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家有财神

家有财神  14

本故事纯属瞎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中国的财神分为东西南北中,中斌财神:王亥;文财神:比干,位属东方;范蠡,位属南方;武财神:关公,位属西方;赵公明,位属北方。

——————————————————————————

谭宗明坐在草地后门的台阶上面看着手里的烟慢慢的烧完,小财神总是念叨:别抽烟了,呛死了,抽雪茄都比抽烟强。他明明看到他了,却无法出声去唤他。会很想他,会记得他喜欢吃的东西,会想着给他买小衣服。这算是喜欢吗?

第二天,谭宗明去了公司召所有的主管开会,说从总部调了一个新的财务总监来,半个小时之后谭爸爸的车到了晟暄的楼下,跟着谭爸爸下车的还有一个年轻人。

谭爸爸带着年轻人来到了会议室,谭宗明的目光一直在谭爸爸身后的年轻人身上。年轻人身材修长,一身西装将他身材的比例衬的很完美,一看就是量身定做的。谭爸爸落座之后,他站在谭爸爸的身后,目光流转间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给各位介绍一下,新来的财务总监赵启平。谭爸爸看向谭宗明,谭宗明一脸的惊愕。

启平坐。谭爸爸发话了。赵启平坐在了谭宗明的下首。

不知道,赵先生那个学校毕业的?一个总经理傲然的看着他。

我毕业于斯坦福大学金融系,在硅谷工作了三年。不知道我的资历够不够。赵启平虽然是在笑,但是再坐的主管都觉得冷飕飕的一阵冷风刮过。

我想问总裁要一项权利。赵启平收敛了笑容看着谭宗明。

什,什么权利。谭宗明意外的有些结巴。

请人力资源部的部长全力配合我的工作,我将在一个月之后来决定我手下人员的去留问题。

好,好的。谭宗明点头答应了。

烦请总裁先生带我去我的办公室。赵启平起身系上了自己的西服扣子。谭爸爸看着谭宗明带着赵启平走了之后宣布散会。不少部门的主管都在相互打听赵启平的来历。

你,变大了。谭宗明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却没有听到赵启平的回应。

谭宗明推开了曾经安迪的办公室门,侧身让赵启平进屋,赵启平伸手在办公桌上面滑了一圈拿起自己的手看了看,吹了一下,满意的点点头。

赵启平回头看到谭宗明站在门口看着他,不解的问:总裁还有何吩咐?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谭宗明笑了一下。

您是晟暄的总裁,我需要记得您什么?赵启平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面看着他。

谭宗明想叫他,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了,称呼他的本名似乎不太好,叫平平或者启平他们好像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叫了更怪。

你住哪里?谭宗明坐到了他的对面找了个话题和他聊。

我在市区有套房子。说着按下了通话键让秘书给他泡一杯茶,看谭宗明没有离开的意思,让秘书在泡一杯咖啡进来。

很快秘书端着咖啡和茶进了他的办公室,还带来了他要看的公司财务报表。

给我一份人员名单。赵启平看着小秘书。

全公司的吗?小秘书问。

财务部门和相关部门的。

是,知道了。小秘书转身走了。

赵启平全程无视了谭宗明,翻看着季度的财务报表,敏锐的发现了现在晟暄存在的问题,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怪不得他爹让他下来看着谭家的公司呢,看来谭宗明资产整合的不是很彻底嘛。

谭宗明看着那抹笑出神,坐到了中午,他准备邀赵启平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赵启平的手机响了。

喂,是我,干嘛?好的,知道了。马上下去。赵启平挂了电话才看到谭宗明坐在他的对面、

总裁不去吃饭吗?

可以邀你共进午餐吗?

不好意思,我有约了。请!说着下了逐客令,拎着自己的外套看着谭宗明出了办公室,拿出谭宗明给他的钥匙锁了门,顺便布下了一个小小的陷阱。

谭宗明跟着他来到了电梯间,伸手按开自己专用的电梯:坐我的电梯下去吧。

不用了,我坐职员电梯。说着电梯升了上来,赵启平抬脚跨了进去,还没有按下关门键就看到谭宗明也跨了进来。电梯不断的下降,也不断的有女职员进进出出。

哇,太棒了,总裁也坐我们的电梯。女职员窃窃私语,都知道谭宗明是个黄金单身汉,能嫁给他就等于嫁进了皇宫。

相对于女职员在后面搔首弄姿的,赵启平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前和谭宗明并排站着,谭宗明一肚子的话却说不出口。

电梯到了一楼,打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吐出了一肚子的人在装一肚子的人上去。

赵启平站在前台散发神识感应了一下,出了晟暄的大楼往闹市区走去,走了几步之后就消失在了人群中,让跟着后面的谭宗明失去了他的踪迹。

还是被发现了。谭宗明苦笑着站在人群中默默的叹息了一声,向凌远的店铺走去。

怎么了?看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凌远端了一份餐点放到了他的跟前。

他回来了,他真的不记得我了。谭宗明捅着碗里的米饭。

他?是谁?凌远看着他问。

他是……是……谭宗明看着凌远愣了。

说不出来他的名字对吗?凌远笑了。

你,不是小远。谭宗明抿着嘴巴看着“凌远”。

对,我不是他。“凌远”冷笑了一下看着他。

你是谁?谭宗明看着他。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凌远”说完转身进了后厨。

你什么意思。凌远呢?谭宗明看着他进了后厨,过了一会端了一块蛋糕出来放到了谭宗明的跟前,看到他一直在捅米饭,就换了一碗米饭给他。

快点吃饭啊。想什么呢?凌远看着他。

你?算了,我吃。泄愤的吃着眼前的米饭。等他吃完饭回到晟暄,路过赵启平的办公室就看到他在办公室里训人。

怎么了?谭宗明进去看着被赵启平训的都是部门的主管。

怎么了?谭总还好意思问?看看你的手下都是什么人?赵启平摔了几分文件在谭宗明的跟前。

滚,滚回去把这些重新做。赵启平把几个主管都轰走了。谭宗明仔细的翻着着那些企划案无奈了,上面申请的金额明显超出了预算。

你吃饭了没有?谭宗明看着他问。

谭总没事做了吗?盯了我一上午,现在又发神经,我真的怀疑你是怎么掌控这么大的一间公司的。赵启平就差轰人了。

我总要关心一下我的下属吧。谭宗明彻底被他训的无语了。

我谢谢你的关心,我告诉你,他们要是达不到我的标准我不介意从总部空降一批主管过来。哼!

这是,这是我的职权范围吧。谭宗明有点不高兴了。

那好啊,我不干了,可以吗?赵启平摔了手上的文件。

不,不,不,你随意,随意。我回去看我的文件了。谭宗明赶紧跑,生怕赵启平六亲不认的连他一起训。

回到办公室谭宗明才想起来:我是晟暄的总裁啊,他是财务总监,凭什么我要被他训,岂有此理。

评论(19)
热度(40)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