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家有财神

家有财神   12

本故事纯属瞎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中国的财神分为东西南北中,中斌财神:王亥;文财神:比干,位属东方;范蠡,位属南方;武财神:关公,位属西方;赵公明,位属北方。

——————————————————

老谭,老谭,你怎么了?安迪站在办公桌的前面看着他。

安迪?有事儿吗?谭宗明晃了晃脑袋,抬头看着安迪。

我说证监会在调查那笔资金的来源。安迪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他了。

好,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谭宗明笑了笑。

爹,你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赵启平要疯了,他没有想到赵公明竟然让武帝将谭宗明有关他的记忆都抹掉了。

爹,你不能封印他的记忆。赵启平瞪着他爹赵公明。

我说过了他是个凡人。赵公明看着他。

他怎么说也是你历练的时候留下的后代……赵启平被他爹看的不敢说话了。

赵公明哼了一声拂袖而去。赵启平坐在床上愤愤不平的往嘴里塞着点心,一道光打到了他的身上,他晕倒在了床上。

谭宗明一脸平静的看着凌远发过来的电子邮件,上面告诉他,联系了一个服装设计师,那个服装设计师想看看他手里的小衣服的图片。

谭宗明将小衣服的样式发了过去,但是没有发完整的,设计师看了爱不释手的告诉凌远,给了他不少的启发,并着手开始制作。

晟暄的股票渐渐的回稳,许氏的股票一落千丈,这让很多人都想不到,谭宗明开始用那笔资金慢慢的回笼自己的股票顺便低买高卖许氏股票。

许乐山召开了股东大会却没有想到谭宗明带着谭爸爸出现在了,许乐山咬牙切齿的看着父子二人:你们来做什么?

我想知道你说宗明是你儿子的证据何在。谭爸爸老神在在的看着许还山。

他是我儿子凌远。许还山瞪着父子二人。

我怎么不知道凌远是你的儿子。凌教授在凌岳的搀扶下出现在了会场。

如你所说,小远是你的儿子,可是小远姓凌不姓许。许先生你当初抛妻弃子的时候怎么那么坚决?你当初和我阿姨私奔的时候怎么那么有胆量?谭宗明瞪着许乐山。

你当初抛弃了小远和他母亲,现在看到小远出息了你又想认回他,许还山你凭什么说自己是小远的父亲?如果不是你怂恿病人的家属,小远怎么会进退两难?凌岳把一大摞的证据撂在了许乐山的跟前。

许先生你在没有和我阿姨离婚的情况下又从美国再娶,你还伪造了我阿姨离世的死亡证明,不知道许先生作何敢想?谭宗明和凌岳的连番质问把许还山逼到了绝境。

许还山的老婆冷笑着翻看着那一堆的文件,找到了他和前妻的结婚证,找到了他前妻的死亡证明,上面的日期是她和许还山结婚的第五年。

你们,你们,你们,你们那是伪造的,伪造的,你们想至我于死地,你们……许还山坐到了椅子上面,拼命的喘气。

请董事长解释一下您和谭先生到底什么关系?一个股东看着他发出了疑问。

他,他,他,他,他……许还山盯着谭宗明什么都说不出来。

爸,我们走吧,该叫救护车了。谭宗明扶着谭爸爸离开了许氏的会议室,凌岳和凌教授跟着也离开了。

回到家里,谭宗明来到了祠堂,坐在了垫子上面看着财神的像出神。

你什么时候回来,你都走了快四个月了,你在天上还好吗?谭宗明伸手拿过财神的像捧在手里。

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可是那堆小衣服,那张小床,我办公桌上的小沙发,还有那堆零食。启平,你回来吧好不好。谭宗明捧着神像喃喃自语。

爹?你不是玩去了吗?赵启平睁开眼睛就看到赵公明坐在他的床前。

你没事儿吧?赵公明问他。

我好着呢,哎,你怎么把哥他们也招回来了。赵启平看到了站在父亲身后的哥哥。

你还记得你在人间的事儿吗?赵公明看着他。

我去人间干嘛了?我不在财神殿里待着我跑到人间干嘛去了?赵启平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爹。

没事儿了,去告诉武帝他们吧,启平要下凡去历练。

爹,你干嘛让我下凡去历练啊?我不去。赵启平伸手抓住了哥哥的袖子。

去吧,下凡去历练历练也好。进宝童子拍拍弟弟的手。

对了,儿子,你知道谭宗明吗?赵公明看着他。

谁?谭宗明?比干叔叔的那只金孔雀?他不是一直在凡间历练吗?怎么了?赵启平奇怪的看着赵公明。

没事儿,去吧,下凡去玩玩在回来。

哦,可是我不想去玩儿。

那就去谭家待着,他们好像和许家闹的不愉快,你替我看着点。

哦,好吧。赵启平撇撇嘴消失了。

又是一个晚上,赵启平伸胳膊伸腿的活动着身体:站了一天,好累啊。听到了脚步声从远处逐渐的走进。赵启平立刻站好,从神像里出来躲在了一碟水果的后面。

谭宗明推开了祠堂的门,手里端着一个小盒子坐在了垫子上面。

你看,好看吗?这是我让人给你做的。谭宗明打开了盒子往地上铺了张单子,把盒子里的衣服一件一件拿了出来摆在了单子上面。

你看,还有小靴子,我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脚。谭宗明拎了几双小靴子出来放到了单子上面。

赵启平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熟悉的做工,那靴子的造型太熟悉了,分明是出自他的手笔,只不过谭宗明为什么要给他做衣服啊。

你知道吗?那个设计师真的很厉害,也很值对吗?因为这些衣服,我给他的工作室进行了投资,还聘请他给咱家的公司设计制服。谭宗明把衣服和靴子一件件的收回到了盒子里,伸手拿起他的神像用一块干净的毛巾仔细的擦了个干净。做完这一切谭宗明起身拿着盒子和单子离开了祠堂。

赵启平等谭宗明走了之后,一屁股坐到了点心的旁边:呼,累死我了。伸手拽了一块点心狠狠的咬了一口,边咬边赞叹好吃。

吃完习惯性的飞到了谭宗明的卧室,躲在门口看着他换好衣服之后离开了卧室,悄悄的溜进了卧室去了浴室洗了个澡,在飞出来回到了祠堂,进到神像里面回到了财神殿休息。

谭宗明早上来的祠堂上香的时候发现有一块点心被啃了一半,有一个苹果被啃了好几口。伸手拿起来把新的摆了上去。

是你吗?你回来了?谭宗明看着财神像问。

隐藏了一个小神仙,你们居然没有发现。

评论(12)
热度(4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