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微神话】冬日暖阳

第十五话   下雪了,雪花微凉

荣石成功的把孟韦堵在了家门口,没有想到得到了这样的一句话,等我八年。一竿子支到了八年之后,八年之后是多久,大学毕业吗?抗战都胜利了,我还没有追到你。

荣意:“天天送花?”荣石摇头。

荣树:“天天接送!”荣石指着门让他滚蛋。

方小姑娘:“哥哥,你到底是怎么想得?”

方孟韦:“我不知道,我只是现在不想答应他任何承诺。”

方小姑娘只得作罢,她不知道该如何和自己的哥哥讲感情这事儿勉强不来。因为她也不懂。

方孟敖:“为什么要这么久?”

方孟韦:“因为我可以看清楚我怎么想的!”

方孟敖:“那也不用八年吧,你以为你抗战呢?”

方孟韦:“抗战胜利之后不是还有解放战争吗?”

方孟敖:“得了吧,我不是和你讨论历史,当心他变心。”

方孟韦低下头,不在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兰兰可以看到我们脚上的红线。”

方孟敖:“所以呢?”

方孟韦很轻的说了一声:“我不知道!”

方孟敖:“你不喜欢他吗?”

方孟韦:“我喜欢他呀!”

方孟敖搞不懂弟弟的想法了。

过年之前,荣石央方小姑娘把孟韦叫出来,孟韦万分不情愿的出来了,看着荣石。

荣石拉着他来到了自己家里,把人都轰了出去,不许在客厅待。荣石看着他:“我不想等那么长的时间,今天必须说清楚!

孟韦低下头想了想抬头看着他:“你认为父母可以接受吗?”

荣石一愣:“什么意思?”

孟韦笑了笑:“父母未必会接受,虽然同性国家已经开始认同了,但是我们的父母未必会接受,你还是长子!你有信心我们走多久!一年?三年?五年?”荣石有点懵,他知道孟韦一直心事重重,但是不知道是在想这些事情。

荣石有些生气了:“哪那个孙朝忠呢?”

孟韦不在看他而是看着手里的茶杯:“他不是长子。”

荣石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和他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他一直在想怎么让孟韦答应自己的追求。而孟韦想的却家人会不会同意。

他俩不知道的是,自从他俩踩到那根红绳之后,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已经悄然的改变了。

荣石打量着坐在对面的男孩,淡蓝色的高领毛衣,深色的牛仔裤,运动鞋,青春而富有活力,而自己只比他大两岁而已。为何此时看起来他比自己要大上两岁呢?

孟韦看他不说话了,起身走向门口,打开门冷空气一拥而入,他站在门口轻轻的带上了门:“下雪了!”

荣石跟了出来,看着他伸手去接雪花,转身进屋去拿了一件大衣出来披在了他的身上,顺势搂住了他的身子,孟韦没挣扎的任他搂在怀里。

方孟敖把方小姑娘叫了出来:“兰兰,出来,下雪了!”

方小姑娘最喜欢雪花,连蹦带跳的跑了出来,伸出小手接那雪花,歪着脑袋看着对面,自己的小哥明显穿了一件不是自己的大衣被荣哥哥搂在怀里,手握住他的手,接着雪花。

小姑娘无意识的转动着手腕,雪花微妙的改变了轨迹,纷纷扬扬的交叉成圈,围着两个人打转,进而造出了幻影。

方孟敖感觉到弟弟和荣石在雪中起舞,跳着一曲华尔兹,悠扬而悦耳的舞曲似乎就在耳边响起。家里的人都站在门口或者窗户跟前,看着这一场雪中的华尔兹。没有人注意到小姑娘的手不停的在动,似乎在指挥着天上将下来的雪。

月老立于云上,看着自己的徒儿在无意识的运用自己的法力制造了一场幻境之舞。雪神就站在月老的跟前:“啊,老神仙,这样好吗?”

月老:“且让她玩一会儿吧,她觉醒不了的,她的功力是玉帝亲自封印的。”

雪神一直控制着雪,不让它变大,并根据小姑娘的手势,不断的调整着雪花降落的轨迹。一场雪中的舞蹈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进行着,带着自己的韵律。而两个当事人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动过。

索杰拿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之后,也被眼前的幻境吸引了。

荣石轻轻的说了一句:“雪花微凉!”孟韦侧过头看他,两个人不可避免的亲在了一起,荣石伸出了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他的唇:“好凉。”孟韦的耳朵腾的红了。两个人的状态,直接导致了雪花的轨迹再次发生改变。

雪神哭笑不得的直接冻醒了方小姑娘,小姑娘醒了,法力也就散掉了,雪花继续纷纷扬扬的下着,小女孩喊出自己的伙伴,快乐的玩着雪。孟韦穿着荣石的大衣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评论(1)
热度(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