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三十一章   不问归期   终结第二版(上)

我生下穆胜的时候方孟敖和何孝钰来香港看望父母和我们,我已经出了月子,却还是在床上待着,所以他们很快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

这天晚上,方孟敖来到我和孟韦的房间。

方孟敖:“孟韦,告诉我木兰到底怎么了?”

我拉住了孟韦,看向他:“大哥,我离开的日子可能要到了。”

方孟敖懵了:“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我:“大哥,我来是因为我出了车祸。最近我觉得浑身都疼,特别的疼。没有任何的原因,没有任何的理由。总是觉得浑身疼。我已经出了月子了,可是我的感觉更差了。”

孟韦搂着我眼睛红红的,我把手上的戒指摘下了放到了他的手里。我看着他:“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开了。收好它,给有缘的人。戒指是会认人的,因为上面有妈妈给你们的爱。所以我把这份爱延续,希望你将来找到一个爱你的也爱我们的孩子的姑娘。”我还想把项链摘下了,被孟韦制止了。

方孟敖夺门而出,孟韦抱着我嚎啕大哭,孩子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也跟着哭了起来。这一晚,我住进了一个空的房间。把孟韦赶出了房门,不让他和孩子进房间。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一觉醒来我已经回到了二十一世纪,我躺在病床上面,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

楠楠:“哎呀,你总算醒了!”

我扶着头坐了起来,看着她:“我怎么了?”

楠楠扶着我给我倒了杯水:“你被车撞了,昏迷了三个多月,肇事司机陪了好多钱。那个家伙叫什么轮子。”

我喝着水看着她,笑了笑压根没有把肇事的司机放在心上:“蓉蓉呢?”

楠楠给我妈妈打了个电话,打我电话看着我:“蓉蓉今天上课,我刚好休息,就来陪陪你,你以后可得小心些。”

我:“知道了,晚上来我家吃饭!”

她:“好。”

我被兴奋的妈妈搂在了怀里:“你终于醒了!”被母亲叫来的医生说我恢复的很好,就让我们去办理了出院手续。我回到了家里,看着自己的房间分外的陌生。

墙上贴着王凯的海报,看到了《北平无战事》的书,看到了我买的楼诚同人本及周边,还有我的化妆盒,我的衣柜。

前一天的晚上我还在和孟韦说话,而一觉醒来我却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我觉得不真实,一点都不真实,难道我这三个月一直生活在虚幻当中吗?我站在窗户前面看向外面,窗户外面不是碧蓝的天空,而是灰蒙蒙的天空。

现代化的北京,不是以前的北平了,我如果告诉孟韦以后的北平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会不会笑话我啊。

我醒了,那么就代表谢木兰也醒了,孟韦,你可曾发现我和真正的谢木兰的不同。

没错,此时的方孟韦是欲哭无泪,他才真正明白当年我为什么问他:“如果有一天,真正的谢木兰回来了,你会不会想我。”他才明白为什么这一个月我让他把所有的照片都收起来。我为什么在昨天要从他们的卧室里面搬出来,搬到这间和我在北平的房间一样的房间里面。

昨天还和他道晚安的老婆,此刻叫他小哥,叫自己的父亲:大爸,叫程姨:小妈。

谢木兰:“大爸,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方步亭愣了半天:“因为你一直昏迷不醒,所以我们就带你来这里治疗了。”

谢木兰拉着何孝钰:“孝钰,你和我大哥真的结婚了?”

何孝钰点头:“是的!”

谢木兰:“那小哥呢?单身吗?”

何孝钰差点咬了舌头:“小哥?”

回头看着方孟敖,方孟敖:“孝钰,让木兰休息,爸出来一下。木兰你先休息。”

几个人连带方孟韦全都聚到了楼下的书房里面,方孟韦抱着儿子:“她不是木木,她是木兰。”看着儿子:“宝宝,你妈妈走了,彻底的消失了。”

谢培东:“孟韦,不许胡说!”

方步亭:“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小儿媳妇现在变成了我的外甥女。我的小儿媳妇在哪里?”

程小云:“步亭,冷静点,先听听孩子们怎么说。孟敖,孟韦,昨天晚上木兰和你们说了什么?”

方孟韦:“木木说她莫名其妙的浑身疼,告诉我让我把她抱到现在的那间房,不许我和孩子进去陪她。”

方步亭瞪着两个儿子,程小云看着小穆胜,屋子里面一片的寂静。

过了好一会,孟韦才说“对了,我记得当年木木说过木兰喜欢的人是梁经纶。”

方步亭:“孟敖,我记得你们找到了何先生了对吗?梁经纶好像还单身对吗?”

谢培东:“内兄的意思是让木兰和梁经纶结婚吗?”

程小云:“我不同意,如果木兰回来了,怎么办?”

方孟韦:“小妈,木兰已经醒了,木木回不来了。大嫂,你帮我看着穆胜,我要学校替她办理休学手续。”

小穆胜又开始哇哇的哭,似乎在哭自己会成为没有妈妈的孩子。

何孝钰一边哄孩子一边想:木兰,你还真的是狠心,说走就走了!

谢木兰醒来的第二天,得知自己和方孟韦已经有婚约,开始大吵大闹,言辞拒绝和方孟韦举行婚礼。

小穆胜不明白为什么妈妈看起来好凶,吓得他直接钻进了何孝钰的怀里。

谢木兰指着穆胜:“你们说他是我和你生的?方孟韦,你凭什么在我昏迷的时候对我做这种事情?”

谢培东看着女儿悲伤的摇了摇头,接过何孝钰怀里的外孙,步履蹒跚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对着小穆胜:“孩子啊,你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谢木兰在客厅继续指责方孟韦:“你凭什么给我报名?你问过我喜欢学什么了吗?”

方孟韦看着她和看陌生人一样:“不喜欢可以不学!”

谢木兰转身找外援:“大哥,你看小哥,他欺负我,你不管管!”

方孟敖:“无理取闹!”转身带着何孝钰去看何其沧了。方孟韦抱着自己的书上学去了。谢木兰泄气的看着空荡荡的客厅,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这样?

何其沧的房子里,方孟敖看着儿子问何孝钰:“为什么之前我不觉得木兰是这么喜欢无理取闹啊。”

何孝钰送儿子去找外公,起身看着丈夫:“那是因为对比太强烈了吧!我到现在都不能相信,她们不是同一个人。”

方孟敖搂着妻子:“我也不能相信啊。那个木兰那么懂事,这个,哎!”

第二个星期方步亭带着方孟韦去办理了离婚手续。谢木兰在无意间见到了梁经纶,兴奋不已,此时梁经纶受聘回国教书,来和何其仓请辞。谢木兰要求同行。

何孝钰斥责:“木兰,你回去要做什么?”

谢木兰兴奋的说:“回去上学也好,干什么都好,反正不待在这里!”

何孝钰恼火:“家在这里,父亲和母亲,谢叔叔都在这里,你要回去?”

谢木兰收拾自己的箱子:“我爸天天带着那个小孩,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在他眼里我就是个外人。”

晚上,一家人除了谢木兰,都聚在方步亭的书房。

方孟韦:“让她走吧。”

谢培东黯然的说:“她走了,木兰就回不来了!”

方孟韦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指甲陷入了肉中,他的痛苦显而易见,他的感受是最深的。小穆胜看着父亲的脸,伸手捧住父亲的手,吹了吹气。

突然何孝钰想起来了什么:“对了,木兰的项链,孟韦,你把木兰的项链收那里了?”

方孟韦一愣:“一直都在她的身上呢!”

程小云:“没有啊,从她醒了以后,我就没有见到那条项链啊!”

方步亭:“还是放她走吧,她也无心学习。”

方孟韦抱着儿子点头,谢培东只得同意。

方步亭以谢木兰身体不好需要休学为理由,先送谢木兰去了美国,梁经纶在跟来,几个月之后给他俩办了个简单的婚礼,随后两个人一同回国。

在小穆胜三岁的时候,方孟敖请调进入英国驻香港军队当教官,何孝钰随行,方孟敖的二十个兄弟也随行来到了香港,将家人接来一同生活。此时国内传回消息,梁经纶横尸街头,谢木兰吓疯了,失去了踪迹。过了几天传回了消息说谢木兰的尸体从河里被发现,怀里还有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

谢培东彻底的老了十岁,搂着穆胜久久不言。

这天方孟韦开着车带穆胜去检查身体,太阳格外的刺眼,而此时,何孝钰对方孟敖说自己身上的琥珀开始发光,吓得她直接摘了下来,放到梳妆台上。


评论(2)
热度(5)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