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瓶邪瓶】第八号当铺

第八十二话  吴邪,真的天真吗?

等吴邪换好了衣服下来的时候就听见了一个不满的声音:让我们等这么长时间,还真拿自己当爷了?不过就是三爷的侄子,算个什么东西,我呸。

掌嘴。吴邪没有看他们任何人径直走到了主位上面,撩起衣服坐下,潘子和苏三省立于他的身后,阿四卧在他的脚边,张起灵靠在客厅的大门口打盹。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那个人跳起来指着吴邪的鼻子开始骂。

怎么?我说话不管用吗?吴邪看着没有人动手,十分的不悦,声音里透着寒意。

潘子刚想呵斥自己的手下,就被苏三省拉住,轻轻的摇摇头,他知道,吴邪要立威,他就不能动手,必须吴邪自己动手。

吴邪歪着脑袋看着男人笑了,他的笑容让对面的人毛骨悚然;整理着自己的袖口,抬起左腿放到了茶几上面,骂他的人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抬起右腿放到左腿上面,男人直接翻了个跟头趴在了地上口吐鲜血,一屋子的人都惊了,没有人动手,就打翻了一个人。

现在,我说话管用了吧?吴邪看着趴在地上的人,潘子的人立刻躬身听着他的吩咐,周围的那些人虽然害怕但还是强装着一脸的不屑。

掌嘴,我不说停就不许停,如果嫌手疼可以用木板打。吴邪伸手捏了捏脖子,吹了吹自己的手,屋子里面立刻响起了清脆的巴掌声,男人想讨饶都不行。

账本呢?吴邪活动着脖子,用手左敲敲右敲敲的表示自己不舒服。屋子里的男男女女心不甘情不愿的交出自己带来的账本。

一个男人战战兢兢的将账本捧到了他的跟前,他也不拿只是挑开一页看了看,封面是旧的,瓤是新的,以前他也这样做过,如果他不是吴三省的侄子怕是早都没命了吧。

账本里面有着大量的暗语,光从账面上面看,吞吐量之大超出了吴邪的想象,但是吞吐量在大,它也是一本假的账册。

吴邪吹了一声口哨露出了邪笑,眨了一下眼睛打了个响指,竖起了一根手指头,手指头上面出现了一簇火苗,他伸手点了点账本。

放心,烧不着你。吴邪看到捧着账本的人开始打哆嗦,一瞬间账本被烧的一干二净。

真的呢?吴邪挥手,下面的人立刻停下了手,男人已经被打肿了脸。

这,这,这就是真的。一个女人惧怕却还是一脸不屑回答了问题。

是吗?阿四,想不想吃人肉?吴邪看着脚边的黑背,苏三省默默的打了个哆嗦。阿四眼睛都不睁,直接用爪子把嘴巴盖上了。

哎,我在问你话呢?给个回应啊!吴邪伸手揪阿四的皮。

阿四懒洋洋的起身,围着女人转了一圈,又趴回到他的脚边。

怎么?她不胖啊?你嫌她不好吃啊,那你自己挑一个吧。吴邪拍拍他的头,阿四蹭的窜了起来,准备转身去咬苏三省。

我是说那些人。吴邪赶紧伸手抱住了阿四的身体指着屋子的那些人,阿四翻了个白眼继续趴在地上不动,有人已经吓得尿了裤子。吴邪撑起了一道结界,将味道隔离在外面。

此时一个流里流气的人走了进来:哟,小三爷今天挺威风的呀!

阿四,去吧。阿四听到这个声音睁开了眼睛虎视眈眈的看着进来的男人,听到吴邪说了一句话,直接窜起来冲到了那个男人的跟前,跳起来就把男人给扑倒了,他的手下想救却被张起灵拦在了门外。

你们是废物吗?让客人帮忙。吴邪一脚将茶几踹开了,那是一个大理石的茶几,重的很,就被吴邪很轻易的一脚踹开了,潘子默默的咽下口水。

潘子的人听到吴邪的呵斥赶紧出去把张起灵请到了吴邪的旁边,顺便把外面的人驾走了。

潘子俯身小声在他的耳朵边说:他就是王八邱。

王八邱,我三叔呢?吴邪看着阿四用爪子挠碎了他的衣服,声音很平静,平静的有些吓人。

我,我,我,我,我怎么知道?

阿四。吴邪对着阿四厉喝了一声,阿四一口咬在了他的腿上差点咬下一块肉来。

我真的不知道啊,吴少饶命啊。王八邱出声求饶。

一帮废物,拿着假账册来糊弄我,掌嘴三十,明天我要是见不到老账本,就不是掌嘴三十那么简单的了,都给我滚。吴邪的声音冷得要掉冰碴子,把那些人冻得打了个哆嗦,战战兢兢的挨完打都跑了。

阿四回来吧,晚上给你做烤肉。吴邪笑眯眯召回了阿四,王八邱跌跌撞撞的起身跑了。

你不担心他们会反咬你吴家一口吗?张起灵淡淡的出声了。

怕他们,怕他们我就不叫吴邪了。吴邪冷笑了一声。

——————————————

吴邪立威的方式出自《终极三国》是董卓惩罚吕布用的方式。

评论(9)
热度(11)
  1. 公子酒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