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嗨,你好!(终章)

传送门  四

两个人面对面的傻笑了半天,凌远崩不住了问他:“你房间怎么那么多毛绒玩具啊?”

李熏然翻个白眼:“才一只玩具熊,一只玩具狗而已。”

凌远看着他张牙舞爪的样子觉得特别可爱,于是伸手搂过他,再次吻上了他的唇。

这一下小狮子抓狂了,直接把人按倒在沙发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想干嘛?”

凌远特无辜的看着他:“吻你啊!”说完手一勾,小狮子再度被消音。

李熏然迷迷糊糊的想:不错,不错,技术不错。我去,他什么情况。

再度从凌远的怀里挣脱,看着他:“我说,我们都是男人,那个亲来亲去的不好吧!”

凌远起身看着他说:“熏然谢谢你,真的!”

李熏然:“不客气,你到底怎么了?”

凌远捧着茶杯看着热气,眼神有些飘渺的看着远处:“熏然我说的是实话,真的,谢谢你,因为你,这么久了我终于知道自己还活着,还有人关心我。”

李熏然盘着腿静静的看着他,认真的听着他在倾诉:“我没有家了,熏然,我无家可归。”

他撑着下巴看着他:“你父母呢?”

凌远笑了笑:“父母?别人可能会羡慕我的家庭,我的父母是高级干部,我的父亲是院长,我可以说是子承父业。可是,我的亲生父亲在我一出生就遗弃了我和我的母亲,就因为我有先天肠胃病,而我的母亲死于肝癌。后来我被我现在的父母领养了,我才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那年全市闹传染病,我和我的妻子离婚了,她打掉了我们的孩子以后告诉我她从来就不想给我生小孩。因为医改,他们都认为我是为了富人服务,我能说什么,幸好三牛还能听我说说话,连我的学生李睿都不理我。这么长的时间我都是一个人撑过来的,可是今天谢谢你,熏然。你让我知道我还活着,我不是一个机器人,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我还会哭,还有眼泪。”

李熏然已经不知道该说啥了,起身拉着他说:“走,睡觉,我困了。”

来到卧室,李熏然从柜子里面抱了一床新被子出来丢给他,在瞅瞅床上,摸了摸鼻子说:“你睡枕头,把狗给我!”

凌远不置可否的躺在他的枕头上面,李熏然关上灯去冲澡了。冲完澡出来,坐在床擦着头发,凌远起身问他:“有吹风机吗?”

李熏然回头看着他:“没有!”

凌远:“那明天去买一个回来!”

李熏然直接用小狗把他拍到床上:“你的事情还真多哎,睡你的觉吧。酒醒了是吧?”

凌远只好重新躺下,看着他擦头发。

夜里凌远莫名的觉得很热,睁开眼睛刚准备起来就被抓了回去,仔细一看,搞错了吧,不是一人一床被子吗?你把我当抱枕算怎么回事啊?

估计觉得人肉抱枕感觉不错,李熏然还在凌远的怀里蹭了蹭。凌远第一次有了想掐死人的冲动,奈何对方是个警察,还是忍了,原因呢?他发现自己起立了!居然对着一个男人起立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李熏然醒了,这么久了第一次睡的这么安稳。睁开眼睛一看。啊咧?吓死宝宝了,我怎么跑到凌远怀里来了。用最快的速度从现场逃离。

他的动作有点大,惊醒了凌远,凌远起身看了看他逃跑的背影,又倒回去继续睡觉。

李熏然第一次在浴室里面待了将近三十分钟,做好心理建设,打开门,来到了厨房,开始准备早饭,从冰箱里面拿出来昨天没有喝完的粥放到锅里加热,煎了两个鸡蛋,拿出来了一袋子面包和蜂蜜放到餐桌上面。

刚准备去叫凌远起身,一回身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李熏然立刻推开他:“吓人啊,大清早的,也不出个声!”

凌远:“我有出声啊,谁知道李警官想什么呢?”

李熏然轰他:“出去,出去,准备吃饭。别站我身后和背后灵似的。”

凌远挑眉:“你说我是鬼?有我这么帅的鬼吗?有吗?有吗?”伸手过去挠他。

李熏然:“哈哈哈哈哈,别挠了,我错了。哈哈哈哈哈!”

凌远抱着胳膊:“说,错那里了?”

李熏然笑得蹲在了地上,对着他摆了摆手:“我不该说你是鬼!”

凌远拉他起来,推着他坐到了餐桌跟前:“哟,李警官手艺不错嘛!”

李熏然一脸的那是必须表演我的表情。

凌远喝着粥看着他:“同居吧!”

李熏然:“噗!咳咳!”拍拍胸口,吓死宝宝了,宝宝今天被吓两回了。转过去伸手摸摸凌远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说开胡话了呢?”嗯嗯,一定是我吃饭的打开方式不对。

奉行身体力行的李警官迅速坐回自己的座位上面捧着碗继续喝粥。

凌远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觉得甚是有趣,于是再一次试探性的问他:“我说,我们在一起吧?”

李熏然再一次:“噗!”喷出了嘴巴里的粥,凌远一脸的嫌弃赶紧拿布子把他喷出来的东西擦掉。

李熏然把碗放到桌子上面看着他:“能让我把饭吃完再和我说话吗?”

凌远点头,于是两个早饭吃的是安静的不得了。

谁知道李熏然拿面包,凌远也拿面包,两个人的手碰到了一起,他快速收回自己的手,看着凌远拿完面包才伸手过去拿面包,结果被凌远牢牢的抓住。

他一哆嗦,凌远握着他的手,把面包放到他的手里抹蜂蜜,一边抹蜂蜜一边看着他,李熏然脸腾的红了。

吃完饭,凌远靠在餐桌上面看着李熏然收拾东西,李熏然头都没有回:“能不能不看我啊?”

凌远逗他:“这间房子里面就咱俩,我不看你,我看谁去?”

李熏然:“卧室还有一只玩具熊和一只玩具狗,总之别看我!别扭!”

凌远只好回到客厅里面看着他,他收拾的很快。收拾完端着两杯子热水过来递给他一杯,坐在了茶几对面的地上。看着他,必须承认凌远很好看,很帅气,也很耐看。

李熏然问他:“为什么是我?”

凌远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间觉得和你共渡余生是个不错的选择。你呢?怎么想的?”

李熏然:“有点突然,我接受不了!我们还只是朋友而已!”

凌远:“朋友,不错啊,我还以为你要说我们不是很熟!”

李熏然炸毛了:“你大爷的,凌远,要是和你不熟我才不让你进我家呢!”

凌远笑了:“这样吧,我们谈一场一辈子的恋爱,可好?”

觉得提议还不错,于是点头答应。

“嗨,你好,我是李熏然!”

“嗨,你好,我是凌远!”

微风吹起了窗帘,两个人影逐渐靠近,定格,形成永恒。

————————————

不要问我要后面的,泪目,这里凌李、凌熏的文太多了,写的比我的好的人也太多了。

目前的主要工作是更新《明诚传》第一部,第二部《八号当铺》脑洞依然打结,有灵感在更。

至于第三部,目前B站才出来了两集,我更是泪奔。


评论(1)
热度(40)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