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话    师傅,你们和我父亲什么关系?

吴邪使用离魂之后,从杭州辐射到浙江省,整个地下世界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衡之中。

潘子觉得不对劲下令手下严加戒备,这个晚上王八邱悄悄的来了。问潘子:少爷到底怎么了?就算受伤这些天也应该差不多好了。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吗?潘子看着他。

这几天别墅跟前各路人马的探子多了起来,我的手下已经清理了好几批了,而且外面现在隐隐有传言说……

说我害死了三爷,现在连小爷都变成了我的傀儡对吗?

不止,大爷昨天招我前去问话,问我少爷到底怎么了?我说少爷受了重伤正在卧床休养。

我也被召回去问话了,我也是这么说的,大爷和二爷不信,只不过小爷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没有办法。潘子无奈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张起灵从楼上下来看到两个人嘀嘀咕咕的于是出言询问。

啊,张少爷,外面已经留言四起了,但是少爷他现在……王八邱看到张起灵一个机灵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我们已经被大爷和二爷叫回去问话了,夫人已经准备来这里看望小爷了。

只是吴邪现在的样子不能见客。张起灵摸着下巴。

谁?张起灵回身看向门口,门口空无一人。

怎,怎么了?潘子咽了一下口水。

门口怪怪的。王八邱感觉到外面的人和那天吴邪招来的八个怪物是一个地方出来的,只不过他们带给他的感觉更加恐怖。

门外有人,不知是敌是友。张起灵走到了房门口向院子里面张望,外面漆黑一片,只有路灯孤零零的亮着。

这里怎么这么安静啊?王八邱开始发抖。

这里从吴邪受伤那天就一直是这么安静,安静到吓人。张起灵关上了房门,潘子点点头。

此时张起灵敏锐的感觉到了房子里面有人,伸手指了指楼上,潘子和王八邱点点头继续在楼下聊天。

张起灵窜到了楼上,站在吴邪的房间里四下张望,房间里面只有一盏台灯撒发着温和的光芒,他的手按到了胸前闭上了眼睛仔细的感觉着。

突然他睁开了眼睛,来到了窗户跟前伸手推开了窗户:潘子,你们上来。

他对着楼下吼了一声就翻到了楼顶,潘子应声带着王八邱跑到了楼上,站在吴邪的房间里。

潘子没有看到王八邱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白色的光芒,他准备打晕潘子的时候,身后被人用刀指住了。

藏的真深啊,你到底是谁?张起灵已经出现在了房间里。

张少爷,他是王八邱啊。

他不是王八邱。张起灵伸手拉过了潘子。

说,你到底是谁?张起灵的刀依旧顶在他的身上。

来人一声不吭的回身看着他们,嘴角上挑带着一抹笑,张起灵手一抖刀就捅了过去,眼前的人影消失了,张起灵一笑追了出去,来的了房顶看到他的怀里抱着吴邪。

放下他,否则后果自负。

怎么你敢动他吗?

四个带着兜帽的人出现在了天台。

这个世界的妖魔鬼怪真多啊。来人看着四个人,能量相克他动不了,四个带兜帽的人也动不了。

张少爷,少爷他……潘子也跑到了楼顶,吓的禁了声。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会动用你们四个来保护他,他现在不过是个死人罢了。来人冷笑一声抛下了吴邪的身体。

张起灵冷哼了一声,扔出了手里的刀人就跟着刀到了来人的跟前一拳重重的掏在了他的肚子上。

你居然可以打到我,你是谁?来人很惊讶的看着张起灵,刀锋划过了他的脸,他的一滴血滴在了地上,刀插在了草地上。

四个带兜帽的男人同时运功将来人困在了楼顶,他只有和张起灵硬拼,潘子伸手拉过吴邪的身体躲在了一个角落里,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拳脚相加。

此时吴邪的灵魂顺着黑金古刀留下来的一丝残余的能量追进了暗黑魔域。

你的胆子挺大的,竟然敢用灵魂追进来。魔尊看着吴邪的灵魂飘到了他的跟前伸手抓住了他。

原来是师尊现身惊走了他们,孩儿见过师尊。吴邪站在魔尊的手上对着他行礼。

来此何事!魔尊倒了杯酒喝下看着他。

寻刀。

只为寻刀?

是。

好,去吧。

师尊在逗孩儿吗?刀不在师尊这里啊。

那把刀沾了太多张家人的血了,你师傅亲自动手重新锻造,里面的血已经提了出来你回去的时候给那个孩子带过去,让他洗澡的时候放到水里,自然可以回到他的身体里。

师尊和师傅偏心,那把刀上也有孩儿的血液。吴邪瘪着嘴巴。

等你知道那个孩子是谁的时候,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了,去吧。魔尊一挥手将他送到了铸剑室。

邪儿,胡闹,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分不清楚轻重缓急。他师傅出手将他接住,免得他死的过于凄惨。

为什么用离魂?说着带着他离开了铸剑室。

那具身体太弱,我的力量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差点就崩溃了。

是吗?发挥了一半都闹的人间天翻地覆的了,你还派蛛儿八兄弟去帮你收复失地,你可以啊,要不是我和你师尊看着不对劲收了他们大半的力量,人间早就成地狱了。

师傅,我能问你个事儿吗?

什么?男人带着他到了酒窖,查看酒的酿制。

你和师尊是不是与我爸爸和父亲有什么关系啊?吴邪问出来长久以来的疑问。

你师尊在很久以前是天上的魔神统管魔界,而我是酒神,……后来因为白家从中间捣乱你师尊伤了灵魂,而我也因此变成了酒魔。

你怎么给他讲这些啊。魔尊出现在了酒窖的门口。

你怎么过来了?酒魔看到魔尊出现之后笑了。

刀铸的如何了?

还得有几日。

那他这样待着不太好,送他去他父亲那里吧,他的身体被他父亲放到冰宫里面了。

好,知道了。邪儿听到没有,现在会当铺去吧。

哦,知道了,孩儿告退。吴邪说完就被魔尊送走了。

此时张起灵和来人打了个平手,来人恼火异常拂袖而去,角落里的四个魔族看到来人退走了,将张起灵和潘子带着吴邪的身体送到了楼下,躬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潘子推开了大门就看到王八邱躺在地上,状似昏迷:这是?

那个人变成了他的样子出现的。我先送他上去。张起灵抱着吴邪的身体回到了卧室里。

潘子无奈将王八邱架起来放到了沙发上面,倒了杯水泼到了他的脸上。

有人。王八邱惊醒了。

什么有人?人早跑了。潘子看着他。

啊?

你被那个人打晕了,那个人被张家小爷打跑了。潘子递给他一杯水。

王八邱拍拍胸口,接过水喝掉就起身告辞了。潘子也不留他,送他到了大门口,看着他坐上了车才返回屋里。

你看看你,走了这才几天就闹成了这样了,什么时候回来啊?张起灵打湿了毛巾给他擦拭着身体。


评论(2)
热度(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