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瓶邪瓶】第八号当铺

第八十五话   打架,吓死你不偿命

吴邪在别墅的跟前布下结界,他知道那些人晚上肯定要有所行动,在这些人眼里,他还太年轻了,不足以掌控庞大的盗墓集团,他们自然是要立威。

夜里他拎着一瓶红酒端着一个杯子站在房顶,后面摆着一套音响,他靠在音响旁喝着红酒看着那些人在夜色的掩护潜入了别墅的周围。

他按下播放键,宏大的命运交响曲响彻了夜空,几盏探照灯将别墅周围照的亮堂堂的。

各位,大晚上不睡觉跑到我这里来,有事吗?吴邪端着酒杯看着他们,悠然自得的抿了一口酒。

这里就他一个人,给我打。王八邱大声喝到。白天发生的一切让他对吴邪有着浓浓的恐惧,不除掉他,他这辈子都寝食难安。

呦吼,出来吧,我亲爱的八个手下,尽情享受这盛宴吧!圣魔斗士,应牧者的召唤,战斗吧!吴邪将杯子里的红酒倒到了天台上。他的跟前突兀的出现了八个怪人,翻身下来冲进了包围圈,一手一个拧断了来犯之人的脖子。

吴邪随着乐曲强有力的节奏翩翩起舞,下面血肉横飞,他沉浸在乐曲里,潘子和解雨臣站在窗户跟前看着这一幕吓的脸都白了。王八邱已经跪在地上了,这一幕太恐怖了,他的人都死完了,那八个怪人冲着他走了过去。

好啦,地上的鲜血请尽情享用。吴邪做了个谢幕的姿势关掉了音响的同时探照灯也被关掉,他挥手让八个怪人将地上的尸体带走。

毛毛球出来把草坪换了哦!吴邪喝掉了杯子里的酒,临空走到了王八邱的跟前,抬脚将他踹倒的同时注入了一丝能量让他清醒过来。

梦,出来吧。吴邪召唤到。

见过少主,少主有何吩咐。梦魔带着梦魇出现了。

吓唬他一下。吴邪用下巴指了一下地上的王八邱。

魇,睁眼。梦魔伸手摸了摸黑色独角兽的马鬃,梦魇睁开了眼睛,看了王八邱一眼,王八邱要疯了,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有着红色的瞳仁,红色的瞳仁里浮动着一丝深紫色的血丝,能吞噬一切的幸福和快乐,让恐惧、压抑、厌烦等负面情绪喷涌而出,一瞬间王八邱觉得自己生不如死。

梦魇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闭上了眼睛仰天一声长嘶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梦魔拱手也消失了。

醒了没有,醒了就滚,告诉他们明天到茶馆来见我,见不到真账本,就不用在见太阳了。吴邪冷冷的看着他,王八邱和见了鬼一样连滚带爬的跑了。

吴邪回身就看到地上的草皮已经焕然一新了,弯腰抱了一个毛绒绒的小恶魔:很乖,有赏。说完从兜里掏了一把糖出来,每只给了几块之后,小恶魔就消失了。

他闪身回到别墅,看到了战战兢兢的潘子和解雨臣,一人拍了一下安抚住了他俩往最大的卧室走去。推开门就看到张起灵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你怎么不去你房间睡。吴邪有些愣。

太吵了,睡不着,来找你,你不在,都处理完了?

嗯,我去洗澡,你随意。

好。张起灵点点头,他感觉到体内的燥热加重了。

吴邪洗干净之后,关掉了灯,一挥手一圈蜡烛出现了浴缸的旁边,泡进了浴缸之后闭着眼睛往身上浇水,进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

张起灵裹着浴巾推开了浴室的门,坐在浴缸旁边的台子上看着他。

下来啊,看着我做什么。吴邪歪着脑袋露出了一个慵懒的笑容,声音中带着诱惑。

张起灵坐在了他的旁边,学着他闭着眼睛泡进了水里,吴邪无声的笑了。他伸手抚上他的脸,被他一把抓住,而他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吴少爷想做什么?张起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眼睛。

我想做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吴邪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睛。

你是认真的吗?

难道你不想吗?吴邪跨在他的身上吻上了他的唇,两个人的xq抵在一起,他俩同时握住对方的。

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两个人都交代了,吴邪瘫在了张起灵的怀里,过了好一会才起身拉他起来,放掉了浴池里的水,两个人冲了一下就回到了床上。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看着他穿好衣服,吴邪出声询问。

睡这里,不方便。

来都来了,你以为我会放你出去?

不试试怎么知道。张起灵压下手把,发现门一样打不开,就和昨天一样。

是你做的,为什么?张起灵回身看着他。

因为阿四喜欢跑进我的房间,所以成习惯了。吴邪躺在床上,在当铺有这个习惯的人是苏三省,阿四特别喜欢欺负他追着他咬,还不会把他咬伤。

张起灵不在动门,转身走到床边,看着一床被子皱着眉头:就一床被子?

这么大一床被子不够盖吗?吴邪躺好,不在乱动。

希望你不要抢被子。

两个人相安无事的睡到了自然醒,张起灵醒的早,醒来就对自己昨天略显荒唐的行为有些后悔,莫名其妙的就依从内心的叫喧围着浴巾进到了浴室。

吴邪前半夜就没有睡着,他知道张起灵一直是个沉默的人,他发现自从他唤醒张起灵体内的麒麟之后,张起灵活泼了一点,起码愿意和他们多说几句话。只是今晚张起灵来找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打一发飞机吗?

早晨,潘子跑到了楼顶,看到了音响却没有看到电源,音响上面摆着半瓶酒和一个空着的酒杯,打开CD机的机盒,里面倒是有一张贝多芬的CD光碟,而四周的探照灯的开关根本就没有开,瞬间潘子的冷汗就滴落到了地上。

解雨辰则跑到了别墅的草坪上面,仔细观察之下根本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如果说昨晚吴邪真的指挥了一些奇怪的生物换掉了草坪,那么只可能是整个的草坪全部被换掉了,他默默的打了个冷战。

回到客厅里,和潘子碰面的时候两个人都很默契的没有再提这件事儿。

等他俩同时出现的时候,潘子和小花一脸的我就知道,潘子吩咐厨房炖了补汤,看着他俩喝完。

吴邪用眼睛戳了潘子和解雨臣无数下,他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张起灵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
梦魇的描写出自《妖言惑众》

评论(16)
热度(7)
  1. 公子酒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