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 】橘子罐头里的小人

橘子罐头里的小人  5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两个小不点来了也一年了,这天下午,小不点诚看着明楼:“明楼,问你个问题好吗?”

明楼:“怎么了?”

小不点诚:“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

明楼愕然:“什么叫有一天你不在了?”

小不点诚笑了笑:“没什么。”便不在说话了。晚上和小不点曼丽坐在瓜子盘里剥瓜子。

小不点曼丽:“哥哥,你怎么了?”

小不点诚:“曼丽,如果你喜欢上了一个人,怎么办?”

小不点曼丽尖叫:“哥哥!”

小不点诚:“嘘,小点声。”

小不点曼丽委屈的看着他:“可是哥哥……”

小不点诚剥瓜子的手一顿:“我知道了。吃吧。”

明楼出来就看到小不点诚的跟前摆着一对的瓜子仁,伸手点点他:“你把一盘子都剥了呀。”

小不点诚心不在焉:“嗯,吃吗?”明楼诧异的看着他,平时求半天才给他剥一点点,今天是怎么了。

就和他俩突然出现在罐头里面一样,两个小不点消失在了两个人的枕头边。

等到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姐弟三个傻了眼儿了,房间整个翻遍了都没有见到昨天晚上和他们道晚安的两个小不点。

明台郁闷的满客厅趴着看,看是不是两个小不点乱跑,钻到了沙发或者是柜子的底下。

曾经两个小不点因为好奇房子到底多大,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一个累的摊在了台阶上面,差点被明台踩到。一个钻到了柜子底下,滚成了一个灰团子。

明镜拿着手电照着楼梯的缝隙,看是不是被卡在了那里,明楼的房间已经变得乱七八糟的了。

阿香在厨房切着水果都走神了,差点切到自己的手。不时的打开橱柜看看是不是可以看到两个藏起来的小不点。

餐桌上面摆好了饭,阿香习惯性的往明楼和明台的手边放一个小碟子,明镜的跟前放了一盘水果和一盘蔬菜沙拉。

姐弟三个人习惯的往小盘子里放蔬菜沙拉和水果。等到放进去之后才反应过来,小不点今天早上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四个人看着满桌子饭菜,只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起身各自回房。阿香慢慢的收拾着餐桌。

明台站在明楼的房间门口,看着明楼一点点的把翻得乱七八糟的房间收拾回原来的样子。

然后明楼看着那些小衣服发呆,似乎还能看到阿诚害羞的对他说:“我换衣服你能不能不要捣乱呀。”

明镜整理着曼丽的那些小衣服,坐在梳妆台上,似乎还能听到曼丽和她说:“明镜姐姐,今天我在明台的学校听老师讲课,都听懂了呢!”

明台似乎还能看到两个小不点嫌弃他的作业太多了,影响了他和自己玩儿的时间。

三个人都提不起精神来的去公司和学校,接受煎熬。明楼经常走神的看着最底下的一个抽屉,里面放着阿诚爱吃的薯片和点心,还有一个带着吸管的小杯子,为了买到这个小杯子,明楼在网上淘了好久,在商场逛了好久,才找到了这么一个,后来给小不点曼丽也买了一个。

夜晚,明楼端着一杯茶站在窗户跟前看着外面,格外的思念那个小小的身影,经常在他睡不着的时候,坐在他的肩头给他哼曲子。

晃神见他看到了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青年就站在他的身边,揉揉眼睛发现是幻觉。

一度姐弟三个都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那两个和自己生活了一年的小不点,不曾真的出现过,只是衣服和合影证明了他们真的存在过。

这样的日子过了差不多半年,三姐弟也差不多适应了。正好公司对外发布招聘广告,要找总经理助理,要求一大堆。符合要求的应聘者很多,明楼在大堂里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找就找不到了。

于是自嘲的笑了笑,怎么可能,他明明那么小,这个时候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先生,先生,打扰一下。”

明楼一回头就看了变大的阿诚站在自己的身边,一时间愣住了,阿诚又喊他:“这位先生,您没事儿吧?”

明楼有些激动的看着他:“没事儿,只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阿诚:“您好,能把您的笔借我用一下吗?”

明楼抽出自己的笔递给他,看着他在一份简历上面写写画画,就问他:“你今天来应聘吗?”

阿诚:“是啊。”

明楼:“你是学什么的?”

阿诚:“我学经济管理的,但是我喜欢画画。”

明楼笑了,画画吗?他的小阿诚也喜欢画画呢,抱着一根彩色铅笔,哭唧唧的看着他,他只好给他截短。

阿诚:“打扰您了,笔还给您。谢谢。”把笔递到他的手里,转身的时候阿诚笑了。

明楼掏出手机坐到一边给明镜发了条信息:姐,我找到小阿诚了。

很快明镜的信息回过来了:他在哪儿呢?

很快就轮到阿诚面试了,人力资源部的人喊:“下一位明诚!”

明楼回信息:他就站大厅,接受面试。回完信息之后,明楼走出大楼,来到了街角的一家咖啡厅的外面,坐下点了一杯咖啡,边喝边等阿诚。

此时明镜回了个生气的表情:你逗我呢?

明楼:我怎么敢?你不下来看看吗?

过了好一会,明镜发了张照片给他,他笑了。明镜在下面写着真的是他。

过了好长时间,阿诚才从明氏的大楼走了出来,走到街角准备过马路的时候被明楼喊住了:“明诚先生。”

阿诚一顿,回头就看到了明楼,走到他的身边:“先生,好巧。”

明楼:“坐,喝点什么?”

阿诚:“果汁!”

明楼招来侍者点了一杯果汁,然后看着阿诚:“你姓明啊?”

阿诚:“是啊。”

明楼:“我也姓明!”

阿诚笑着看着他:“真的啊,好巧!”

明楼按住他:“我们聊聊。”

明楼看着他想了想,问他:“你多大了?”

阿诚:“25了。”端过果汁喝了一口。大脸怪,你居然瘦了,真稀奇。

明楼看着他吸果汁的样子愣住了,难道真的是小阿诚吗?

于是换了个话题,聊他最喜欢的绘画。看着他侃侃而谈,看着他脸上的光芒,明楼觉得自己真的捡到宝了,会不会是他的小阿诚呢?

明台的班上今天来了一个转校生,老师带着她进来:“这位是大家的新同学,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于曼丽:“大家好,我叫于曼丽。”

老师:“明台的旁边有空座位,你先坐那里吧。”

看到于曼丽的时候,明台的眼睛都直了,这是真的吗?那个小小的曼丽变大了呢?真的是她吗?

等到曼丽坐在明台的旁边,明台激动的不行,就差手舞足蹈了,曼丽用看病人的眼光看了他一眼,明台感觉很委屈。

快放学的时候,明台结结巴巴的曼丽说:“曼,曼,曼,曼丽,我,我,我,我送你,回,回家吧?”

于曼丽斜着眼睛看着他:“不用了,我哥哥来接我。”

明诚辞别了明楼,赶着时间去接自己的妹妹,学校门口,明台正在和曼丽纠缠不清。

很久很久以后,明楼成功的把明诚拐到了自己的床上,明诚问出了他想了很久的问题:“为什么你的抽屉里面会有一摞小衣服?”我以为你扔了呢。

明楼:“那个啊,是真的存在的,是罐头里的小人。”

明诚:“罐头里的小人啊……”其实就是我啊。

网络上面流传,买一箱橘子罐头有百分之一或者万分之一的可能可以碰见罐头小人。后来明楼加了一句话:有可能是你命定的爱人。

——————————————
完结

评论(9)
热度(59)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