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瓶邪】第八号当铺

第九十五话    你我,双剑合璧。

潘子看到吴邪和张起灵的模样之后欲哭无泪,浑身伤痕累累,衣服破破烂烂。洗完澡之后看身上并无大伤,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和猛兽打架弄的。

潘子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吴邪和张起灵,张起灵保持沉默抱元守一默默的熟悉着体内灵气的循环。

你是说有人散布谣言,说三叔的失踪是你造成的,而我也被你摆布成了傀儡。吴邪将脚翘到了茶几上。

是,我查不出来是谁做的,现在谣言愈演愈烈,外面甚至已经有了三爷有个私生子的传言。潘子哭丧着脸。

呵呵,有意思,我就睡了一个月,外面就这么精彩纷呈了。

您这睡了可不止一个月,连带您失踪都差不多一个半月了。

啊?我失踪了这么久?吴邪愣了扭头看向旁边的张起灵。

别看我,那里没有时间的概念,咱俩在昆仑山里走了很久。张起灵睁开了眼睛。

少爷,少爷,少爷啊,你可算是回来了。王八邱接到潘子的消息就飞奔而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吴邪的腿不松开。

怎么了?有话好好说,难不成有人造反了?吴邪眼珠一转就想到了一些东西。

张起灵起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潘子去和吴家的人联系顺便收回自己的人马,连带着要告知谢家、霍家,他有一系列的善后工作还要做。

少爷啊,您去哪里了,才回来,下面全都反了,说,说,说潘哥把您毒死了,把三爷弄死了,他要掌大权啊,少爷,下面反了呀,您要是在不出面的话,潘哥估计就要被拉出去了呀,到时候您恐怕连我都看不见了。王八邱说的颠三倒四,倒也讲明白了现在潘子和他的处境,毕竟吴邪是从别墅里凭空消失的,说破大天去也没有人会相信,下面的人高兴还来不及呢,着急着就要把这两个人拉下水。

呵呵,有意思,我不在什么事儿都出了,有意思,有意思。

我的少爷啊,您别有意思了,最迟明天那边就起事儿了呀,您可得防着点啊。王八邱觉得他家少爷脑袋是不是出问题了。

我回来了,你怕什么?吴邪拍拍王八邱的肩膀。

怕呀,我现在睡觉都睁着眼睛生怕什么时候就死无全尸了。王八邱坐在地上不起来。

行了,今天睡这里吧,明天去收拾一下残局。吴邪摸着下巴点点头。

吴邪在别墅周围布下了结界,只要靠近就会迷路,就会鬼打墙,吃完饭,吴邪来到了屋顶,平台上面摆着两张摇椅和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摆着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

一张摇椅上面已经坐上了人,他隐去了自己的行踪,走到那个人的身后伸手蒙住了他的眼睛。

你来了!张起灵很肯定的说。

你怎么知道是我。吴邪笑了。

感觉。

我收了自己的气息。

我有麒麟。

你作弊。

不行吗?

行。吴邪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面晃着椅子看着天上的星星。

你在想什么?

起灵,你相信这个世界有神仙吗?看着星空他想到了以前毕忠良带着他站在了大海的尽头,那里有一扇门,那扇门的背后就是这样浩瀚的星空,在他们的眼里人类或许真的和一群蚂蚁差不多。

相信。

啊?我以为你不会信。

因为有你,所以我相信。张起灵伸手抓住了吴邪的手。

不管未来如何,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吴邪反手握住了他的手。

早上起来一如既往的看到潘子和王八邱暧昧的眼神,吴邪斜着眼睛瞪了他俩一眼。

吴邪打着哈欠坐进了车里就差栽倒在张起灵的腿上睡觉了,张起灵暗暗的捅了他一下,他瞬间打了个激灵,王八邱感觉后面噼里啪啦火花四溅。

来到了约好的地方,吴邪下车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伸手弹出去了一道能量:雕虫小技,真无聊。

张起灵不喜欢那么多的人所以坚决不进去,吴邪让张起灵在车里待着,不想待就在外面转,等他解决了事情之后出来在找他,张起灵点点头坐在车里闭目养神,王八邱将车停在了一个阴凉的地方,方便他休息。

他引着吴邪来到了一个大厅里,大厅里人声鼎沸,看到王八邱带着吴邪进来均坐在那里不动弹,吴邪嘴角上挑冷笑了一声坐进了主位。

哟,这位是谁啊?一个人阴阳怪气的出了声。

这是小三爷吴邪。王八邱站在了他的身后。

谁能证明他是小三爷,你吗?那个人斜着眼睛看着吴邪,吴邪手撑着脑袋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似乎下一秒就要打呼噜了。

喂,小子,我们是来谈事情的,你竟然敢打瞌睡。旁边的人甚是不满,伸手就要打人。

吵死了,那里来的苍蝇嗡嗡嗡。吴邪伸手轰了一下,男人的脑袋偏了一下,嘴角流出了血,眼见出气大于进气,吴邪还是撑着脑袋打瞌睡,再坐的人都愣了。

吴邪闭着眼睛和张起灵在玩心灵感应:起灵。

等会,马上就好。张起灵闭着眼睛发散神识将吴邪弄晕的人全部弄醒。

吴邪:你把他们都弄醒了。

张起灵:对啊,不行吗?

吴邪:可以,对了,我教你一组咒语,你植入到他们的脑袋里……

张起灵感觉到一大串的咒语进到了脑子里,分辨了一下之后将其中的一段用自己的神识打入了那些人的脑袋里。

你们说吧,要什么条件?王八邱见到吴邪的反应说话的底气更足了。

我们要见三爷,在不及小三爷也行,别用假的来冒充。第一个说话的人说话了。

外面埋伏了一百多号人是不是就等着你们给信号呢?到时候不光是王八邱,连我和我吴家都会被你们灭掉吧?吴邪睁开了眼睛懒散的靠着椅子背。

小兔崽子,我告诉你,胡吃胡喝不要胡说八道。男人拍案而起手指着吴邪激动不已,旁边的人面面相觑,他们确是是这么想的,借着这个机会把吴邪除掉,连带吴家一起连根拔掉。

吴邪偏了一下脑袋对着王八邱使了个眼色,王八邱会意吹了一声口哨,门外进来了一帮子人手里拿着武器,指着坐着的那帮人。

你想干什么?男人愣了,那些人就是他们带来的人。

是你们想干什么吧。王八邱将身上的枪拍在了桌子上面,吴邪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里,王八邱招来服务员亲自冲了一杯茶端给了吴邪。

少爷想吃水果还是点心。王八邱点头哈腰的。

给起灵送点水果。

是,知道了。王八邱招来心腹手下给张起灵送水果。

少爷,他叫李宝伟。王八邱小声的在吴邪的耳边嘀咕。

废物一个,这样的人居然还留着,你真是活腻了,你是不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吴邪瞪了王八邱一眼,眼中尽是杀意。

少爷,饶命啊。王八邱被吓的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

哼,绕过你此番,起来。吴邪冷哼了一声。

张起灵:吴小邪,戏过了哦,那个家伙就是个绣花枕头,你至于这么吓唬王八邱吗?

吴邪:给他个教训,省的再留这样的祸患,嘴皮子功夫忽悠人可以。

跪着干嘛?还不起来,我累着呢。吴邪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

少爷是一个不留还是?

留下,留下给你养老送终吗?吴邪起身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伸伸胳膊,踢踢腿,活动开了身体走出了那个地方,找到了车,靠在车门边点了根烟。

你就这样把他留在里面,不怕他出事儿?张起灵放下车窗看着他。

活的下来就是人才,活不下来,不能怪我咯。吴邪相当的撂挑子。

就会耍嘴皮子,一会他出不来我看你怎么办?张起灵扔了串葡萄给他。

出不来啊,出不来我就下到下面去把他灵魂拎回来。

不许在用离魂。张起灵伸手捅捅他。

知道了。吴邪抓住了张起灵的手指,和他玩起了手指,过了一会就看到那个地方传来了爆炸声,火光四射。

这个家伙,弄这么大的动静,该罚。吴邪挥手布下了消音结界,看着王八邱浑身是血的从里面跑了出来。

评论(8)
热度(1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