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异世界咖啡馆 3

我居然把3都搞出来了。

双白无差,桓易,云超。风间澈和谁合适呢?评论里告诉我好不好?

————————————————

在台北繁华的街道上,有一家古老的咖啡店,咖啡店的名字是一个大写的花式M&Y,经营这家店的是两个年轻人,年龄稍长的那个煮了一手好咖啡,年纪稍幼的那个喜欢做蛋糕和面包。店里只提供面包和蛋糕,偶尔提供简餐,每天下午三点开始营业,晚上十点关门,周日到周五对外营业,周六休息。 看心情,年长的老板还会烤好吃的饼干,做点冷饮。

    

风间澈在休息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天大的事情都得等他工作的时候在说,哪怕是公司要倒闭了,谁要是敢在休息的时候打扰他,后果嘛,呵呵,自己想。

    

如同每个周末一样风间澈坐在阳台上看书,看景,品咖啡,顺便埋怨一下自己的手艺,始终学不到马振桓的一二。虽然马振桓说他可以出师了,但是他就是不满意自己煮咖啡的手艺。

    

一阵风拂过,他抬头看向屋内,一扇古朴的门出现在了自己的卧室里,他不自觉的笑了。

    

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伸手打开了门,门上的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但是门里的人表情怎么看怎么怪异,坐在赵云对面的男孩和那个古装的男子看起来不太好,而马振桓身边的男孩呵呵了两声之后光荣的晕倒了。

    

啊,澈,你先坐。马振桓赶紧招呼,伸手扶住易恩将他放到旁边的沙发上面让他躺着。

 

齐之侃愣愣的将咖啡倒了自己一身,蹇宾赶紧拿布子给他擦,一时间擦不掉:先脱下来,桓哥这里应该可以洗掉。

 

可是王上,这,于礼不合啊?                     

 

哎呀,是衣服重要还是礼仪重要啊,快点脱下来。蹇宾瞪着他。

 

这,臣失礼了。齐之侃无奈只得脱掉了外裳,蹇宾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他的里面还穿着一件软甲,蹇宾拿着那件衣服准备去洗被马振桓拦住了:你会洗啊?

 

不会。

 

给我把,我给你洗。说完拿到后堂去了,因为擦的及时所以很好洗。

 

哐当。马超手里的杯子掉地上了摔的粉碎。

 

啊,对不起,对不起。马超有些慌张。

 

没事,没事。马振桓突然特别的想笑,今天真的状况百出。

 

风间澈看着几个人的反应也很想笑,他一直盯着蹇宾让齐之侃很不舒服。

 

澈,那个是蹇宾,很久没有来了。马振桓看出来齐之侃有些吃醋的样子。

 

啊?小宾?真的是好久不见了。风间澈明白了。

 

澈哥。蹇宾和风间澈拥抱了一下,就看到齐之侃不满的看着他。

 

澈哥。赵云和他打了个招呼。

 

云,你在那边还好吧?

 

就,就那样咯。赵云撇撇嘴。

 

哎,你大哥真的是刘备吗?风间澈凑了过去坐在了赵云的旁边。

 

真的啊,我大哥人很好的。

 

是,是,是,我知道,但是你那边的历史真的和我们还有桓哥这边的不一样哦。

 

嗯?云,他说的什么意思啊?什么历史不一样啊?马超反应过来了。

 

对啊,不仅是云,还有小宾那边的历史也和我们的不一样啊。马振桓递了杯柠檬水给风间澈。

 

王上?

 

不是,真的不是,所以不要胡思乱想。

 

可是?

 

我说不是就不是。

 

那,他们呢?齐之侃指着马超和躺在吧台里的易恩。

 

这个啊,我来解释,我听我大哥说一共有十二个时空,而十二个时空里面都有我们的分身,所以你和那个叫易恩的小哥就是我的分身。马超信誓旦旦的说着。

 

嗯嗯,超说的没有错。赵云举手同意。

 

澈,今天想吃什么,蛋糕我不行,易恩晕倒了现在还没有醒。

 

我想吃桓哥做的巧克力圣代。

 

OK。

 

王上。齐之侃难道露出少年时的模样。

 

桓哥,小齐也要吃。

 

云,我也想吃。

 

哦,桓哥,我这边也加一个。

 

马马我也想吃,但是我想吃布丁。易恩醒了喝掉旁边的柠檬水,掀起了帘子来到了后堂。

 

知道了,一会给你做。马振桓伸手揉揉他的头发,洗了手开始准备做圣代。

 

马马,底下放什么?

 

咖啡巧克力,稍微烘焙一下。

 

好,知道了。

 

马超和齐之侃无语的看着风间澈、赵云和蹇宾三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两个人无比尴尬的笑了笑,低头吃着自己的蛋糕。

 

你那个好吃吗?两个人同时说。

好吃,你要尝尝吗?两个人又同时说。

 

正好易恩端了巧克力圣代出来,齐之侃拉着他说:能在给我做一个这个吗?说完指着马超跟前的草莓蛋糕。

 

可以,那你呢?易恩看着马超。

 

他的那个看起来很好吃。马超笑眯眯的看着易恩。

 

易恩鼓鼓嘴巴点点头:知道了。

 

澈,你们在干嘛?

 

马上双十一了,云和小宾不太懂,我在给他们讲,怎么购物。风间澈抬头看着马振桓。

 

对哦,我都忘记了,不过好像双十一对我这里没有太大的影响。说完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给他们展示。

 

他们在干嘛?齐之侃看不明白了。

 

不知道哎。不过,这个真的好吃哎。马超吃着巧克力圣代。

 

嗯,好吃,又甜又凉。齐之侃也点点头。

 

易恩端着蛋糕和自己的圣代出来,坐在了他们的旁边:尝尝这个,马马最近新学的,很好吃。

 

那个不是桓哥做个你吃的吗?齐之侃愣了愣。

 

所以要你们尝尝啊,因为我吃着好吃,还要你们吃吃看感觉怎么样才可以对外买啊,在喝点什么?

 

除了咖啡有没有别的?马超看着见底的咖啡杯,但是马振桓现在凑过去和他们讨论着事情。

 

也有,就怕小齐喝不习惯。

 

什么东西啊?

 

柠檬红茶。

 

酸酸的就和那个水一样吗?齐之侃指着一旁的玻璃杯。

不太一样,柠檬红茶是酸甜的。

 

哦,我要。齐之侃点点头

 

我也要。

 

好,马上来。易恩进去调了两杯柠檬红茶出来。

 

他们到底在干嘛?马超依旧是一头雾水。

 

我好像大概知道他们在干嘛了,等一下。易恩起身拿了自己的Ipad过来调出了购物的界面。

 

这个是什么?为什么里面又画?齐之侃一脸的好奇宝宝。

 

这个和我们Siman的功能有点像哎,唉,不过这里没有信号。

 

易恩和马超开始了解释,一个说的不明白,一个说的不清楚,弄的齐之侃一头雾水,于是易恩开始了演示。

 

两个好奇宝宝看什么都好看,看什么都想要,易恩想了半天,给他俩限定只有和自己时空符合的东西才能下单买。

 

咦?居然还有慕容的衣服,怎么还有我的衣服啊??齐之侃一脸的问号。

 

这个在我们这边叫cosplay。易恩解释到。

 

这个时间的咖啡屋也是其乐融融呢!

评论(16)
热度(31)
  1. 以齐制宾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