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深夜60分】家有阿飘

关键词:钢笔

 @楼诚深夜60分 
现代A U

明楼买了一套房子,传说闹鬼,明楼无语的很,都什么年代了,还闹鬼。

住进来几天,明楼敏锐的发现不对劲,偶尔他回家完了,桌子会摆着一碗热腾腾的面。

看电脑时间长了,手边会出现一杯绿茶。

晚上有应酬的回家喝的醉醺醺的时候,会有人给他喂蜂蜜水,擦身。
每天早上起来衣服已经放在床头了,而且搭配的很好。

明楼很郁闷地是他的钢笔隔几天就会丢一支,所以他经常订购好几支同样的钢笔。
一天下午回家,他发现他的书桌上面多了一支新钢笔,还有一张字条,明楼倒吸一口冷气,惊呼:天哪,繁体字。
仔细认了半天才看出来写着:大哥,你一直是用这个牌子的钢笔,我找了好久才找到。

明楼拿着那只新笔,仔细的看着,愣了,这是一个高级定制的派克钢笔,仔细的看了看,笔尖上面有一个楼的繁体字。

他用自己钢笔在纸上写:我可以见见你吗?

夜已经很深了,明楼依旧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他盯着那张纸拿起笔又写了一句:为什么不想见我?


明楼看到自己的钢笔缓慢的临空漂浮,停在那里很久,不曾动过,又落了回去。

明楼屏住呼吸,不敢动,怕惊走了他。

过了一会耳边传来了一声叹息:”你,为什么要见我?“一个人影慢慢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明楼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拿起笔在纸上写:我该怎么称呼你?

人影:”我叫阿诚!你可以说话,没有关系。”

明楼大喘气,然后半天不说话,就是定定的看着他。

阿诚笑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只是执念太深罢了,你不是我要等的人。”

明楼愣了,轻轻的问他:“你要等的人和我很像吗?”

阿诚:“简直一模一样,你刚住进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我以为他回来了,回来接我了。可是直到刚才我知道你不是他!”

明楼:“可以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吗?”

阿诚笑了:“想听啊,故事很长的!”

天亮了,明楼听到他说:“我该走了,我出来的时间太长了!你很好,就足够了。”

明楼:“阿诚,你要去哪里?”说完醒了过来,床头没有了今天要穿的衣服。

明楼自嘲了一下,起身,去衣柜前挑衣服,突然他的手停了,他看到昨天晚上他写的字多了一行。

转身来到自己的桌子跟前,上面写着:我去我该去的地方,我们会见面的。

还是一行繁体字。明楼提笔写下:我等你。

回到衣柜前,按照之前阿诚给他挑衣服的模式,挑着今天的衣服。

等到晚上回家的时候,明楼彻底的明白了,那个叫阿诚的人已经从这间房子里面彻底的消失了。

三个月之后,明楼发出招聘,招一个特助,要求是必须会煮咖啡。就这一条几乎淘汰了所有的人。

秘书端着一杯新的咖啡进来,明楼头疼,今天喝了一肚子了,实在是不想喝了。

明楼:“不喝了,放哪里吧!”

秘书:“这是今天最后一个应聘者煮的!”

明楼:“好,我喝!”端起来,轻轻的嗅了一下,熟悉的香味。品了一口,正是他熟悉的口感。

明楼:“他在哪里?”

秘书:“等在外面!”

明楼几步夸到门口,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一个熟悉的人,看到他微微的鞠躬:“明总好,我是最后一个应聘者明诚!”

明楼:阿诚是你吗?

明诚笑了:先生,我来晚了!

明楼:回来就好!

明楼:“今天上班可以吗?”

明诚:“好的!”

明楼:“到我办公室来!”

明诚:“好的!”

明诚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明楼靠在办公桌前面:“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来晚了吗?”

明诚:“啊,我租的房子到期了,我忙着搬家。暂时住在朋友那里!”

明楼:“我的房子空了一间。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搬到我那里!”

明诚看着他乐了:”刚见面就邀请我同居,不怕我是坏人。”

明楼也乐了:”你好,我叫明楼!“

明诚:”你好,我叫明诚!“


————————

搞定,收工!



评论(12)
热度(2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