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吻上你的唇,恋上我的心。

—— 【瓶邪瓶 】第八号当铺

第八十五话   打架,吓死你不偿命

吴邪在别墅的跟前布下结界,他知道那些人晚上肯定要有所行动,在这些人眼里,他还太年轻了,不足以掌控庞大的盗墓集团,他们自然是要立威。

夜里他拎着一瓶红酒端着一个杯子站在房顶,后面摆着一套音响,他靠在音响旁喝着红酒看着那些人在夜色的掩护潜入了别墅的周围。

他按下播放键,宏大的命运交响曲响彻了夜空,几盏探照灯将别墅周围照的亮堂堂的。

各位,大晚上不睡觉跑到我这里来,有事吗?吴邪端着酒杯看着他们,悠然自得的抿了一口酒。

这里就他一个人,给我打。王八邱大声喝到。白天发生的一切让他对吴邪有着浓浓的恐惧,不除掉他,他这辈子都寝食难安...

—— 【毕深】第八号当铺

补三月二号。

第五十四话,温暖,你看天亮了。

陈深接到了上级的命令,秘密的去见了一次国母,得到她的首肯,立刻派人以她的名义把上海的城建图和长江防御图一起送出去给了周卫国。

因为上海的事情,JJS把宣铁吾撤了换了嫡系的汤恩伯守备上海,等到四月下旬,长江防线被突破之后,汤恩伯全力收缩上海的防线,共20余万官兵在JJS的部署下依靠上海的丰富资源和永备工事继续顽抗,争取时间抢运物资,为JJS的撤退做准备。

汤恩伯将上海围得铁桶一般,准备大肆破坏城市,想阴谋挑起国际事端,促使外面武装干涉。

因为不许出城,陈深即便有徐碧城派人送来的特别通行证也没有办法和外面取得联系,毕忠良只好带着陈深瞬移来到了...

—— 【毕深】第八号当铺

第三十三话  诺言,今生唯你

一进一退间,陈深绕着院子走了一圈。毕忠良扶着他坐回了轮椅,给他擦汗之后倒了杯热水递给他:“慢点喝。”

“J总准备招卫立煌的六十万部队南下。”

“他想放弃东北四省吗?但是我知道卫立煌肯定是不会同意的,因为卫立煌不是他的嫡系部队。”陈深一愣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卫立煌害怕JJS到时候找人当替罪羊,会找到他的头上。”

“是的,据我所知,GMD内部派别林立,派系之间争权夺利已久,他的命令得不到很好的执行。”陈深喝着水看着天井。

“据我所知当年l b十万军队和dlm争东北的时候被打的退到了松花江的边上。”

“现在不一样了,林总把东北的那些军...

—— 【毕深】第八号当铺

第七十二话  当铺,为何会内外不同

陈深知道自己被ping fan 的时候,又哭又笑的折腾了好长时间,拉着毕忠良和苏三省喝了大半夜的酒,抱着阿四坐在地上唱歌,毕忠良哭笑不得的把他抱回到了卧室。
老毕。

我在。

真好。

是啊。毕忠良从后面把他抱在了怀里,让他靠在了自己的怀里。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陈深哽咽着唱着国歌。

我不是hj对吗?唱完国歌陈深问他。

不是,我们深深可是大名鼎鼎的麻雀呢!

我不是mgz对吗?

你那么爱国,那么热爱你的信仰,怎么会mg呢?

我也不是zbj对吗?

对,你不是zbj,你是淳朴的劳动人民。毕忠良伸手抹掉陈深的眼泪,扯过被子给...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六话    三叔,莫名其妙的事情。

吴邪看着王八邱跑到了跟前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不错,就是动静大了点。

啥?少爷您大点声!王八邱扯着嗓子和他喊。

吴邪摸摸的翻了个白眼,准备伸手被张起灵拦住了:有人,小心。

无妨。吴邪伸手拍了一道能量进到王八邱的身体里,就看他一下子软倒在了地上直抽抽。

嘛情况啊,你就倒了。吴邪抬脚踢了踢他的腿。

你是不是手下的有点狠了,这小子估计这段日子快吓破胆了,被你这么一弄肯定受不了。张起灵想到了什么。

就让他这么躺着?吴邪摸着下巴,抬脚往地上狠狠的跺了一脚,一道能量传到了地下将躲在地下的人灰飞烟灭,张起灵递了个苹果...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五话    你我,双剑合璧。

潘子看到吴邪和张起灵的模样之后欲哭无泪,浑身伤痕累累,衣服破破烂烂。洗完澡之后看身上并无大伤,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和猛兽打架弄的。

潘子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吴邪和张起灵,张起灵保持沉默抱元守一默默的熟悉着体内灵气的循环。

你是说有人散布谣言,说三叔的失踪是你造成的,而我也被你摆布成了傀儡。吴邪将脚翘到了茶几上。

是,我查不出来是谁做的,现在谣言愈演愈烈,外面甚至已经有了三爷有个私生子的传言。潘子哭丧着脸。

呵呵,有意思,我就睡了一个月,外面就这么精彩纷呈了。

您这睡了可不止一个月,连带您失踪都差...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四话    无恙,我才安心。

张起灵感觉到刀将一股股纯净的能量传递到了他的身上,他再次举起了那把刀指向了道人:我说你放他出来。

就凭你?道人眯了眼睛看着他,张起灵不在说话而是攻了过去,道人被逼着倒退了几步,被他攻入了他的阵法中心,道人掐了个决召唤来了自己的剑。

你到底想干什么?张起灵稳住了自己用刀指着那个道人。

干什么?我干什么需要告诉你吗?道人冷冷的看着他伸手欲夺他的刀,他迅速将刀抽回横在自己的跟前,道人微微的惊讶了一下,却发现刀如影随形的跟着他,他进刀退,他退刀进,似乎是刀带着张起灵在动而不是他带着刀动。

刀风将这个聚魂阵破坏殆尽,而...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三话   寻找,穿越了千年

张起灵明显可以感觉到他和吴邪被一个看不见的罩子罩了起来,被罩起来之后他感觉到周围有着很浓郁的仙灵之气,他身体里的麒麟不像在之前待着的地方那样的无精打采,而是从他的身体里开始吸收外面的灵气,洗筋伐髓的过程很痛苦,确实有着很大的好处,这里的灵气涤荡了他周身的秽物,而他始终安静得感知着外界。

那个人看着张起灵放松了警惕趁机把吴邪从张起灵的身边带走将张起灵被困在一个幻境里,那里有山有水,他看到了吴邪在前面招呼他过去,身体里的麒麟不停的在咆哮,他警觉的停下了脚步,闭上了眼睛原地打坐。

灵,起灵,你醒醒。张起灵的耳畔传来的吴邪的呼唤声,...

—— 【毕深/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二话    阴阳,世界好乱。

此时的魔界,酒魔看着被提出来的血皱着眉头派人将魔尊叫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这么急的把我找来。魔尊对着他永远是和颜悦色的。

你看这个,这个是邪儿的血。酒魔将一个水晶杯递到了魔尊的手里。

这个?怎么会这样?魔尊惊到了。

邪儿是前一阵子才恢复的记忆和力量但是他的血怎么会是这样的?邪儿还是皮皮的时候按着他的生辰来算不是七月生的,邪儿也不是七月生的,为何他的血这么阴?酒魔极其不解。

魔尊取了一滴张家人的血、一滴吴邪的血放在了一个水晶碗里,愕然的发现两滴血竟然转起了圈转到最后出现了太极的符号。

这是?这是为何?...

—— 【瓶邪】第八号当铺

悄咪咪的我更新了!!哈哈哈哈!!!

————————

第九十一话  

日子在诡异的平静下一天天的过去,这个时候一石激起千层浪。

你听说了吗?吴家的三爷昨天出现了。

你知道吗?吴家的小少爷被三爷的手下毒死了。

我告诉你哦,吴家出事儿了。

流言蜚语在一夜之间传遍了大街小巷,要不是吴邪的呼吸还在,潘子都要以为外面传的是真的了,外面那些新被收回来的盘口开始要求吴三省或吴邪出来说话。

潘子急的团团转,王八邱现在快压不住外面那些造反的人,天天跑来讨主意。

但是发现了一个更加糟糕的事情,在晚上张起灵睡着的时候他和吴邪同时被带走了,外面守护的魔族被打成了重伤返回第八号当铺...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