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毕深】第八号当铺

第七十四话   藏书,秘密流传于千古。

陈深顺着楼梯走到了楼上站在二楼向前看去,是整整齐齐的文献,他伸手摸着书架向前走去,和下面一样从最原始的绳结、龟壳、到竹简到书册记录着上一个文明,他走到二楼的尽头翻看着那些书册默默的打了个寒颤,上一个文明发展到了很高的高度,但是还是逃脱不了被毁灭的命运,整个第四文明毁灭于战火。

顺着楼梯走到了三楼,相对于下面的一个文明,三楼记载着人类始终是冷兵器时代,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始终没有制作热兵器,却制作出来了超时代的飞行器,看着上面的记载一部分人类离开了地球飞向了另一个星系定居,留着地球上的人类还毁灭于战火。第四层记载的文明和第五层是连着的这一层的文明已经发展到了极致,人工智能、时空机器等等但是还是毁于一旦。

陈深走到了第五层,第五层是一副一副的壁画,上面记载着上古的那些神话。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炎黄大战,逐鹿中原,那个时候的大地是连成一片的,战争导致了地壳的分裂,毕忠良和苏三省跟在陈深的身后看着那些文献纪录。

原来我们真的是神无聊的产物。陈深看着那副画发出了感慨。

可是这些故事一代一代的流传了下来,每一次的变迁都有这些故事。苏三省看着那一幅幅的画产生了疑问。

估计这些都是有心的人流传开的,比如魔尊,比如白家的人。毕忠良如有所思的看着这些画。

那你说白家有没有这些东西。陈深摸着这些画。

应该也有,不过不一定全。

说着三个人走到了最后一排,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空着的刀架,旁边一串文字,当他们站到刀架跟前的时候,文字变成了画浮现在了三个人的眼前,他们看到魔尊铸造了这把刀,这把刀一直在魔尊的身边,后来魔尊将刀遗失了。

陈深愕然的发现,所谓魔尊遗失的这把刀其实是给了精绝国的皇室,一个被魔尊抹去了所有记忆的皇室,被魔尊用赢氏家族旁系所取代的傀儡。

刀架所在的位置就是整个藏书阁穹顶的下方,毕忠良临空而立发现,整个第五层是以扇形散开的,而刀架所在的位置就是扇子的轴所在的位置,不管从哪条通道走都能走到这里。

毕忠良带着陈深和苏三省慢慢的走回到了下面的四层,仔细的看着所有的历史文献,果然每一次文明的兴起都有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和女娲补天的传说,每一次都有炎黄大战,都有炎黄与蚩尤逐鹿中原的传说。

每一次文明的毁灭都有大洪水,都有地震和超级武器的出现,印度甚至有神驾驶着战车从天上经过的神话。一个小小的地球为何变成了四个势力角逐的战场,几方博弈的最终结果就是地球上的文明毁了四次。而每一次都会留下一点点的火种,都会延伸出新的文明来接替旧的文明。

三个人站在文明的漩涡中有些失神,待三个人回过了神之后他们已经坐在了当铺的客厅里。

皮皮,知道这些吗?陈深艰涩的问到。

他知道的恐怕比我们多的多,他和阿迪克一起生活了几十年,又被放到暗黑深渊历练了一百年,他经历了什么我们无从得知,他在我们跟前从来都是天真的小孩。

老板,皮皮转生到了吴家,吴老狗给他取的名字就是吴邪。苏三省看着毕忠良。

吴邪,无邪,无血,什么都没有是吗?那我儿子去干什么?给他吴家当替死鬼吗?我儿子是他们用来博弈的棋子吗?陈深失笑了。

深,现在看来恐怕是这样的,是我失算了。毕忠良苦笑不已。

或许白家早就已经插手了。苏三省还算是比较冷静。

白家到底想干什么?他们占据一方有着自己的领地,为什么要插手到我们的身边。

或许他们也是在寻找第五层的东西。毕忠良看着陈深。

老板的意思的第五层有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吗?

恐怕是这样。

明天我们去藏宝格探探。毕忠良点头。


评论(9)
热度(8)
  1. 公子酒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