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深夜60分】追爱

关键词:我曾经爱过你
@楼诚深夜60分

设定:阿诚失忆了,不要问我为什么,谁都记得就是忘掉了明楼。

哦吼吼吼吼!故事很狗血哦!现代AU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写民国时期的故事,你认为两个天天在刀尖上跳舞的人,有闲情逸致出车祸玩失忆吗?天天忙都忙死了,所以狗血还是现代AU撒比较有说服力。

明诚出事了,明楼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开会,给下面的人布置任务,明台推开会议室大门的时候差点死在明楼锐利的眼神里,做了几个深呼吸,跑到明楼的跟前小声说:“大哥,阿诚哥出事了!”
明楼的手一紧,捏在手里的笔被他掰断了!
明台:“大哥,你没事儿吧?”
明楼:“没事,你先过去,我把这边处理完,就过去。”
明台:“大姐已经过去了!”
明楼点点头,继续着刚才的内容,明台退场了。
等明楼感到医院的时候,看到明镜和明台在手术室门口坐着。
明楼定定神,走过去:“到底出了什么事?”
明镜看到明楼过来:“车祸,对方违章,造成追尾,……”
明楼看着姐姐的嘴一张一合,耳朵里面响起了尖锐的叫声。
好不容易明镜才答应两个人在一起,今天就出了这种意外,早上的时候自己还和阿诚说下午早点回家有礼物给他。
明楼捂着耳朵,立足不稳,被明台一把扶住:“大哥,你没事儿吧?”
明楼茫然的抬头看着弟弟,看向姐姐,明镜一脸的焦急看着自己。
两个人把明楼扶到凳子上面,让他坐下,明镜拉着明楼的手说:“阿诚一定会没事的!”明楼点点头。三个人坐在凳子上面不在说话,气氛很压抑。几个小时以后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出来了说:“明诚的家属。”
三个人站起来围着医生。
医生:“全身多处骨折,还好没有伤及内脏,只是头部遭到重击,脑部的淤血基本清除,有一部分靠近组织太近已经压迫了某些神经,可能会造成失忆。
紧接着阿诚被推了出来,医生交代先在重症监护室待两天,等病人清醒了,视情况转病房。
护士就把人推走了,医生对着明镜继续交代:“这几天医院先不要留家属,等病人情况稳定了,我们会通知你们来医院的。”
明镜点点头对着医生到谢。明楼已经跟着护士看着阿诚被推进重症监护病房。明镜带着明台找过去,看到他呆呆地靠着墙,一动不动。
走进了才发现他在抖,全身都在抖。
他看到明镜和明台的时候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明镜和明台搂着他,他才慢慢地缓过来。
回到家里,他把自己关在书房,很久很久。
明台几次想进去把他揪出来,都被明镜拉住了,明镜:“不要去打扰他,让他静静。”
几天以后医院打电话过来说人已经清醒了,要他们过去。明楼把明台按到公司盯着,自己和明镜一起过去。明台很不乐意的表示自己也想去。明楼:“你去了,公司有事儿了,三个决策人都不在,谁处理。”
明台:“我是特助,我有什么权利处理!”
明楼瞪着他,他乖乖地熄火了。
姐弟二人赶到医院,医生正在给他做测试。结果很理想,需要进一步做确认。
医生指着明镜问:“认识她吗?”
明诚摇摇头。
指着明楼:“他呢?”
明诚继续摇头。
明楼急了拉着医生问:“大夫,您不是说没有太大问题吗?”
大夫说:“暂时性失忆,你们必须告诉他,他的过往。让他慢慢恢复记忆。”
明楼觉得内心好崩溃。
明镜:“我们什么时候能接他回家。”
大夫:“最好是一个月以后。”
明镜到谢,把明楼留下了。
明楼盯着他:“你,不记得我了!”
明诚:“您是哪位?”
明楼笑了笑:“我是你大哥明楼,刚刚那个是你姐姐明镜,你还有个弟弟明台!”
明诚笑了说:“你们的名字好有趣!我不会叫明诚吧?”
明楼一愣:“你知道自己的名字?”
明诚奇怪的看着他:“我叫阿诚,你说你是我哥哥,那我不是也姓明?有问题吗?”
明楼摇摇头,继续问他:“你对你的过往记得多少?”
阿诚皱着眉头:“我记得我上过学,还出去,嘶,啊,头好痛。”说着就用好着的那只手敲脑袋。
明楼一把抓住说:“想不起来就不要想!”
明诚一把挣脱继续不停地敲,说:“好疼,好疼。”
明楼起身一把抱住他说:“不想了,咱不想了!”
明诚被他抱住的一瞬间浑身一僵有些不自在的说:“大哥,您能放开我吗?”
明楼一听,松开了他,定定的看着他。
明诚:“您看着我干嘛?”
明楼:“我们之间不用说敬语!”
明诚轻轻的点点头。
下午明台来了,带了一堆的点心和水果,把郁闷无比的明楼换走了。
明诚睁开眼睛看着明台:“呼,他可算走了!”
明台凑过去:“阿诚哥,姐姐说你失忆了,真的假的。”
明诚盯着他看了半天,不太确定:“你是明台?我弟弟?”
明台撇撇嘴:“不但是你弟弟,还是你学弟,一个大学,一个系,连当交换生都是一个班,天天被你嘲笑贪玩!”
明诚一脸的惊讶:“啊?”然后抓着他问:“那我和他什么关系?”
明台看着他:“你们,出问题啦?”
明诚噘嘴:“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看的我浑身不舒服。”
明台笑的前仰后合的心说:活该,栽了吧!让你们天天闪我。
明台乐呵呵的地说:“今晚,我陪你,姐姐说她不太方便,就由我俩轮流陪你。”
明诚一把抓住他:“那个,晚上你陪我,不要他陪,可以不。”
明台摇摇头:“今天可以,明天估计不行。”
明诚耷拉着脑袋问:“为什么啊?”
明台:“你不喜欢大哥?”
明诚:“喜欢是喜欢,但是吃饭要喂我,喝水要喂我,上厕所还要抱我去,我的腿好着呢!”越说声音越小。
于是这天晚上兄弟俩叽叽咕咕的说了一晚上话,明台给他讲以前的事情,看他惊讶的表情。告诉他两个人如何恶作剧,如何出妖蛾子。
第二天,明楼来病房就看到明台爬在明诚的旁边睡着。明楼靠在窗户边看着明诚睡着的样子,那么的安静,像一副俊美的静态肖像画。
许是被盯得时间太长了,明诚眼睛动了动醒了,寻找目光都来源,看到明楼安静的站在窗户边,站的姿势很休闲很舒服,歪着头看着自己。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看着对方,直到明诚红着脸,别过头。用左手轻轻的晃悠着明台:“明台,明台,你醒醒。”
明台睁开眼睛揉了揉:“怎么啦!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明诚小声说:“大哥来了!”
明台哦了一声,躺回到旁边的床上,被子一蒙继续睡。
明楼笑了,走到明诚跟前问他:“早上想吃什么?”
明诚看他:“昨天明台拿来挺多点心的,早上吃那个,柜子里面还有酸奶。”
明楼点点头,去卫生间弄毛巾出出来给他擦脸,看到他有些瑟缩,明楼把毛巾递给他:“阿诚,你在怕我。为什么要怕我!”
明诚不敢看他:“我,我没有!”
明楼不说话,给他弄吃的,然后做到沙发上面打开电脑,核对数据报表。一时间房间里面安静,只有他打字的声音和明诚吃东西的声音。
三个月以后,明楼没有丝毫进展。明诚出院了,坐车回到熟悉又陌生的宅子,站在门口呆愣愣的看房间的布局。耳边依稀传来孩童的嬉笑打闹,他仿佛看到两个孩子一前一后的从楼梯上滑了下来,两个孩子在院子里面追逐打闹,在草坪上面放风筝。看到自己在对谁撒娇,然后嘴巴里面被塞了一块糖。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耳边传来惊呼:“阿诚,阿诚!”是谁在喊我,用那溺死人的柔情。
等明诚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不算熟悉的房间,直觉告诉他,这个房间不是他的,但是他一直住这个房间里面。
明楼推门进来,他莫名的打了个哆嗦,明楼坐在床边看着他:“你为什么要怕我?”
明诚摇摇头:“不知道!”
明楼:“看着我说话!”
明诚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又把头低下去了!明楼用手抬起他的头:“我说了,看着我说话!”
明诚被迫看着他:“你,一定,要对我这么凶吗?”
明楼:“是你在躲我!”
明诚:“我…”突然之间说不下去了,直觉告诉他再说他们会吵架。
明楼烦躁的不堪的说:“你什么?你要说什么?”
明诚:“你,心情不好吗?是不是因为我?”
明楼转身坐到床旁边的椅子上面看着他:“没错。”
明楼的确很烦躁,心情极差,因为这三个月阿诚总是离他远远的,而且医院的护士医生,有事没事就来看他,到最后连病人家属都来说媒了,明楼觉得自己的东西被觊觎了。
明诚看着他:“能告诉我,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吗?”
明楼说:“吃饭了,赶紧去,大姐和明台等你呢?”
明诚:“你不吃吗?”
明楼瞪他:“你管我!”
明诚下床走到门口看着他:“对不起!”
明楼:“为什么要和我道歉!”
明诚背对着他:“因为我,你不开心!我不想你不开心。”说完出去了。
明楼恨的只砸床,对着自己的床发泄了好长时间,才出去吃饭。
晚上的时候问题来了,没出事儿之前,两个人是睡在一起的,这一回来,明诚站在房间里面及不适应,看着坐在床上的明楼:“我们一直都是一起睡的吗?”
明楼不理他,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明诚走到衣柜跟前吓一跳,柜子里面有一半是他的衣服,猛地关上门,靠在柜门心碰碰到直跳,看着明楼:“我,我想回自己的房间,行不行?”
明楼起身走过来,把他固定在两个胳膊之间:“为什么要回自己的房间。”
明诚看着他,觉得此刻的明楼像一条蛇,对着他吐着舌芯子。随时可以咬他一口。
还是鼓起勇气说:“我们,我们不是兄弟吗?一起睡,睡觉不太合适吧!”
明楼听完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说:“这个不是理由,你从小就和我睡在一起。”
明诚看着这样的他有点害怕,嗫嚅半天才小声说:“我,我,我们,我们不熟,我不想和陌生人睡觉。”
明楼恼火极了:“要睡就在这里睡,不睡就出去!”
明诚看着他,委屈的很:“你为什么一定要对我这么凶啊?”
明楼磨着牙:“老子乐意!”(其实他是憋得,天知道他忍了三个月,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居然看得吃不得。这个家伙居然敢搬出兄弟论来压他,而且还说他们不熟?)
明诚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大,大哥,我可以抱抱你吗?”
明楼有些不明白:“你想干什么?”
明诚:“就是想抱抱你!”说完就抱住了明楼,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气息,此时的他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明楼看着怀里的人回抱住他,满足的叹息了一声
。怀里的人看着他:“大哥,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明楼点点头,明诚:“我是不是曾经爱过你?”
那一瞬间,明诚发现明楼的眼睛亮了,明楼:“阿诚,你想起来了了?”
明诚闷在他怀里:“没有,我只是好想好想抱着你,而且感觉好熟悉。”
明楼想掉眼泪:“阿诚,我们彼此相爱,你出车祸那天,是我们在一起十年的纪念日。我看着你躲了我三个月,我害怕,我害怕失去你。今晚不要走好不好。”
明诚在他怀里点点头,明楼让他去洗澡,然后回来睡觉。
躺倒床上,一人一边,明诚觉得不舒服,就往明楼跟前蹭,最后成功的躺进明楼的怀里,手环住明楼的腰,满足的蹭了蹭。
明楼不乐意了:“别乱动。”
明诚:“为什么啊?”
明楼又磨牙:“火拱起来了。”
明诚摸摸鼻子:“哦,没关系,睡觉!”说完手不老实的摸了摸去。
明楼:“你,小兔崽子,你老实待着!”
明诚没有理他而是吻上了他的唇,一下明楼的理智就崩溃了,抱着他一侧身就把他压在下面,此时月色正浓。

评论(2)
热度(7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