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瓶邪瓶】第八号当铺

第八十六话   立威,我从来不惧怕任何人。

等四个人带着阿四到了茶馆已经是中午了,王八邱看到吴邪的车到了就浑身发抖,昨晚那一幕已经成了他的梦魇。

吴邪看着半真半假的账本,冷笑了一声扔了账本在地上,没有说话而是冷冷的看着王八邱。

少,少,少,少,少爷,我,我,我,我的,是,是,是,是真的。王八邱结结巴巴的说着就差跪到地上了。

那,这些呢?怎么回事儿?吴邪用下巴指着那堆账本。

少爷,恕,恕,恕,恕,恕,恕罪啊,我,我,我,我真的,不知道啊。王八邱还是跪倒在了地上。

那好,我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我昨天说过的话,你不会忘了吧。吴邪伸手敲敲跟前的茶几,茶几啪的一声四分五裂,那些人都惊得倒退了一步。

没忘。王八邱说话利索了。

很好。吴邪看着他,他擦掉了脑袋上面的冷汗,起身招呼他的手下,进来绑人,两拨人扭打到了一起,吴邪吹了声口哨,突然房间里面多了八个怪人,阴寒的力量冻住那帮人,吴邪一晃脑袋,人被带了出去,八个怪人跟了出去。

吴邪,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要见三爷。一个男人从角落里出来狠狠的看着他。

老六?你想见我三叔,你也配?吴邪对着王八邱一偏脑袋,王八邱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抽的他脑袋都歪了。

哼。老六擦掉了嘴角的血准备走。

我说让你走了吗?吴邪抬起左腿放到了右腿上,老六直接跪倒在地。

王八邱赶紧端着一个板凳放到了吴邪的跟前,吴邪把腿伸直放到了凳子上面,老六被踢的侧倒在地上,怨毒的看着吴邪。

还不拉下去,脏了茶馆的地。潘子对着手下招呼,立刻有人将躺在地上的老六拖走了。

从下面挑几个懂事儿的,接了老六的盘口,我不想在听到他的名字。吴邪伸手接过潘子递过来的茶抿了一口。

你还在这里待着干嘛?那些人处理完了吗?账本呢?吴邪抬头看到了王八邱,责问是声音一声比一声高,王八邱赶紧跑出去收账本。

茶不错哎,你不喝吗?吴邪看着张起灵,他在喝水。

尝尝嘛。吴邪一脸冀希的看着他,张起灵只好端着跟前的茶碗尝了尝,他根本喝不出来好坏,但是觉得回味甘甜,就点点头表示好喝。

解雨臣的眼睛来回在他俩身上打转,对着潘子撇撇嘴,潘子轻轻的点点头表示看到了,阿四已经用爪子把眼睛蒙上了。

很快王八邱就把账本带了回来,吴邪坐在沙发上面仔细的看着那些账本,看到了晚上才都看完一部分。

都处理好了?吴邪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出了声。

是,按照少爷的吩咐,都处理好了。王八邱赶紧回答。

那些丢掉的也都收回来了?吴邪知道吴三省的威望一落千丈,现在他必须重新恢复吴家在南方的声望。

少爷,您知道的,那件事儿之后,好多人都自立门户了。王八邱有些哆嗦。

你,负责把那些自立门户的平掉。吴邪看着王八邱。

少爷您就把我当一个屁放了吧。王八邱拼命的磕头求放过,那八个怪物太可怕了。

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人手不够找潘子要。吴邪根本不搭理他,拍拍阿四起身,潘子给他开门,张起灵跟着他就走了。

少爷,少爷……王八邱起身追了出来,看到吴邪坐进了车里。

少爷,饶命啊。王八邱跪在吴邪的眼前,根本不敢伸手去拉车门。

三个月,我派人帮你,而且收回来的盘口从你的下面挑人。吴邪伸手摸着阿四的毛。

王八邱哆嗦着答应了吴邪的要求,他知道要是收不回来,他恐怕是要被吴邪丢去喂那八个怪物了。

解雨辰因为家有事先行离开,他走之前告诉吴邪要去张家的古楼一定要带上他,他想知道他的爷爷到底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潘子从后视镜里看了吴邪几次,嘴张开了又闭上了。

不该你知道的,知道了太多对你没有好处。吴邪笑了笑。

是,可是……

你想问三叔是吗?

是。

我没有办法确定我三叔是不是还活着,因为我找不到他的踪迹。吴邪很平静的说着。

这怎么可能?三爷,他,他,他……潘子说不下去了。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搜索不到三叔的气息,连一点痕迹都没有。吴邪看向了窗户外面。

潘子死死地握着方向盘,潘子知道吴邪说的可能都是真的,因为他确实找不到吴三省的踪迹。

回到了别墅,潘子出去处理自己手底下的事情,就留下了张起灵和吴邪在别墅里。

吴邪吩咐准备点心和饮料端到书房,他和张起灵一起去了吴三省的书房,阿四照旧跟在一旁。

有些事等到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吴邪看着他,他点了一下头。

吴邪在吴三省的书房认真的看着那些带回来的账册,里面的各项数据让他很是心惊,他知道毕忠良带着陶大春和苏三省几乎把世面上能带走的古董全部搬到了八号店铺,但是为什么现在的古董的交易量还是那么的大,难道真的有高仿?那些战国残存的绢帛却不像是模仿的,难道七星鲁王墓的存在只是为了放置鬼王玺吗?

他闭上了眼睛,开始回忆他在七星鲁王墓里的所见所闻,诡异的墓道布局,大量的尸蹩,古怪的女粽子,周穆王的血尸,张起灵的血和他的刀。

起灵,你身上的麒麟是天生的还是后来纹上去的。吴邪睁开了眼睛看着他对面认真翻阅绢帛的张起灵。

很奇怪,当我纹上了麒麟之后我发现纹上去的纹路和我本身的那只几乎是重合的,但是只有脑袋的位置不对。

所以,当你的体温升高的时候你的身体会出现双头麒麟,但是那个时候只能看到一只是吗?

嗯。

那我点的那只是哪只?

是我本身的那只。

踏云墨玉麒麟?

嗯。

吴邪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其实。张起灵欲言又止。

什么?吴邪不解的看着他。

其实,我可能不是张家的人。

什么?你说你可能不是张家的人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我是被抱回张家的,张家开始内乱的时候我接任了族长一职,成为了张起灵,我根本没有自己的名字。

你,你这是,恢复记忆了吗?吴邪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也不算是,因为我现在只有一丁点关于我接任族长一职的记忆还有就是和你认识之后的事情我都记得。所以我必须要去探张家的古楼,我想知道我的身世。张起灵看着他。

晚上想吃什么?吴邪快速的转移了话题          。

都好。

那我们出去吃?

好。

吴邪带着张起灵溜达到了附近的美食街,就看到了王胖子在那里和人喝酒,两拨人合到了一起,聊着天喝着酒,张起灵静静的听着,吃着自己跟前的菜,基本上他盘子里的菜都是吴邪和王胖子夹给他的。

酒足饭饱的时候,吴邪心事重重的喝的有点多了在一边手舞足蹈的,张起灵没有办法只好给潘子打电话让他派车过来接他们。

潘子哭笑不得的开着车找到他们,就看到路边吴邪手舞足蹈的不知道在给张起灵比划什么,旁边还有个胖子也在和他一起比划。

在张起灵的帮助下,潘子把他和胖子一起塞进了车子里,带回到了别墅里,张起灵架着吴邪进了主卧,把人扔到了床上,任命的给他脱了鞋子,脱掉衣服,打来一盆水给他擦拭身体,在把他裹进被子里,自己在进浴室去冲澡。


评论(4)
热度(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