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深夜60分】手铐

关键词:手铐
 @楼诚深夜60分 

神探楼和怪盗诚

Au哦

       诚是怪盗家族的继承人,表面上是小公司的总经理,其实有着庞大的家产。受人觊觎,所以父母不知去向,也不知死活。诚回笼自己的财产才佩服父母的高明。

      身为顶级盗贼,他通常会凭自己的兴趣去做一些看起来很难完成的事情。

         比如今天,他要偷一颗漂亮的珍珠,据说是他祖上传下来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知道。只是一个星期前按照父母的提示,今天来参加这个酒会,顺便取回这颗珍珠。

        只不过珍珠是在一顶王冠上,王冠是带在女孩的头上,今天是姑娘的的生日,而他恰好是姑娘的男朋友。今天有一项内容是他要把王冠带到姑娘的头上。顺便相她求婚。但是他今天碰到了一个他这辈子都不想碰到的人:神探楼。

         神探楼从诚出道那天就致力于将他抓住,楼很佩服他的身手,鬼神莫测,永远看不出来。哪怕布下天罗地网他都有办法逃脱,最主要是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两个人的较量一直到今天。
        
         诚亲了一下姑娘的脸,转身上楼去去取王冠,楼跟着一起去,楼看着他的背影很熟悉,在联想到他的签名和花式写就的DC。

        在他进屋之后,关上门看着他:“明诚,DC。”
        诚换珍珠的手没有丝毫停留,很淡定的转身看着他:“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楼:“你真的想娶她吗?”

       诚一愣,他无父无母,女孩为什么要嫁给他,女孩真的爱他吗?又或者,他想到了什么,瞳孔一缩,转身推开窗户,果然,他所有的退路被堵住了。

       诚很庆幸自己没有用真面目,看着他:“真的要在这里吗?”

       楼看着他:“我追了你十年,把你堵住不容易啊!”

       诚伸出双手对着他:“来吧!”

       楼刚准备铐上他,就觉得眼前一花,手铐已经拷在了自己的手上。而屋里已经失去了诚的踪影。

      楼快速打开手铐,从窗户翻出去,就看到诚在房顶奔跑,他追了过去,就看到诚已经翻了下去,坐上了自己的车。

      他也快速的翻下去,骑上了自己的大赛,通知下属沿路布控。就追了出去。

       诚从后视镜看到楼紧紧的追在自己的车后面,他知道自己此次是难以脱身了,开着车七拐八拐的,硬是把他甩掉了一定的距离。将车停在闹市区,从车窗翻了出去,快速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楼将车停在了小轿车的跟前,四处张望。他知道此次他又失去了他的踪迹。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情就是诚是个怪盗,但是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此次被摆了一道肯定会回去找回场子。

       所以就在女孩家周围严密的布控。他不知道诚有的是耐心,否则他也不会守着父母留给他的小公司,还经营的风生水起,否则早被大公司吞了。

       就在所有的人都失去了耐心纷纷撤离的那晚,楼把诚堵在了一栋高层建筑的楼顶。

他伸手揭掉了诚的面具,惊呆了。

“是你?”

“是我!”伸手敷回自己的面具。

“为什么?”

“不告诉你!”

“当年为什么不告而别?”

诚转身看向万家灯火的夜景:“多美啊!”

楼站在他的身边:“诚,为什么要离开我。”

诚笑了一下:“如果,你只是想知道这件事的话,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

楼:“和我回去自首,我会保住你的!”

诚:“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骗我!”

楼:“我没有!”

诚指着他的周围那些悄然出现的警察:“是吗?很好,第二次了!”转身跳了下去“你会后悔的!”

楼疯狂的在楼顶大喊:“为什么?”

第二天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报道:“怪盗诚昨夜坠楼身亡。神探楼因渎职被免职。”


一年之后,怪盗在现,被盗者惊呼:“怪盗是两个人!”

楼:“原谅我!”

诚:“不要!”翻身把他拷在了床头。

楼:“哎,我就拷了你两次!"

诚:“哼哼,两次很多吗?”

楼:“我错了!”

诚起身穿衣服,楼:“今晚去哪里拿东西!”

诚:“银行地下金库,我爸妈留了东西在里面!”

楼:“咱能走正常途径吗?”

诚:“钥匙和私章丢了!”

楼无奈,自己解开了手铐,去寄卡片。

银行收到了怪盗的卡片:

你的地下金库,有我感兴趣的东西,我要拿回。

                                     L&C

评论(6)
热度(1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