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四季恋歌|楼诚衍生|微神话】冬日暖阳

《东方异世录》目前没有灵感,有灵感了在更。

————————————————————

第二十一话   方家有女初长成

初中的功课比小学紧张,但是意外的是方兰兰从来不惧怕考试,她的老师说每次看到她安静坐在班里看书,心就定了一半。很奇特,只要是她在安静的看书,她的同学没有一个敢大声的说话,很怕打扰到她温习功课。

曾经因为上自习课,她在认真的做功课,下课铃响的时候,吓了她一跳,她的同学就集体去教务科投诉学校的铃声太吵了。

在方小姑娘初三那年,街角开了一家咖啡店,咖啡店的名字叫容易,装修的古朴雅致。既有典雅的包厢,也有半开放的卡座,只有靠着窗户的座位是开放式的。

这里的蛋糕很好吃,这里的面包也很好吃,这里的老板很神秘,神秘的老板只是每个周末的两天在店里待一个下午,做一种叫奶油小方的蛋糕,每次只卖三块,多一块都不卖。

方兰兰知道这家咖啡馆是因为它离家比较进,每次放学就进去买一块蛋糕或者几个面包带回去。

在周末的午后,方兰兰会抱着书本坐在靠窗户的位置温习功课。要一壶果茶,一块蓝莓蛋糕。有时候会有同学,多数的时候都是她一个人。

等到下午五点的时候,她就收拾好书本,买几个牛角面包和肉松面包,等孙朝忠来接她回家。

因为方孟韦和孙朝忠关系很好,经常一起回家,一来二去的方兰兰和孙朝忠也熟悉了起来。

月老已经对自己的徒弟无奈了,人家那么明显的表露了意图,她怎么就是不接招呢?

程晓云问她为什么不在家里看书,她回答她喜欢那里的氛围。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每每她推开那扇门的时候,店员就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个误入了人间小仙女。

这天她坐在靠窗户的位置看书,她的手机开始震动,拿起手机一看是孙朝忠打来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拿着电话推开了咖啡馆的门,来到了门口。

 “朝忠哥哥,我在咖啡馆呢,你来接我啊?好,我等你!”挂了电话回到店里,拿了几个面包递给店员,告知等一会再一起结账。

坐下继续看书,没有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从外面进来,就看到了她,靠在吧台跟前看了一会,转身进到了吧台里面。

方兰兰感觉到有人在看她,抬起头四下张望了一会,没有看到人,低下头继续看书。

孙朝忠站在马路对面看着窗户里的女孩,她有时候会低眉浅笑,有时候活蹦乱跳,似乎她有千万种不同的面孔,何时她从一个小女孩慢慢的蜕变了长成了大姑娘,慢慢的霸占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方兰兰感觉到对面有人看她,从书本里抬起头,用手捏捏后颈,看到了马路对面的他,一颦一笑间眼波流转,孙朝忠觉得今天的太阳格外的刺眼。

方兰兰眨眨眼睛,对他勾勾手指头。他看看自己的制服,看看窗户里面的女孩,翻了个白眼,看着天空。

方兰兰撑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他,拿过一只铅笔,快速的在本子上面画了一幅素描,然后竖起来对着对面。

孙朝忠失笑了,走过了马路,推开了咖啡馆的门,店员招呼他:“先生下午好,几位!”

孙朝忠:“我找人!”

店员做了个请的手势,孙朝忠点头道谢,转身进到了店里,坐到了方兰兰的旁边,方兰兰装不认识他,他也不着急,拿过方兰兰的水杯一口饮下。

她撑着脑袋看着他,伸手拿过茶烛上的壶在倒了一杯热果茶。两个人谁都不说话,一个倒水,一个喝水,然后招呼店员蓄水。

看着他喝了几杯热水之后,递给他一块纸巾,让他擦擦嘴,开始收拾书包,孙朝忠拿过她手边的账单来到吧台结账,店员愣了愣:“先生,那位小姑娘的帐已经结过了!这是她要的面包,请您拿好。”

孙朝忠道谢后,拿着袋子走回到她的身边:“你刚刚结帐了?”

方兰兰:“没有啊,她们家每周的这个点会卖奶油小方,我很少能买到,所以今天我没有结账,等着奶油小方出炉呢,怎么了?”

孙朝忠挑挑眉:“你的帐被付了。”

方兰兰吃惊的看着他:“不会吧!”

孙朝忠:“就是的!”接过她手里的书,陪着她走到吧台询问。得到的答复和刚才一样,并且被告知已经放了一块奶油小方在袋子里面。

方兰兰无奈的笑了笑:“谢谢啦!”说完和孙朝忠一起走了。

出了门,孙朝忠:“我像电线杆吗?”

方兰兰捂着嘴巴笑了:“不像!”

孙朝忠:“那你把我画成一根电线杆?”

方兰兰跑开了:“哈哈哈哈,我喜欢!”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往家走了。

咖啡馆的二楼窗户跟前一直站着一个人,看着下面的两个人一路走远,转动着手上的红宝石戒指。

————————————————

打酱油的方孟韦。

猜猜看,她主要是在等谁?

评论(3)
热度(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