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毕深】第八号当铺

第七十六话    生日,你快乐,我就快乐。

从留言石里看着吴邪的成长是陈深最快乐的一件事,尽管每天都要被带出去,尽管对人群还是有着莫名的恐惧,陈深为了皮皮在适应。

毕忠良做出的安排改变了吴邪的成长轨迹,原本吴邪不是很受宠,或许皮皮本身就招人疼爱,在他三岁的时候因为好玩拿一根针捅要吃的鱼,差点被吴爸爸打一顿,被吴妈妈拦了下来,吴爸爸被田丹打了一顿,小吴邪在满月的时候欣赏了过了爷爷打小叔,现在再次欣赏了一次奶奶拿着笤帚打爸爸。毕忠良知道原本的吴邪是逃不掉这顿打的,但是皮皮却成功的躲过了这顿打。

徐天要带田丹出去玩一天,吴爸爸和吴妈妈出差,吴家老二根本找不到人,徐天只得把吴邪托给了吴三省照顾,吴三省临时要下斗想了个歪点子就把他绑在电线杆上,硬是把他晒中暑了,等吴三省回来之后被徐天下令绑在院子里被晒了整整一天,晒的他叫苦不迭。

徐天回当铺问毕忠良要退暑的药并向毕忠良和陈深道歉说没有照顾好皮皮,陈深心疼的眼泪汪汪的还不能出去看儿子。

徐天看着皮皮对历史展现的天赋,感觉到了深深的忧伤,他知道毕忠良和陈深从来不打算让吴邪跟着吴三省去下斗盗墓,他从记忆里得知原本的吴老狗对吴邪有着本能的恐惧,但是他没有,他和田丹没有小孩,是把皮皮当成自己的小孩儿在疼爱。

所以当他得知吴三省把吴邪绑起来晒了一天的时候是愤怒的,不但下令把吴三省绑在院子里晒了一天之后还把他关在祠堂里跪了一天。田丹亲自去熬徐天带回来的中药,给吴邪一勺勺的喂下去,很快吴邪就活蹦乱跳的满院子跑了。

毕忠良最近觉得陈深总是神神秘秘的,连苏三省都神神秘秘的,没办法他只好带着阿四出门去溜达,坐在一个茶馆里,慢慢的品着茶听着评弹,阿四无聊的趴在地上睡着了。

苏三省,你手上的劲轻点,那个不是你的仇人,那是一团面。陈深伸手把面团从苏三省的手上抢了过来。

喂喂喂,给我啦,我都说了我要学习。

你不能糟蹋粮食,你看看你把这团面摔成啥了。陈深不停的和着那团面。晚上回来,毕忠良吃掉了奇形怪状的馒头,吃的他苦笑不已。

苏三省坐的直直的目不斜视的吃完了自己跟前的饭,快速的消失在了餐厅。

深,你们在学习烹饪吗?用不用送你们出去学习。

好啊。陈深歪着头看着他笑了。

第二天,毕忠良带着陈深和苏三省去了香港的一间烹饪学院,交了学费。

晚上毕忠良对着空荡荡的床铺唉声叹气,这间学院是封闭式培训。陈深有一点烹饪的基础,但是在老师的眼里他也就比苏三省强了那么一点点。

苏三省想上速成班,但是陈深瞪了一眼,乖乖的回到了初级班。晚上难兄难弟坐在院子里面叼着烟看着星星。

三省,你还爱小男吗?

陈深,不要跟我提她,我最不想从你的嘴里听到她的名字,她爱的人明明是你,你从来不知道珍惜,她到死都在护着你,可是你呢?

我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她已经转世了,她现在生活的很好。

陈深,你是在怜悯我吗?我们不老不死,但是她会老会死,你想让她把我当成怪物吗?

三省,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你愿意,是可以……

陈深,算了,放她自由吧,上辈子她就不自由,这辈子让她遇到一个真心爱他的人。

可是,三省你不能孤单一个人啊?

我不孤单啊,她一直在我心里,当她转世之后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我会在远处默默的守护她,不会去打扰她,她幸福我就开心了。对了,徐碧城现在怎么样了?

好一些了,毕竟她的年纪也大了,有大春在,很好。陈深笑了笑。

陈深,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惧怕人群吗?苏三省想了想还是开口问了。

你,没有经历过,被,押到街上游街,街上的群众扔鸡蛋扔剩菜,还要接受批斗,被拳打脚踢。陈深看着远处小声的说。

其实,你也很厉害,明明那么害怕人群,你还是和老板出去。

因为他在,因为你们在,我害怕人群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皮皮,那个时候皮皮长不大,就被当成怪物,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皮皮在我看不到的时候就,就,就……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但是,都过去了不是吗。苏三省看着他浑身发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都过去了。陈深笑了笑。

因为粤菜的制作很讲究工序,所以陈深和苏三省学的很认真也很努力,陈深特别去学习了面点制作。

在几个月之后两个人毕业了,通知了毕忠良之后就回到了当铺,结果发现毕忠良压根不在当铺。

也不知道他干嘛去了。陈深无奈了。

又在背后说我。毕忠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汪汪,汪汪,汪汪汪!阿四对着苏三省狂吠不止。

好了,阿四,别叫了,总吓唬他。陈深拍拍阿四的脑袋。苏三省一看到阿四就跑了。

去吧,花园玩去吧。毕忠良松开了阿四,看着阿四也走了之后,毕忠良伸手搂住了陈深:去了这么久,都不想我啊。

想你啊,但是你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吗?

所以呢?你不是会做饭吗?

我是会,但是会的不多啊,唔!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毕忠良堵住了嘴巴。

自从陈深回到毕忠良的身边之后就没有离开过这么久,这是这些年第一次两个人分开这么久。

当毕忠良抱着他泡进浴池之后,仔细的看着他身上,往日留下的那些疤痕已经逐渐消失不见了。

还没有告诉你为什么要出去学习烹饪呢?

我想慢慢的适应人群啊,我不在的时候你去了哪里?陈深靠在他的怀里。

我去了一趟台湾,看望了一下陶大春和徐碧城,碧城很好,他也很好。毕忠良有些小心翼翼的。

这样也好,起码碧城还有个伴不是吗?陈深笑了笑结束了这个话题。

几天之后毕忠良的生日到了,陈深和苏三省联合做了几道精致的菜肴,陈深亲手烤了一个漂亮的蛋糕,又切了点水果当装饰。

哇,我说呢?你们为什么要出去学烹饪。

生日快乐。陈深和苏三省向他道贺。

谢谢你们。毕忠良开心不已,吃完饭苏三省就消失了。留下了陈深和毕忠良两个人。

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陪着我身边。

我也是,也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照顾我,照顾皮皮。陈深从身后拿出了一套酒具。

这个是?

这个是我亲手做的,失败了好多回,之前在当铺的时候三省用学烹饪给我打掩护,我就是在学着做这个。陈深看着他。

深,真的谢谢你。毕忠良握住他的手。

陈深装好花雕,放入了姜丝和枸杞,将小壶架到了小炉子上面。

两个人隔着酒壶静静的看着彼此。

——————————————

下章的进度会快。

评论(12)
热度(9)
  1. 公子酒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