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毕深/瓶邪瓶】第八号当铺

第七十九话   吴邪,依旧是天真无邪不过分对谁。

吴邪感觉到两股熟悉的气息突然出现在了拍卖场,一愣发散了神识却被挡了回来,这个世界能挡住他的神识的人不多,他知道是谁来了。

我们下去吧,现在应该已经到尾声了。吴邪看着两个人说。

三个人一起回到了会场,所有的人看到吴邪都蒙了,连解雨臣都傻了不停的来来回回的看着两人。

啊!吴邪看到毕忠良和陈深叫了一声就准备跑过去,被苏三省一把抓住了领子拎了回来。

干嘛拽我?吴邪生气了,嘟着嘴巴皱着眉头看着他,苏三省太怀念这个表情了,起码有二十多年没有见到了,以前他一生气就会是这种表情。

好了,坐下。张起灵拍拍吴邪的肩膀,把他“拍”进了自己的座位里面,把所有的疑问压在心底站在了他的身后,直接面对毕忠良和陈深的审视。

苏三省吹灭了那盏灯也站在了吴邪的身后,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第一次有人敢吹灭天灯,胖子已经吓得说不出来话了。

陈深狠狠的踩了毕忠良一脚也坐下了,毕忠良疼的龇牙咧嘴的还不敢表现出来的坐在了陈深的旁边,和他一同看着对面的张起灵,锐利的目光简直能穿透人的灵魂。

是他陪着儿子上山下海的探墓吗? 陈深小声的问他。

是儿子陪着人家上山下海的探墓吧?毕忠良小声的在陈深的耳朵边嘀咕。

有区别吗?

起码儿子每次有危险他都救了儿子好不好。

白家已经插手了?

应该是,但是儿子的那块玉好像对他有反应。

下面的小女孩愕然的看着毕忠良和陈深,毕忠良对着她笑了一下,吓得她打了一个机灵。

请客人出价。小姑娘深呼吸后朗声说到。

请对面的人出价,我接吴邪的天灯。毕忠良笑眯眯的看着周围。

你不要太欺负人了。霍仙姑的手死死的握着椅子的手把。

这个给你。苏三省将出现在手里的点心递给了吴邪。

哇,好久没有吃到了,给,尝尝看我爸爸做的。吴邪开心的接过点心,递给张起灵一块,扔了一块到胖子的手里。

张起灵闻言愣了一下,吴家吗?似乎不是,看来吴邪身上的秘密也很多呢?为什么想要不由自主的接近他呢?

好吃。张起灵接过那块点心咬了一口,满口留香确实好吃。

好了,一会在吃。苏三省拍拍吴邪的肩膀,看到吴邪快速的垮下肩膀,胖子默默的咽下了口水,点心却是好吃,就是现在越来越看不透天真了。

我出价,你接的起吗?霍仙姑冷冷的看着对面。

你出价,我接,我出价你接的住吗?毕忠良看着她。

天灯是吴邪点的,你来接,你还要出价?好像没有这个先例吧。霍仙姑不满的看着他。

那我点两盏,这样可以了吧。陈深不满对方看毕忠良的眼神。

你点了要受的了才行。否则不管是你还是吴家都会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的。

无所谓,吴邪的一盏,我的一盏,他可以和你出价了吧。陈深笑眯眯的看着霍仙姑。

你一定要和我争?霍仙姑看着毕忠良。

你要这块玺,我也要这块玺,大家公平竞争。毕忠良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霍仙姑点头,旁边的伙计立刻把吴邪跟前的那盏灯取下来,恭恭敬敬的放到陈深的跟前,在让下面送一盏上来,一共两盏。

吴邪默默的咽了一下口水,想走却被苏三省和张起灵牢牢的按住。

祸是你闯的,我们来帮你平,你还想溜。苏三省死死的按住了吴邪,张起灵只是轻轻的捏了捏吴邪的肩膀,告诉他安心。

霍仙姑敲了一下铃铛。

一亿六千万。

毕忠良敲了一下铃铛。

一亿七千万。

两个人轮流敲铃铛。鬼王玺的价格越升越高,已经超过了它的低价,小姑娘已经开始擦汗了,胖子已经不知所措了。

霍仙姑也不敢加价了,看着对面气定神闲的两个人,气的直咬牙。

成交。小姑娘敲了一下铃铛,整场的竞拍结束了。

刷卡还是现金或者转账?陈深看着微微的挑着唇角看着对面的女人。

刷卡和转账都可以。现金就算了吧。女孩咽了一下口水。

那五百万现金给你,这张卡里有五个亿,不知道够不够?陈深掏出钱包,抽出一张卡,放在侍者托着的托盘里,侍者很快跑下去进行确认,确认完了对着女孩点点头。玉玺被用叉子挑到了陈深的跟前,陈深伸手接过仔细的看了看,瞬间玉玺从他的手上消失了。

你有能力拿到那个玉玺,就是不知道……霍仙姑看到那一幕话都说不出来了,东西居然凭空消失。霍仙姑豁然回头看向苏三省,这个男人似乎也是凭空出现的,他到底是什么人?吴邪不过是吴家的子孙,怎么会认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人,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吩咐下面的人去查着三个人的来历。

我们走。苏三省拎着吴邪的领子。

别揪着我啊,放开我。吴邪抗议这种行为,那个时候他每次把爸爸惹生气,苏三省都会这样揪着他,把他揪到父亲毕忠良的跟前,连阿四都不敢救他。

毕忠良也不打他,而是指着自己的书房,那里有一堆他挑出来的书,给他几天的时间让他抄完,还把他的魔力封印住。

我不揪着你,万一你跑了怎么办。苏三省笑的假假的。

我不跑,我敢跑吗?跑了不是更倒霉。吴邪撅着嘴跟在陈深和毕忠良的身后,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嘟着嘴巴对着三个看不出年龄的人卖萌,毕忠良结了个法印打出去改变了在场其他人的记忆,他不曾出现过。

六个人进到了刚才吴邪休息的房间,毕忠良挥手布下结界。苏三省敲晕了胖子,让张起灵到旁边的房间休息一会,把胖子扔到了另一间房间的沙发上面。苏三省凌空点了两下,张起灵闭上眼睛进入了睡眠状态。

衣服。陈深发话了。

啊?吴邪瞪着陈深。

赶紧的。陈深双手环胸看着吴邪。

不要啦。

我数三声,后果你知道。毕忠良递了杯水到陈深的手里。

吴邪无奈之下只好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看着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陈深伸手一一抚过。

还疼吗?陈深看着他问。

爸,已经好了,怎么会疼啊。吴邪看着陈深撒娇。

都是你父亲,没事儿送你出去历练,好了吧,跟着人家去下斗盗墓,你能耐啊!陈深开始说教了。

父亲!吴邪看着毕忠良求救,毕忠良表示爱莫能助。

三省叔叔!吴邪看着苏三省,苏三省摸摸鼻子。

坏小孩,少看他俩,你父亲的帐我已经和他算完了,你以为你三省叔叔可以救你吗?你知不知道看着你受伤,看着你昏迷不醒,我多难受。Balabalabala……陈深滔滔不绝的开始说教吴邪—他的儿子陈东水。

爸爸,我不是没事儿嘛!吴邪赶紧打断陈深的说教。

是没事儿,要是没有那个小哥,你早死了。还不如当初不送你出去历练呢,让我天天担心。陈深说完喝口水。

你们才舍不得我死了呢!吴邪翻了个白眼。

你说什么?小子你是不是皮紧了,我不介意给你松一下。陈深捏着拳头。

爸,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啰嗦。吴邪开始撒娇了。

好,我不啰嗦了,说说你下面准备干什么?

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吴邪垂头丧气的坐在了沙发上面。

这是他的刀,给你。毕忠良抽出一把刀递给了吴邪。

这把刀不是在蛇沼里丢了吗?怎么会在父亲手里?吴邪仔细的看着手中的那把刀,确定它就是张起灵的那把乌金古刀。

如果我告诉你它是自己回到当铺的,你信不信?陈深看着吴邪。

怎么会这样?吴邪举着那把刀仔细的看着,准备抽刀出鞘。

别抽,这把刀出鞘必须见血,否则是不会入鞘的。毕忠良制止他。

儿子你对那个小哥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响九个霹雳?陈深盯着他。

我把自己的血点在了他身上麒麟的眼睛里,帮他和他身上的麒麟融合了。我做错了吗?吴邪看着他们三个小心翼翼的问。

为什么是你的血?

我不知道,就是感觉要这么做啊。

好了,休息去吧。陈深狐疑的看着他,没有问他是怎么做的。而是打发他去休息了。

哦。吴邪答应着去了隔壁。

陈深三个人嘀咕了很久,才决定放吴邪自己和张起灵去闯荡。

评论(6)
热度(14)
  1. 公子酒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