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嗨,你好!(四)

传送门:  (二)  (三)     终章

等李熏然再次看到凌远的时候是在一个月以后,那天下着小雨,而凌远却喝多了。

李熏然把车停好,就看到旁边停着凌远的车,他坐在副驾驶上面,靠着座椅,他走过去敲了敲他的窗户,凌远摇下来玻璃看着他。

他直接拉开车门,把他拽出来,动作很粗鲁,架着他就往自己的家走去,凌远:“我的车还没有锁!”

李熏然恼火透了:“等着!”在他的身上乱摸:“你大爷的,凌远,你的车钥匙呢?”

凌远:“呃,嘻嘻,你骂人!钥匙在车上!”

把人扔进了门洞里面,回去锁车,在回来把人架回自己家。

凌远:“哟吼,这不是我家!这是李熏然家,你是怎么进来的啊?”

李熏然把他扔到沙发上面,拿了块毛巾给他擦头发:“胃不好,还喝那么多?不要命啦?”

凌远眨眨眼睛:“你是在关心我吗?”

李熏然瞪他:“嫌我多事?”

凌远笑了:“不敢,怎么会嫌你多事?不过你关心我干嘛?”拽过他仔细看了半天:“是你啊?”

李熏然把毛巾扔他头上:“不是我,是谁?”起身去了厨房。

凌远:“喂,你为什么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啊?”

他在厨房找了半天,从一个碗里找出来了一块蔫了地姜,也不知道能不能吃,也不敢用。

从柜子里面把蜂蜜拿出来,化了浓浓的一杯蜂蜜水,端出来递给凌远,齁的凌远嗓子疼:“你放了多少糖啊?”

李熏然:“是蜂蜜,不是糖,我家没有姜了,不然我煮一锅姜水再加点辣椒面辣死你算了。”

凌远乐呵呵的拽过他:“我告你谋杀可以吗?”说完就亲了上去,李熏然一把推开他:“我去,你什么情况啊?喝多了乱亲人?”说完一把揪起凌远,就把人连拖带抱的,弄进了浴室。

凌远:“你要干嘛?”

李熏然:“抢劫,可以吗?”说完开始拔他的衣服。

凌远愣了,酒醒了一半,推开他:“行了,你出去吧,我自己脱!”

李熏然抱着胳膊看着他:“你确定你可以!”

凌远点点头,李熏然把他扔在了浴室转身进了厨房,洗干净手,拿出一个煲开始熬粥,洗菜。顺便听着浴室里的动静。

过了一会,凌远探了脑袋出来:“哎,李警官,我穿什么啊?”

熏然撇撇嘴:“你还没有晕在里面啊,不错啊,害我担心半天!”转身进了卧室,拿了自己的浴袍递给他。

看着火,正在切菜,一双手缠上了他的腰,他刚想说话,就听背后的人说:“别回头,让我抱一会!”

背着一个人行动不是很方便,怎奈对方不放手,没有办法炒菜,只好把菜切碎放到了煲里。

李熏然感觉到背后湿了,掰开他的手,回身看到凌远眼睛是红的,吓了他一跳。

李熏然感紧把他扶进卧室,让他躺在自己的床上,没有想到直接被勾到了他的怀里,李熏然问他:“喂,你怎么了!”

凌远:“让我抱一会!”

李熏然伸手抓过自己的玩具熊塞到他的怀里:“你先抱着!”然后落荒而逃。

在厨房做饭的李熏然脸红心跳OS:不过被他抱了一下,亲了一下而已,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凌远在卧室玩着他的玩具熊OS:这小子,多大了今年,还玩这个。

李熏然把饭弄好以后,去卧室叫他,看到他抱着玩具熊已经睡着了,轻轻的晃他:“凌远,凌远,醒醒,醒醒!”

凌远揉揉眼睛,看了看眼前的人诧异极了:“李熏然?我怎么会在你家?”

李熏然啼笑皆非:“你喝多了,我把你捡回来的!”伸手拉他起来,看着他晃了晃脑袋问他:“我为什么穿着你的浴袍啊?“

李熏然:“下雨了,你的衣服都湿了!起来了,吃饭!”

凌远:“熏然,谢谢你!”

走到门口的李熏然被这一句谢谢说的心酸不已,两个人坐在一起吃饭,画面看起来很和谐,如果忽略凌远身上的浴袍的话。

吃完饭,凌远让李熏然去休息,自己收拾桌子,李熏然指了指他身上的衣服:“你确定?”

凌远翻了个白眼:“麻烦李警官给我找一套睡衣!”

李熏然从柜子里拿了一套新的递给他:“拿去,拿去!”

凌远赶紧去换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很郁闷的问李熏然:“熏然,我能用你的洗衣机吗?”

李熏然:“用吧!”

等凌远洗完衣服出来,李熏然泡好了茶在茶几上等他,他过去坐在他的旁边。

他问:“怎么想起来喝酒了!”

他:“今天是个商务宴请,所以就喝的多了些!”

他怒视他:“胃不好还喝酒?不要胃了!”

他笑了笑:“事关医院的后续建设,我也没有办法啊!”

李熏然无奈了,他从报纸上电视上知道他有多忙:“今天你先睡我这里吧!”

凌远:“啊?那你睡哪里啊?”

李熏然笑了一下:“当然是是睡床啦!”

凌远:“那个,我明天休息!”

李熏然也笑了:“我明天也休息!”

评论(3)
热度(2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