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5

凌远开门拿回来了外卖放到了桌子上面,看到然然依旧是无精打采的模样。

好了,吃饭吧,别愁眉苦脸了。凌远轻轻的捅捅他。

这个,真的不好吃啊。两个人都在吐舌头,勉勉强强的吃饱了,两个人都长出了一口气。

晚上没有太多的事儿,凌远可以清清静静的收拾自己的东西,他看着那本食谱看了好久,没有拿走放在了柜子里。

你怎么不拿?然然坐在他的肩膀上面问到。

你知道吗?我曾经有一个妻子,但是渐渐的我发现我们俩根本就不合适,她不会做家务,不管我多累,胃多疼,回来我都要给她做饭,有时候我忙的没有时间管她的时候她就会叫外卖,然后家里乱成一团,我知道她一直在努力和我并肩而行,我忽略她很多,结果我发现我根本不了解她,我以为我可以给她一个温暖的家,但是我没有做到,当她怀上我们的孩子的时候我是那么的开心、高兴,但是孩子没有保住,她也因此而离家出走,我好不容易把她找回来,她已经心灰意冷了,所以我们离婚了。凌远说着情绪很低落。

然然感同身受,当年他也是哭的声嘶力竭但是父皇还是把三哥哥的龙筋拔掉贬下凡间,从他修成人形之后他就一直在找他,但是始终找不到他。

他一直记得那天三哥哥说:别哭,然然哭了就不可爱。

他说:我等你,等你来找我。

可是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没有找到他。

就这样凌远躺在沙发上面,他靠在凌远的肩窝处,看着窗户外面的月光。

第二天然然的小衣服就到了,然然兴奋的翻着自己的衣服,还看到了好多双小鞋子。

怎么还有这个啊?然然拎出来了一条小内内。

啊?我就和他说了一句有内衣的话配一件。

我可以换吗?

现在先别换,我去给你洗一下。凌远阻止,用一个小盆装了那些衣服,带着他去了洗手间,将那些小衣服连同小内衣一起洗干净。

小然然站在他的肩上开心的直蹦,虽然每年都有新衣服穿,但是他的官服一直不敢换,这一次就换一下。

对了,我记得有五个财神吧,你的财神爹爹是哪一个啊?凌远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都是啊,五个财神爹爹哦。武帝爸爸让我这样叫的。

啊?还有这样的事儿?

那你那六个哥哥呢?

哦,他们都是武帝爸爸和爹爹的徒弟。

凌远很想问他和他的二哥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莫名的他不敢问,他总觉得一旦问了他的那个梦就会彻底的清晰,但是他有种莫名的恐惧,他不想知道梦里的内容了。

然然也很想问他为什么会喊他的名字,他很想知道他是不是他一直在寻找的人,他害怕,那个时候发生的一切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奄奄一息的敖凌,二哥那吃人的目光,他跪在地上对着武帝磕头,磕的头破血流最后他被太璞抱走了,而二哥也离家出走了,后来武帝把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面关了很久,出来之后就带着太璞外出云游,所有的事儿都扔给了大哥琰皇。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总不能你、你、你的一直这样叫你吧。凌远从镜子里面看到他在发呆,情绪很低。

叫我然然吧。

然然啊,很好听啊。凌远看着镜子里的小灶神笑了,一道记忆的碎片从脑子里划过:你就叫然然好不好?喜欢吗?

一个威严近乎冷酷的声音从脑海里浮现,一个高大威严的男人冷冷的看着自己:他是我的儿子,名字自有我来起,你凭什么给他起名字,这就是你的一条大罪,擅自给皇子起名字。

嘶!凌远扶着额头晃了一下。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脸色好难看。然然飞到他的跟前伸手擦掉了他脸上的冷汗。

头疼。凌远听到自己的声音很虚无,觉得自己好像飘在了空中,然然施法将他运回到了沙发上面,让他躺好之后窝在了他的脖子跟前。

凌远一挨着沙发就睡着了,梦更清晰了一些:他看到自己在教训一只小怪兽,怪兽人面羊身,目在腋下,本来应该凶猛无比的小怪兽却意外的很萌,喜欢蹭他的衣服,旁边站着一个男人,哭笑不得的看着小怪兽,最后抱着小怪兽和他约好第二天见面的地点,就飞走了。

凌远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梦里的一切很清晰,清晰的仿佛是昨天发生的一样,他掏出手机开始搜索梦里见到的那只小怪兽,资料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饕餮,上古四大凶兽之一,缙云氏之子。那副图画和自己梦里看到一模一样,不同的是那是一只成年的饕餮。

假的。

啊?什么是假的。凌远看到然然坐在自己的胸口处。

我是说介绍是假的,不对,介绍不全。

凌主任,凌主任!门外传来了呼唤。

进来。凌远赶紧起身,看到然然飞到了他的肩膀上面。

凌主任,送来一个急诊病人,请你过去看一下。小护士推开门看着凌远。

好,知道了,马上过去。凌远点头看着小护士关门之后看着肩膀上的然然:你可以回去问问你大哥让不让你和我一起出国。

好。然然点点头,凌远走了之后然然飞回到了天上,来到了琰皇的神殿。

大哥。然然推开了殿门看到蔺晨正在给琰皇整理衣服,还可以看到琰皇脖子上面的痕迹。

然然?什么时候回来的?琰皇的脸红了。

小然然回来有什么事儿吗?蔺晨笑着看着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师弟。

我想问问大哥,我可以出去逛逛吗?然然看着自己的脚。

可以啊,你可以出去历练,就是你的按时回来汇报。琰皇不打算拘着他。

知道了,谢谢大哥,谢谢蔺晨师兄。然然飞快的跑了回到了凌远的办公室喘了口气,嘤,眼睛疼。然然默默的哭泣了一下,莫名其妙的被秀了一脸还什么都说不出来。

怎么了?凌远的脸出现在了然然的跟前。

被秀了一脸,眼睛疼。然然控诉。

给。凌远掏了一块热毛巾递了个角给他。

评论(13)
热度(43)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