?诚小姐瞪回去。

程小姐,南田课长出事儿您知道吗?高木极端的不悦。

你,你说什么?南田姐姐出事儿了?诚小姐倒退了两步坐到了沙发上面,捂着小嘴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想知道阿诚先生现在在哪里?

他和明楼去开会了,他和明楼去开会了。高木你怀疑我?程小姐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哼,那就请诚小姐和我一起去一趟会场。高木不由分说拉着阿诚去了会场。

32

来到了会场,高木目瞪口呆的看着明楼身边站着的“阿诚”。

高木先生有事儿吗?明楼不悦的瞪着高木,走到了高木的身边伸手握住了他抓着阿诚的手。

明楼,南田姐姐,她。阿诚一把甩开了高木的钳制,捂着嘴巴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了,靠在了明楼的怀里:高木,你也该死了。

明台默默的翻了个白眼:阿诚哥,你的眼泪来的还真快。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你不是在家养病吗?为什么会来这里。明楼轻声的问着。

阿诚先生一直在这里吗?高木抿着嘴巴看着“阿诚”和明楼。

参会的高官有不高兴的:高木君,你是在怀疑什么?阿诚先生一直在明楼先生的身边,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在这里大声嚷嚷!

南田课长玉碎,是在去药店的路上,车上还有给程小姐买的药。高木阴狠的看着明楼怀里的诚小姐,阿诚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直踩明楼的脚。

阿诚,带你大嫂到后面去休息。明楼瞪着明台,怎么一点眼色都没有。明台想哭,这是什么馊主意啊,让他变成阿诚哥,还得伺候明楼,现在还有伺候阿诚哥到后面去休息。

“阿诚”扶着诚小姐到了后面的休息间,给他倒了一杯水,在出来从高木身边的日本兵手里接过感冒药带了进去递给了诚小姐。

关门的时候,明台和阿诚看到高木的手紧紧的握着一把枪。

他刚刚用枪顶着你呢?明台关上门之后问阿诚。

你以为呢?用枪顶了我一路,要是看不到你的话,我会被他一枪崩了,事情办的不错。阿诚喝着水。

那是,不过为什么南田会从大哥的车上下来?明台小声的问阿诚。

我怎么知道,我一直在家里躺着。等着她上门来看我。还不出去,准备待多久。阿诚装傻,明台撇撇嘴出去继续装明诚。

不出所料,明楼留下了明台让他送阿诚回家,回到家里才两个人松了口气,各自回房去恢复自己的身份,曼丽继续躺着装病

评论(7)
热度(2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