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罂粟的情人(下)

罂粟的情人    回魂   谭赵版   拥你入怀(下)

老严把赵启平的资料摆在了他的眼前,包括一个月之后他就会出去留学,他的房子已经被他卖掉了。

谭宗明看着老严:“我还有机会吗?”

老严:“我不确定,因为之前被你伤害,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他曾经被你逼的自尽,你的希望不大。”

谭宗明:“不大还是有机会对吗?”

老严实在是不想打击他,但是还是说了:“宗明,你可以清醒一点吗?你已经逼死过他一次了,不能在逼死他第二次了吧。”

谭宗明愣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老严要这么说:“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

老严:“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准备把人追回来之后关起来,就像你之前做的那样。”

谭宗明:“你相信我的话了?我以为你不相信!”

老严:“我是不相信,但是你看这个?”说完递了一个新闻的报道给他。

上面写着一天前的九星连珠,造成了某些异象,也有可能造成时间倒流。

老严:“你自杀的那个晚上就是一年之后的那个晚上是不是也是九星连珠。”

谭宗明:“我哪儿知道啊。当时我万念俱灰,那里有闲心管是不是九星连珠啊。”

老严:“你真的爱他吗?”

谭宗明:“是的,我真的爱他。”

老严:“我祝福你。”说完人走了。

谭宗明仔细是看着照片上的那个人,笑的那么的开心,而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笑,手摸着照片,喃喃的呼唤:“启平,启平,我真的好爱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离开我。”眼泪滴落在了资料上面。

几天之后,谭宗明出现在了医院,安迪实在是搞不懂自己的Boos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手腕肿了,不去找自己的家庭医生看,而是跑到医院来看,而且必须挂赵启平的号。

安迪提前给赵启平发了一个信息,赵启平无奈的笑了笑。很快预约系统就跳出了谭宗明的名字,赵启平实在是不想看到他。

作为医生,不能放着病人不管,谭宗明进来看着赵启平:“这几天你过的好吗?”

赵启平:“谭先生,你的手是用力过度造成的。”

谭宗明:“中午有时间吗?”笑眯眯的对着赵启平放电。

赵启平不理他,给他开好了药,就叫下一位,谭宗明:“启平,你理我一下啊!”后面的病人进来了,谭宗明没有办法只先离开了诊室,坐在门口等他,安迪因为公司还有事情只好先行离开。

中午看完最后一个病人,赵启平起身出来就看到谭宗明坐在门口等他,蹙眉看着他:“谭先生,有事吗?”

谭宗明:“启平,你中午有时间吗?”

赵启平伸手看看表:“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谭宗明:“可以请你吃饭吗?”

赵启平看着他:“谭先生没有事情做了吗?”

谭宗明:“今天没事了!”

赵启平:“我有事情做,不好意思,失陪了。”

谭宗明的追求第一回合宣告失败。

谭宗明振作精神,追在后面:“那晚上呢?”

赵启平:“有事!”

谭宗明:“你晚上有什么事情要做啊?”

赵启平:“回家陪我爸妈啊!”

谭宗明第二回合追求宣告失败,只得回家。

之后每天什么鲜花啊,蛋糕啊,饭菜啊,被他派人轮番送到赵启平的办公室,无一例外被退了回去。

安迪瞪着他:“你脑袋秀逗了是不是。追人追成这样,真是够新颖别致的!”

谭宗明恹恹的趴在办公桌上面:“那怎么办啊?该想的办法我已经想过了。”

安迪:“你为什么不干脆的放手,让他去飞,之后在去追他回来呢!”

谭宗明:“放手吗?我怕他飞走了,就回不来了。”

安迪一文件夹拍到他的脑袋上面:“谭宗明,你是不是真的傻了啊?”

谭宗明揉着脑袋看着她:“那你说怎么办啊?”

安迪:“他爸妈在这里,工作单位在这里,他怎么会不回来呢!”

谭宗明:“哦,我明白了。”

赵启平在后机楼看着这座熟悉的城市,这座城市曾经葬送了他的爱情,但是现在他却准备离开这座城市。

赵启平站在玻璃跟前看着外面直到登机,谭宗明一直在机场外面看着天空,老严:“不放心就追过去啊?”

谭宗明:“他已经被我弄怕,我追他只会逃。所以我在这里等他。”

三年之后赵启平学成回国,座上了副主任的位置,而这三年,谭宗明的公司稳扎稳打,成功霸占了市场,被人称为大鳄。不少的人想要送人到他的身边,虽是来者不拒,但是谁都进不了他的身。

他一直密切的关注着赵启平的一举一动,一直到这一天他到医院和院子谈一个合作项目,出来的时候经过手术室听到一片哭声。他来的时候听院长说过这台手术是赵启平主刀,出现了这种情况就代表手术失败了。他没有看到他人,就围着手术室的周围转悠,在一个角落里面看到了赵启平。

谭宗明看到了他颓然的缩在一个角落,像极了那个时候的他,觉得心脏骤然的缩了一下,他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坐在他的跟前,看到他还有呼吸,松了一口气。手一伸就把他搂进了怀里。

赵启平猛然之间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吓得他猛地挣脱了他的拥抱,看到了他绝对不想见到的人。

谭宗明收回手问他:“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赵启平瞪着他:“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谭宗明伸手拉住他:“启平,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我们已经吵了好多回了。”

赵启平:“那你是来干嘛的?看我的笑话吗?”

谭宗明:“启平,冷静,我连你出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看你的笑话。”

赵启平又缩了起来,谭宗明还是把他搂进了怀里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后背:“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赵启平靠在他的怀里:“明明这台手术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家属还是要求要做这台手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谭宗明:“我知道,我知道,启平是最厉害的。”

赵启平本来眼泪已经下来了,被他这么一闹一下子笑了出来,谭宗明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又哭又笑,满脸放炮。”

赵启平:“你干嘛来了?”

谭宗明:“和医院谈一个合作项目。”

赵启平:“谈完了?”

谭宗明:“对啊,出来就看到了手术室门口有人在哭,我问了一下院长,院长说是你主刀,然后我就在角落把你捡到了。”

赵启平:“我不想见你,可是还是见到你了。”

谭宗明:“是啊,你不想见我,你一直都不想见我,现在可以见见我了吗?走,我带你去散散心。”

赵启平:“我,可以不去吗?”

谭宗明:“你下午还有事情吗?”

赵启平:“我要写总结报告。”

谭宗明:“晚上在写吧,你现在心情不好,怎么写。”

赵启平:“让我靠一会儿好不好?”

谭宗明:“好,靠着吧。”

赵启平:“你为什么现在对我这么好?”

谭宗明苦笑不已:“对你好是应该的。”

赵启平:“那你为什么以前要对我那么坏?”

谭宗明的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面:“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对你,如果你没有死在我跟前,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爱上你了,失去你的那一瞬间我要疯了,我给你做人工呼吸,拼命的晃着你希望你能重新睁开眼睛,可是你的身体逐渐的冰冷了,我彻底的疯了,于是我点了一把火,抱着你坐着火中间。”

赵启平第一次知道那个时候他死后的事情,谭宗明一直抱着他:“我现在不敢说爱你,我怕你不会相信,因为我曾经那样对待你,你不会相信也是应该的。但是,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赵启平泪眼朦胧的问他:“什么机会?”

谭宗明:“一个重新拥有你的机会!”

赵启平推开他:“你不会又想把我关起来吧?”

谭宗明看着他的眼睛,擦掉了他的眼泪:“把你关在我的心里。可以吗?”说完吻上了他的唇。

赵启平没有防备的被他吻了个正着,他倒是没有加深这个吻,亲了两下举松开了他,看着赵启平瞪着他:“我怎么觉得你应该给我一巴掌啊。”说完起身,拉他起来。赵启平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腰:“在医院呢,不好看,饶了你。”

疼的谭宗明龇牙咧嘴的:“轻点。”

赵启平:“我去换衣服。”

谭宗明:“好,我等你。”

两个人来到了赵启平的办公室,赵启平脱掉了白大褂,换上了休闲西装,那上了手机和车钥匙:“走吧!”

两个人走出了医院大门,谭宗明打开副驾驶:“请!”

赵启平:“我的车怎么办?”

谭宗明:“我明天早上送你上班!”

赵启平:“拉风!”

谭宗明:“想去哪儿?”

赵启平:“我想去公园!”

谭宗明:“坐摩天轮吗?”

赵启平点点头,谭宗明开着车,向着公园驶去。

天晴了,我的罂粟,我的爱人,我的平平,我又重新拥有了再一次将你搂进怀里的机会,这一次我不会在让你受到任何委屈了。

THE END

未完  待续




















骗你们的!哈哈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52)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