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家有财神

家有财神   20

本故事纯属瞎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中国的财神分为东西南北中,中斌财神:王亥;文财神:比干,位属东方;范蠡,位属南方;武财神:关公,位属西方;赵公明,位属北方。

————————————————————

叮。谭宗明的电脑传来了一声响。

嗯?还真的有人动网络。赵启平飞到谭宗明的肩头看着他拦截的那封邮件。

邮件是乱七八糟的内容,毫无头绪,发往的地址也是一个普通的邮箱。

这是?这是密信吗?谭宗明看到头晕脑胀。

好啦这样,这样,然后这样,在这样,对。赵启平指挥他进行排列组合,一封内容完整的邮件渐渐显露了出来。

好像被察觉到了,近期暂时不再联络。收信的人是谭氏家族旁系里一个看他不顺眼很久的无能的宗亲。

晟暄是我们家祖祖辈辈努力打拼来的,他们坐享其成还不满足。谭宗明咬牙切齿。

乖哦,不生气,把原件放行,时间长了会被察觉。赵启平对着他的耳朵说话,谭宗明听话的把邮件放行了。

呀,嘿。赵启平在他的身上蹦来跳去的。

好了,我已经放松了。谭宗明扭头看着他。

我要玩阴阳师。

额,我忘记每天登录了,这段时间有活动。谭宗明从嘴里咬着嘴唇。

谭宗明,你害我好多的勾玉没有领到哎。赵启平站在他的头上揪着他的头发。

痛哎!谭宗明拿出手机打开界面一看要更新。

谭宗明,你是多久没有登我的阴阳师啊。卸了,重新下载啦。

好好好,别生气,别生气,我给你重新下。谭宗明安抚了小财神,不让他揪自己的头发,小家伙皱皱鼻子鼓着嘴巴看着他重新下载了阴阳师。

给你,玩吧。谭宗明捣鼓好了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面架起来。

你说过的,我从天上回来就带我去吃火锅还算数吗?小财神坐在小沙发上面操作。

算数啊,问题是你都不回来啊,回来了还不记得我了。谭宗明抱怨到。

怎么听起了来像深闺怨妇啊。

你又看了多少电视剧啊!

最近很火的那个什么月传奇?哦对了《芈月传》,还有《甄嬛传》。

以后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篡改历史。谭宗明特别无语的看着他,伸手点点他的小脑袋

好玩嘛。赵启平摆弄着手机做着任务。

呀,新出的式神好漂亮哦。赵启平冒着星星眼看着自己新抽出来的小式神。

叮。电脑又传来一声响。

嗯?有人试图攻入公司的网络。谭宗明点开了自己的监视系统。

小意思。起开。赵启平跳到办公桌的边上变大了,变大了之后刚好坐在了宽大的办公桌上。

呃,哦,好。谭宗明起身让赵启平坐在他的椅子上面,看着赵启平的手和弹钢琴一样的在他的电脑键盘上面快速的弹奏着他看不懂的一首变奏曲。

双方交战了几十个之后,对方败落,赵启平乘胜追击找到了他的电脑IP瞬间攻入了他的电脑直接黑掉了他的硬盘,将他电脑硬盘里的东西全部考入了自己的云盘。

哇哦,老谭,这是个人才哎,你看看,你看看,你公司历年的财务报表,人家分析的比之前的那些家伙分析的还要详细。打开之后赵启平吹了一声口哨。

是敌是友?谭宗明皱着眉头。

不好说,要是弄服气他了,他就会臣服,你应该庆幸,这么长时间了,他没有把这些卖给你的对手。

你,你怎么知道?谭宗明的眉头皱的可以加死一只苍蝇了。

这些东西他加了好几层的密码。我估计他可能也忘记密码了。赵启平耸耸肩。

谭宗明双手环胸靠在窗台上看着他和常胜将军一样炫耀着自己的胜利,嘴角不自觉的上翘。

赵启平再度缩小了,坐在自己的小沙发上面,开心的玩着游戏。

饿了。赵启平抬头一脸的委屈看着看着谭宗明。

想吃什么?谭宗明看着他。全公司都在加班,他们也不好到点就走,赵启平直接飞了出去,过了好一会手里提溜着一张外买单子进来了。

看着赵启平委屈巴巴的看着他,他无奈了:我打电话去小远那里订餐吧。

好呀,好呀!赵启平点头,坐在他的肩膀上面听着他打电话。

走吧,你不能这样和我出去哦。谭宗明扭头看着他。

好。赵启平变大之后两个人并肩走出了晟暄的大楼,赵启平拿出手机按了几下之后就把手机收了起来。

来到了凌远的甜品屋,赵启平坐在了谭宗明的肩膀上面,谭宗明看着他:你怎么又缩小了?

因为可以吃到好多的蛋糕。赵启平坐在他的肩膀上面对着展柜里的蛋糕流口水。

谭宗明无奈了和凌远商量进包房,凌远捂着嘴巴直乐将二人带至包房,端了两块蛋糕、一杯柠檬雪梨汁和一杯咖啡进去。

赵启平缩成了拇指大小,幸福满满的对着蛋糕就是一大口,谭宗明怕他吃到身上,赶紧用餐刀把蛋糕都分成了小份,让他先吃分开的,他在切另一块。

我说,你要是喜欢我就给你买几块回去吃不好吗?谭宗明看着盘子里的小小的赵启平彻底无语了。

不一样。

那里不一样?

这样吃,我能吃到好多,变回去吃就只能吃两块。

这不也是两块吗?

这是两大块儿。

好啦,说不过你,出来喝点水。谭宗明伸手提溜着把他放到了杯子盖上,用手扶着杯子盖免得他掉下去。

喝不到。赵启平委屈巴巴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谭宗明叹了口气把杯子盖揭开,让他坐在自己的手上看着他吸溜吸溜的喝着柠檬雪梨汁。

真是败给你了,你好好的变这么小干嘛?谭宗明扶额。

一份够你俩吃吗?凌远端了一份牛排上来看着谭宗明。

谭宗明指指坐在盘子里的小小的赵启平,凌远一下子没有绷住,直接笑开了:哈哈哈哈哈,和然然还真是兄弟,然然为了可以吃好多的蛋糕也干这事儿。

赵启平一头的黑线,瞪了他俩一眼发现自己太小了这一眼没有任何威力,想变回去估计会弄自己一身的奶油,最后在他俩脸上糊了一点奶油才算解气。

谭宗明用餐刀把牛排分解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看着他光着膀子抱着一块牛肉啃,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顿饭吃了快三个小时,谭宗明看着撑的不想动弹的赵启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说说你,我说让你变回来和我一起吃,你偏不,怎么样还难受吗?谭宗明边念叨边给他揉肚子。

呃,好一些了,呃,我就吃了几块,呃!赵启平边说话边打嗝。

你是吃了几块,但是那两块蛋糕可都是你吃掉的。还变得那么小吃,你还真厉害。

谭宗明。

干嘛?

那天你说的话,算数吗?

额?那天?

就是你被雷劈的那天。

你,你同意了。

嗯,我同意了。

——————————————————
缩小吃蛋糕的梗来自《魔卡少女樱》

评论(8)
热度(4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