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吻上你的唇,恋上我的心。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六话    三叔,莫名其妙的事情。

吴邪看着王八邱跑到了跟前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不错,就是动静大了点。

啥?少爷您大点声!王八邱扯着嗓子和他喊。

吴邪摸摸的翻了个白眼,准备伸手被张起灵拦住了:有人,小心。

无妨。吴邪伸手拍了一道能量进到王八邱的身体里,就看他一下子软倒在了地上直抽抽。

嘛情况啊,你就倒了。吴邪抬脚踢了踢他的腿。

你是不是手下的有点狠了,这小子估计这段日子快吓破胆了,被你这么一弄肯定受不了。张起灵想到了什么。

就让他这么躺着?吴邪摸着下巴,抬脚往地上狠狠的跺了一脚,一道能量传到了地下将躲在地下的人灰飞烟灭,张起灵递了个苹果...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五话    你我,双剑合璧。

潘子看到吴邪和张起灵的模样之后欲哭无泪,浑身伤痕累累,衣服破破烂烂。洗完澡之后看身上并无大伤,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和猛兽打架弄的。

潘子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吴邪和张起灵,张起灵保持沉默抱元守一默默的熟悉着体内灵气的循环。

你是说有人散布谣言,说三叔的失踪是你造成的,而我也被你摆布成了傀儡。吴邪将脚翘到了茶几上。

是,我查不出来是谁做的,现在谣言愈演愈烈,外面甚至已经有了三爷有个私生子的传言。潘子哭丧着脸。

呵呵,有意思,我就睡了一个月,外面就这么精彩纷呈了。

您这睡了可不止一个月,连带您失踪都差...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四话    无恙,我才安心。

张起灵感觉到刀将一股股纯净的能量传递到了他的身上,他再次举起了那把刀指向了道人:我说你放他出来。

就凭你?道人眯了眼睛看着他,张起灵不在说话而是攻了过去,道人被逼着倒退了几步,被他攻入了他的阵法中心,道人掐了个决召唤来了自己的剑。

你到底想干什么?张起灵稳住了自己用刀指着那个道人。

干什么?我干什么需要告诉你吗?道人冷冷的看着他伸手欲夺他的刀,他迅速将刀抽回横在自己的跟前,道人微微的惊讶了一下,却发现刀如影随形的跟着他,他进刀退,他退刀进,似乎是刀带着张起灵在动而不是他带着刀动。

刀风将这个聚魂阵破坏殆尽,而...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三话   寻找,穿越了千年

张起灵明显可以感觉到他和吴邪被一个看不见的罩子罩了起来,被罩起来之后他感觉到周围有着很浓郁的仙灵之气,他身体里的麒麟不像在之前待着的地方那样的无精打采,而是从他的身体里开始吸收外面的灵气,洗筋伐髓的过程很痛苦,确实有着很大的好处,这里的灵气涤荡了他周身的秽物,而他始终安静得感知着外界。

那个人看着张起灵放松了警惕趁机把吴邪从张起灵的身边带走将张起灵被困在一个幻境里,那里有山有水,他看到了吴邪在前面招呼他过去,身体里的麒麟不停的在咆哮,他警觉的停下了脚步,闭上了眼睛原地打坐。

灵,起灵,你醒醒。张起灵的耳畔传来的吴邪的呼唤声,...

—— 【毕深/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二话    阴阳,世界好乱。

此时的魔界,酒魔看着被提出来的血皱着眉头派人将魔尊叫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这么急的把我找来。魔尊对着他永远是和颜悦色的。

你看这个,这个是邪儿的血。酒魔将一个水晶杯递到了魔尊的手里。

这个?怎么会这样?魔尊惊到了。

邪儿是前一阵子才恢复的记忆和力量但是他的血怎么会是这样的?邪儿还是皮皮的时候按着他的生辰来算不是七月生的,邪儿也不是七月生的,为何他的血这么阴?酒魔极其不解。

魔尊取了一滴张家人的血、一滴吴邪的血放在了一个水晶碗里,愕然的发现两滴血竟然转起了圈转到最后出现了太极的符号。

这是?这是为何?...

—— 【瓶邪】第八号当铺

悄咪咪的我更新了!!哈哈哈哈!!!

————————

第九十一话  

日子在诡异的平静下一天天的过去,这个时候一石激起千层浪。

你听说了吗?吴家的三爷昨天出现了。

你知道吗?吴家的小少爷被三爷的手下毒死了。

我告诉你哦,吴家出事儿了。

流言蜚语在一夜之间传遍了大街小巷,要不是吴邪的呼吸还在,潘子都要以为外面传的是真的了,外面那些新被收回来的盘口开始要求吴三省或吴邪出来说话。

潘子急的团团转,王八邱现在快压不住外面那些造反的人,天天跑来讨主意。

但是发现了一个更加糟糕的事情,在晚上张起灵睡着的时候他和吴邪同时被带走了,外面守护的魔族被打成了重伤返回第八号当铺...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话    师傅,你们和我父亲什么关系?

吴邪使用离魂之后,从杭州辐射到浙江省,整个地下世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衡之中。

潘子觉得不对劲下令手下严加戒备,这个晚上王八邱悄悄的来了。问潘子:少爷到底怎么了?就算受伤这些天也应该差不多好了。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吗?潘子看着他。

这几天别墅跟前各路人马的探子多了起来,我的手下已经清理了好几批了,而且外面现在隐隐有传言说……

说我害死了三爷,现在连小爷都变成了我的傀儡对吗?

不止,大爷昨天招我前去问话,问我少爷到底怎么了?我说少爷受了重伤正在卧床休养。

我也被召回去问话了,我也是这么说的,大...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八十八话   离魂,你到底要干什么?

吴邪消失的第二天早上,张起灵端着饭来到了吴邪的房间:吴邪,好点没有。

吴邪!吴邪!张起灵推开门看到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扔了餐盘就从二楼跳了下去来到了餐厅。

吴邪不在房间,你们看到他没有?张起灵看着潘子和胖子。潘子和胖子摇摇头。

人呢?凭空不见了,怎么可能?张起灵急了。

别急,现在不能着急,要找也是我出去找,你们不能动知道吗?潘哥,您呢和平时一样,小哥你也和平时一样。你俩千万不能乱,会让外人趁虚而入的。胖子仔细的想了半天。

行,随时联系。潘子点头答应了,胖子快速的填饱肚子出去了。潘子和张起灵勉强吃了点东西,坐立不安的房...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八十七话     白家,是是非非总相扰。

吴邪睁开了双眼,没有丝毫喝醉的迹象,他画了几个手势之后时间停止了,刚准备离开就发现时间又开始缓缓的流动了,冷笑了一声,直接从房间里面闪了出来。

我的小爷,你想吓死人啊?潘子刚刚交代完明天的事情,就看到吴邪出现在了客厅里。

有客人来了,我怎么能不出来。吴邪把潘子挡在身后对着外面的庭院喝到: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外面。

陈深?白约翰显露了身形皱着眉看着他。

白家的人?你们管的还真宽啊!吴邪手里凝聚着能量。

你不是陈深,你是谁?白约翰看着对面的男孩,他看的出来男孩是魔界出来的人,和陈深的关系匪...

—— 【瓶邪瓶】第八号当铺

第八十六话   立威,我从来不惧怕任何人。

等四个人带着阿四到了茶馆已经是中午了,王八邱看到吴邪的车到了就浑身发抖,昨晚那一幕已经成了他的梦魇。

吴邪看着半真半假的账本,冷笑了一声扔了账本在地上,没有说话而是冷冷的看着王八邱。

少,少,少,少,少爷,我,我,我,我的,是,是,是,是真的。王八邱结结巴巴的说着就差跪到地上了。

那,这些呢?怎么回事儿?吴邪用下巴指着那堆账本。

少爷,恕,恕,恕,恕,恕,恕罪啊,我,我,我,我真的,不知道啊。王八邱还是跪倒在了地上。

那好,我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我昨天说过的话,你不会忘了吧。吴邪伸手敲敲跟前的茶几,茶几啪...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