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深夜60分】感冒了

关键词:感冒

 @楼诚深夜60分 

今天撒糖,继续甜

继续三生三世的老梗


“你说什么?陛下风寒!”太后火大。禀报的小内侍缩了缩肩膀,大气都不敢喘。太后问:”谁在陛下跟前伺候?“

小内侍说:”是,国师!“

太后的嘴角直抽抽:”陛下因何得病!“

小内侍如实必报:”那个,前天,降雪,陛下带着二位皇子和飞流大人在花园里面玩雪,那个,那个……“踌躇着不敢说,怕说不来被太后下令打死。

太后甩甩袖子说:”从实招来!“

小内侍快把头埋进地砖里面了说:”陛下打雪仗,输了,就被二位殿下和飞流大人埋到雪里了!“

太后表示牙很疼,赶紧滚。小内侍赶紧跑了。

而此时的皇上寝宫鸡飞狗跳。

“父皇!”这个是萧庭生。

“父皇不乖,羞羞脸!”这个是小皇子萧庭禹。

庭生抱着弟弟笑眯眯的看戏。

蔺晨端着药站在龙榻前:“我说萧景琰,你咋连个孩子都不如呢!起来,吃药!”

萧景琰闷在杯子里面说:“不吃,不吃,拿走!”

蔺晨说:“我数到三,你不出来试试看!一,二,两个半……”

萧景琰:“蔺晨,别数了,我吃!”伸出一只手,接过药。蔺晨一把抓住那只手,拎出来说:“我说,小飞流啊,你不带着弟弟出去玩,跑到这里干嘛?还不走!”

飞流跺跺脚说:“哼,不好玩!”说完带着两个皇子跑了。

蔺晨一把掀开帘子说:“景琰,吃药啦!乖!”

萧景琰看着蔺晨谈条件:“吃完,喝蜂蜜?“

蔺晨摇摇头:”不行!否则我不介意加点黄莲!“

萧景琰苦着脸说:“已经很苦了!”

蔺晨心情大好的说:“对于你这种不听话的病人苦一点是应该的,快点喝,不然更苦!”

萧景琰苦着脸接过药一口气喝掉了,蔺晨接过碗欺身上去吻住了萧景琰的唇。纠缠了好久,萧景琰快喘不上来气了,蔺晨才放开萧景琰问他:“还苦吗?”

萧景琰脸红扑扑的说:“苦!”

于是一室的旖旎,一室的春光。

----------------------------------------------------------------------------

明诚感冒了,明楼被明镜关进了小祠堂,明楼表示宝宝心里苦啊,生病不让我看着,还把我拎上来。

明镜恼火的说:“阿诚从小身体就不好,体质偏寒,生病了不自知,你倒好,连他生病了都不知道,你当的什么大哥呀。今天都病成那样了,你还要带他去上班,你安的什么心呀?那个破政府的工作很重要吗!比你弟弟的命还重要吗?”

明楼无语了,心说:我早上说了不让他和我去上班,他不听嘛!

明镜瞪他:”还不走,还杵在这里干嘛?你杵在这里阿诚的病就好了呀!“

明楼赶紧跑下去,正巧明台送苏医生回来,看见大哥狼狈的样子笑了,指了指屋子里,没有打趣他。

明楼进到自己的房间看着阿诚烧的脸红扑扑的,心疼的紧,走过去坐到床边,握住阿诚打点滴的手,说:”大姐训我了,说我不该带你去上班!“

阿诚继续睡着,明楼的手抚上他的脸说:”快点好吧,你不好,我还会被大姐训的!“说完在他的额头亲了一下。

----------------------------------------------------------------------------

凌院长感冒了,居然是被小李警官送进医院的,八卦在医院里面传的最快了。凌远很享受李熏然的紧张和不安。

看着护士长亲自给凌远挂点滴,李熏然差点把点滴扔出去,握着他冰凉地手说:”平时都是你提醒我穿衣吃饭,现在可倒好,你自己倒是病倒了!“

凌远乐呵呵的说:”干嘛?感冒而已,看把你紧张的!”

李熏然趴在凌远的枕头边说:“凌远,对不起,以后我会好好的,尽量不让自己受伤,不让自己生病。”

凌远摸了摸他的头发说:“知道就好,我要喝水!”

李熏然倒了杯热水,递给他,看着他喝完。伸手抹掉了并不存在的水渍。守着他直到打完点滴。





评论(4)
热度(64)
  1. sherry's house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