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13

本故事纯属胡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对比凌远的神清气爽,小灶神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趴在床上直哼唧饿。

来了来了。凌远端着热腾腾的牛奶里面泡着炒米,放到了他的跟前。

大流氓,哼!

好了,别生气了。吃饭,乖,张嘴。

凌远,我的手没有事儿,自己会吃,你赶紧吃饭去。李熏然让凌远把饭放到了旁边的柜子上,他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可不敢就这样出现在凌远的眼前。

好,我吃饭去,你赶紧吃啊。凌远知道他在想什么。

等凌远出去之后,他起身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看着镜子里身上深深浅浅的痕迹气的要命:这个老流氓。

伸手揉着自己的腰,小心翼翼的坐在床上,摆了半天的造型才坐舒服了,拿了碗开始吃。过了一会凌远端了个锅进来放到了他的跟前。

干嘛?

怕你不够吃,我又多做了点。凌远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不够我吃,还是不够你吃啊,你看看我身上,被你弄的全是吻痕。李熏然指着脖子上面的痕迹。

下次我会主意的。凌远凑过去亲了一下他。

走开啦,老流氓。熏然伸手推他。

好了,我不闹你了,快点吃吧。凌远捉住了他的手亲了一下,把勺子放到他的手里。

你怎么这么能折腾啊,看看现在都是下午了,我们睡了那么长的时间。熏然边吃边念。

没有控制住,没有控制住。凌远笑了笑,不想告诉他,他是被胃疼给疼醒的,这恐怕是后遗症吧。

看着他吃完之后把锅放到了床头柜上,让他翻身给他按摩腰。

轻,轻点,痒痒,哈哈哈哈哈哈!小灶神笑着把自己缩小滚来滚去的。

好了,赶紧恢复过来。

可是,哈哈哈哈,好痒!熏然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乖啦,晚上不想睡觉了是不是!凌远无奈拎住了他。

好,你放开我,我变回去。熏然答应,凌远松开了手看着他变大之后让他趴好,开始给他按摩。

想到昨天晚上的疯狂和舒爽,熏然默默的红了耳朵,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回头问凌远:昨晚拉窗帘没有?

额,忘记了,是我觉得有些晃眼才拉的。

昨晚是满月??

对啊!

完蛋了!死凌远,被你害死了。熏然直接缩小钻进了杯子里面。

出来啊,一会把自己在闷死,你会变成史上第一个被自子闷死的神哦。凌远一把掀了被子,看到他的小爱人撅着小屁股和一只小鸵鸟一样,一道阳光闪过床上多了一管药。

坐好啦,别这样趴在。这个是什么?

六哥给我的啦。小灶神瘪瘪嘴坐了起来。

你六哥,太阴将军?他什么时候来的。

他用来吗?这个是……小灶神和被打蔫的茄子一样坐在了那里伸手指了指太阳。

变回来给你擦药啦,快点。

不要,坚决不要。小灶神捂着自己的屁股看着他。

那你自己抹?凌远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我自己怎么抹啦。噫,都是你,讨厌,干嘛不拉窗帘啦。说着小家伙一挥手就把窗帘拉上了,自己变得大了一些,趴在那里方便凌远抹药,本来凌远准备占点小便宜,看着他现在的样子觉得好玩又好笑。

里面好好的呀。凌远仔细的看了好一会,耸耸肩继续抹,抹完了还轻轻的拍了一下。

你,坏人。小灶神瞪了他一眼。

好了,变回来吧,一会大一会小的。凌远放好了药膏。

以后记得拉帘子。熏然变大了之后趴好,让凌远继续给他按摩。

知道了,那要是白天我也想了怎么办?

你现在是人,不是龙好不好?大白天的你也?

那要是万一呢?

记得拉窗帘就好了。

那总不能咱们家二十四小时拉窗帘吧。

嘤,那怎么办啊?熏然用枕头盖住了自己的脑袋。

哎对了,我问你个事儿?凌远伸手拿掉了枕头。

什么事儿?

为什么冬天太阳就小了。

那是因为冬天金乌哥哥就休息了,阿波罗要上班喽。

所以夏天的时候是金乌将军上班了喽,如果那天特别热就是金乌将军生气了对吗?

对啊,六哥的大哥经常和金乌哥哥吵吵闹闹的。

一会陪我去办护照和签证好不好?

好。

熏然陪着他去办护照,办签证,因为有学校的邀请函和入学通知书,护照和签证办理的相当的快速。

等到看到来接替他的人的时候凌远笑了,接替他的人是韦天舒。

————————

猜猜金乌将军和太阴将军是谁??

评论(7)
热度(49)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