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毕深】第八号当铺

第七十五话    藏宝,我要带你出去看世界的变迁。

三个人来到了藏宝阁,相对于藏书阁的浩瀚这里可以用珠光宝气来形容。历朝历代的好东西全在这里。

怎么可能?毕忠良瞪大了眼睛,看着应该出现在台湾的珍品出现在了藏宝阁内。毕忠良知道JJS撤退的时候带走了多少皇宫的精品,但是为何这里一样也有,而且一模一样。

难道传说是真的?苏三省也目瞪口呆。

什么传说?陈深看着那一件件价值连城的古董赞叹不已。

传说魔尊有一个双鱼玉佩,只要他看中的东西都会用那个玉佩进行复制,现在那块玉佩下落不明。苏三省给陈深解释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魔尊受伤的目的就不单纯了。陈深想到了黑影的存在。

他一直反复强调找到守门人,守门人的作用是什么?仅仅是为了守住魔界通往外界的大门吗?如果是这样的话,第八号当铺存世的目的是什么?毕忠良看着陈深和苏三省。

往后走走到了元朝的宝物跟前看到了一方玉玺,为蓝田玉所刻,上书八个篆字“既寿永昌,受命于天。”

这是传国玉玺吗?

应该是李斯所刻的第二块儿传国玺,最早的那块应该在始皇陵。毕忠良有些不确定。

三个人往后走,走到了秦朝的架子跟前,三个人面面相觑,一块看起来像一幅画的玉玺比刚才看到的那块要小一些,有四寸大小,上有扭绞五龙,旁边刻着花鸟枝,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秦国小篆。

这是,这是真正的传国玺啊。毕忠良呆滞的看着那块玉。

陈深返回元朝的架子取来另一块玉玺,两项对比之下毕忠良发现,自己手上的这块玉乃蓝田玉的玉髓雕刻而成稍软,而陈深手上的那块为蓝田玉雕刻而成略硬。

三个人来到了战国时期的架子,架子上面有两个空着的格子,旁边一段文字浮现:鬼王玺,为鲁殇王制造召唤阴兵所用,后据第一空间侍者阿迪克考证,鲁殇王召唤的一部分为阴兵帮他打仗,一部分是魔界低阶的魑魅用来帮他盗墓,是为两块。

在往后走来到了远古的宝物跟前看到了绿松石,远古的宝石。在往楼上走各自奇奇怪怪的宝物很多,走到第三层,各种刀枪剑戟均是真金白银所做的小玩意儿,远古的雕刻技术和制作工艺,让三个人目瞪口呆。

越往上东西越精致漂亮,藏书阁所记录的时空机器,超时代的飞行器等各种精美的仪器,各类古玩字画比之第一层的不遑多让,还有陈深看不懂的小物品,很小适合那在手里摆弄。

这是什么?毕忠良伸手拿过那个小东西,却不知道该怎么玩,很久之后毕忠良才知道那个时候他和陈深摆弄的小东西就是手机,而苏三省玩的那个叫传呼机。

第五层就一个空荡荡的刀架摆在空荡荡的空间里,刀架位于穹顶的下方,一束光打在刀架上。

刀有两把。可是为什么刀架都是空的?刀呢?陈深愕然。

毕忠良和苏三省没有从刀架的旁边找到任何文字似乎这把刀就跟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毕忠良伸手拉住陈深带着他和苏三省回到了第一层,这个空间有着太多的不可思议。

他们站在留言石跟前看着皮皮的情况,看着皮皮一天天的长大,看着吴老狗大病一场,毕忠良出去带回来了他的灵魂和他夫人的灵魂,放徐天和田丹的灵魂出去。看着徐天和田丹小心的呵护着皮皮陪着他一天天的成长。

当铺的生意也在一天天的恢复,人们开始为了自己的生活而奔波。

三年之中毕忠良一直游说陈深想带他出去走走,陈深拼命的挣扎。

为什么不和我出去转转?

为什么一定要我出去。

皮皮一直在世间,你不能一直不出去吧,万一将来儿子遇到什么危险,你怎么办?一直守着当铺不出去吗?你不担心他吗?毕忠良实在是火大,这些年他和苏三省摆事实讲道理,奈何陈深就是坚决不出去。

不是还有你和三省吗?再不行还有阿四啊,而且有徐天在。陈深拼命的找理由,就是无法克制对外面的恐惧。

陈深,那是你的儿子,你不护着你让我和三省护着,你脑袋坏掉了是不是?毕忠良气的拂袖而去没有回他们的卧室而是去了书房。

苏三省躲阿四躲的远远的,阿四从来都是追着咬他,却又不会把他咬伤。

陈深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面很久,他看着摆在客厅里皮皮和毕忠良的合影,照片里的皮皮笑的不是很开心,毕忠良是一脸的严肃。他知道那是皮皮被送走之前,想要照一张合影,但是他就是没有去,那一天毕忠良也是发火了。

是啊,你说的对,那是我的儿子,明天我会试着和你一起出去。陈深看着照片里的毕忠良喃喃自语。

回到卧室的时候才知道毕忠良真的生气了,因为他不在卧室,陈深苦笑了一下,冲了澡之后转身去找他,在书房找到了他。

有事儿?毕忠良看着他冷冷的问了一句。

老毕,你生气了?陈深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过来。毕忠良拍拍自己的腿,陈深乖乖的坐到了他的腿上。

我不是生气你说要我和三省护着皮皮,现在我们不仅仅是当铺的主人还是第四空间的主人,要管的事情很多,难免有顾不到的时候,万一皮皮要是在我们忙别的事情的时候出事儿了怎么办?你难道就光在当铺里着急吗?束手无措的等着我和三省回来处理吗?毕忠良搂着他的腰蹭着他的肩膀。

我会试着和你们出去的。陈深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毕忠良摇摇头抱着他回到了卧室。

第二天陈深是闭着眼睛和毕忠良来的了世间, 毕忠良带着他来到了一个公园里,这个时候公园没有那么多的人。

深,睁开眼睛看看周围啊,你不能一直闭着眼睛啊,我们现在是在一个公园里面。毕忠良看着他。

陈深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到了一片的生机盎然,顿时睁大了眼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喜欢这里吗?毕忠良看着他的表情笑了。

嗯,喜欢。陈深伸开手做了个深呼吸。

其实三省也很喜欢皮皮的,你真的当初三省为了逼你露出真正的身份,派人绑架过他,所以他害怕皮皮不接受他,一直小心翼翼的。

我知道,但是那是他和皮皮之间的心结,得他们自己解决。

想吃什么?

生煎。

好,走吧。

去哪里。不回去吗?

今天一天都要陪着我在外面溜达。

这,好吧。陈深伸手拽住毕忠良的袖子,跟着他溜达到了外面,街上的人还不多,两个人肩并肩走着。吃完了早饭毕忠良才带他回到当铺,回到当铺的时候陈深大喘气。

干嘛?出去一趟要了你的命啊。

我在试着出去,你不可以打消我的积极性哦。

好。不打消你的积极性。


评论(28)
热度(13)
  1. 公子酒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