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毕深/瓶邪瓶】第八号当铺

第七十七话  吴邪,是邪非邪

写在前面的话:

前文已经说过,故事里的吴邪是陈深的儿子陈东水转世,

在他没有恢复魔力和在魔界的记忆之前还是会遇到危险,

还是没有办法化解那些致命的攻击,还是会遇到生命危险。

本章故事从铁三角大闹新月饭店开始接入,会改变吴邪的命运和小哥的命运。

给大家呈现一个不一样的张起灵和吴邪。

陈深完全没有想到吴邪会对考古产生浓厚的兴趣,或许和他在当铺的时候,带着他在藏书阁和藏宝阁玩有着很大的关系。

徐天来过当铺几次询问了皮皮以前的一些习惯,要走了皮皮习字用的字帖,陈深颇觉疑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有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怎么了?毕忠良看着陈深皱着眉头,伸手推着他的额头。

不知道,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为什么徐天要来询问皮皮的习惯、要走他习字用的字帖?皮皮现在转世了,不是以前的他了,我不希望他被以前的习惯牵绊。陈深看着毕忠良笑了笑。

徐天这么做的目的何在?苏三省也觉得奇怪。

他不会对孩子不利的,我们静观其变,他应该是出于某种考量才这么做的。毕忠良点点头。

进入九十年代之后当铺的生意日渐好转,人们的诉求渐渐的多了起来。毕忠良和陈深穿那身金色衣服的机会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外界传说八号店铺的三个老板,一个成熟,一个俊俏,一个看起来阴沉沉的。

白家坐不住了,沉寂多年的八号店铺在度横空出世,世间的人会变得急功近利。

白神父带着白约翰和唐山海再度降临世间,发现所有的事情都失去了控制。

陶大春回到当铺找毕忠良:白家的人下来了,教堂的力量增加了。

白家?他们到底要做什么?毕忠良百思不解。

看着吴邪一天天的长大,徐天在无尽的担忧中离开了世间,田丹在第二天也离开了世间。

徐天留下了一句话:吴邪没有醒的时候,吴家还是吴家,当吴邪真正醒过来的时候,吴家就不在是吴家了。

这句话让吴家的人百思不解,吴三省甚至告诉过潘子,请潘子和他一起参详这句话的意思。

毕忠良出去收了两个人的灵魂和吴老狗夫妇的灵魂一起放入了轮回,让他们投胎在了他管辖的地盘里。

吴邪在给爷爷奶奶送葬之后就被父亲送到了德国,学习世界史。毕业回来之后在杭州吴三省的庇护下开了一家小小的古董店,凭着他在考古界的名头,还不至于会饿死。

一切的改变都在裘德考派人拿了一份语焉不详的拓片书来找他,一瞬间吴邪愤怒了,这些是当初裘德考骗走的,但是他莫名觉得熟悉,这些拓片上面的字他都可以看的懂,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吴邪从很早就发现了,他对古董莫名的熟悉,好多东西他一眼就会分辨出真假,越是古老的东西他越看的出真假,他三叔经常带回来一些东西让他看。他的父亲忧心忡忡的告诉了老爷子,徐天也只是摇摇头:去吧,拦不住了。

毕忠良和陈深无奈的看着他被吴三省带入了盗墓的世界里。看着他出生入死,看着他伤痕累累,看着他一个人寻找着真相,看着他闯祸,看着他交了两个好朋友,直到他陷入了更大的危机。

小兔崽子胆儿肥了,居然敢点天灯,不要命了。陈深咬牙切齿的瞪着留言石里的吴邪。

三省去吧,去将他的封印打开,是时候将他唤醒了,我们随后就到。毕忠良让苏三省出去救他。

就在吴邪神思恍惚的时候,一双手无声无息的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将一道魔力打入他的身体里唤醒了他,此时叫价已经停了。

三省叔叔?吴邪喘着气扭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消失了很久的力量一朝回归,使得他的身体很难接受。

是我,镇定,别怕,我在。苏三省负手而立,站在吴邪的身后。

这位是?霍仙姑看着苏三省,她丝毫感觉不到这个人的气息。苏三省只是笑了笑并不回答霍仙姑的问题。

他是我叔叔,三省叔,这盏灯?吴邪头晕脑胀的看着那盏天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无妨,我在你怕什么。苏三省似笑非笑的看着霍仙姑。

你替他付账?霍仙姑看着他。

天灯而已,付的起。苏三省伸手拿起吴邪跟前那个茶碗轻轻的嗅了一下。

这样的手段有些下作了吧?苏三省自言自语的看着下面的那个女孩,女孩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麻烦换一杯茶,我家少爷胃不舒服。苏三省微笑着把茶杯扔到了地上,立刻有侍者将茶杯捡走换了杯茶端过来,苏三省喂吴邪喝了几口热茶。

吴邪,你还好吗?闷油瓶的手按在吴邪的肩膀上面轻轻的捏了捏,一股清凉进入吴邪的体内。

我,没事儿,就是觉得不舒服。吴邪死死的按着闷油瓶的手,闷油瓶惊觉他的手冰凉。

你真的没事儿吗?胖子也觉得吴邪不对劲了。

没事儿,我家少爷只是头晕而已。

是吗?我看是被吓的吧。霍仙姑冷笑不已。

我在,他怕什么?这位小哥麻烦扶我家少爷去休息一下,放心这块玉玺我一定给你拿回。苏三省轻轻的拍了拍吴邪的肩膀,递给闷油瓶一张房卡。

他不能离开。霍仙姑刚想伸手按住吴邪的胳膊,却被苏三省捉住。

我说了,这场拍卖会他的帐我付。苏三省不高兴的看着霍仙姑。

你只是他家的人而已,你没有权利替他做主吧。霍仙姑收回了自己的手。

他有权利替我做主。吴邪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差点摔倒,被闷油瓶和苏三省一把扶住。

可是已经叫价一个亿了。胖子擦着脑袋上的汗。

一个亿而已,我付的起,现金还是刷卡?苏三省伸手招来了几个侍者,端着箱子打开。

这是五百万当定金,换我家少爷上去休息。苏三省的话语并不是询问而是很坚决的要求吴邪必须去休息,不管结果如何,他都必须要去休息。

去吧,出了事儿,我给你担着。苏三省看着吴邪点点头,在场的人都被这里的事情震住了,很少在这样的拍卖会上面见到现金,还是一次性拿出来这么多的钱。

闷油瓶接过苏三省递过来的房卡,扶着吴邪来的了顶楼的大套房,将他放到床上,就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定定的看着他。

苏三省坐在了吴邪的座位上,胖子已经安静了下来,霍仙姑也不在言语。

苏三省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吴邪已经醒了。

收信的人是潘子,吴三爷的心腹手下,他记得吴三爷说过一句话:吴邪没有醒过来的时候,吴家还是吴家,当吴邪真正醒过来的时候,吴家就不在是现在的吴家的了。现在他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他握着手机看着这条陌生的号码发来的信息,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因为三爷的失踪,吴家下面的盘口已经乱了。

他把这条信息发给了解雨臣,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外面,电话直接打到了他的手机上。

我不知道,我知道已经乱了,但是现在动不了啊。我也不知道三爷人在哪里,既然小三爷已经醒了,我们还怕什么。潘子准备把人撒出去找人了。

吴邪躺在床上,魔力的循环从无序逐渐回归到有序进而逐渐的增强,魔力的恢复造成了他出现了身体的不适,他闭着眼睛读取自己的记忆,他看到自己得到了一份战国的残帛,他看到自己上山下海的探墓,看到自己无数次的被闷油瓶救下。

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手握着闷油瓶的手,胸前的玉发出淡淡的青色的光芒,一股温暖的能量顺着吴邪手传到了闷油瓶的体内,给他注入了新的能量。

吴邪?是你吗?闷油瓶愣了他感觉到了一股温暖,只是被轻轻的握住,他却挣脱不开。

是我。

真的是你?

是我。

真的是你吗?

是我。吴邪睁开了眼睛,一道紫芒从他的眼睛里面划过,闷油瓶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那道紫芒。

你到底是谁?闷油瓶骤然收紧了自己的手。

吴邪。吴邪从床上坐起来。

闷油瓶起身准备离开却被吴邪紧紧的拉住,他不在说话而是坐回到了沙发上面看着吴邪。

把你的衣服解开可以吗?

你要干什么?张起灵瞪着吴邪。

看看你的纹身。吴邪的声音很低满满都是蛊惑,很严肃的看着他。

张起灵瞬间失了神由他看着伸手解开了他的衣服扣子,力量的对撞,他身上麒麟已经浮现了出来。

张起灵,麒麟。吴邪伸手在他的身上摸着。

闷油瓶已经把手握成了拳头,他的痛苦显而易见,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在那个阴暗的大家族受尽了排挤,在家族分崩离析的时候被退出来当挡箭牌用,只是因为他天生体内流着麒麟血。

麒麟为什么是双头的?吴邪的手指点在他的胸口处,麒麟眼睛的位置正好就是他的心脏的位置。

评论(17)
热度(14)
  1. 公子酒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