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十六章   千面夏娃,那个才是真正的你

孙朝忠带着李斌,带着搜查令去了李斌的家里,李父和李母看到警察和儿子一起回来的,惊疑不定的问儿子:“斌斌,你这是?”

孙朝忠看着他的父母:“你儿子涉嫌盗窃,我们要搜查他的房间。”

李斌苦笑不已的看着父母,李父一直在质疑李斌那部车的来历,此时看着儿子一脸的不可置信:“那你的车是用偷来的钱买的?”

李斌没有办法解释这件事儿,只好点头,李父长叹一声不在说话了。

李母跟着去了李斌的房间,警员从李斌的房间里搜出来的新手机就四五部,现金满满一抽屉。李母傻了眼儿了看着儿子:“你哪来这么多的钱?”

孙朝忠:“李斌通过某种手段盗取别人银行卡内的钱。”

李母揪着儿子的衣服:“是不是那个女孩教你这么做的?”

李斌:“和她没有关系。”

孙朝忠拉开李母的手:“你儿子支付宝的转款记录可以追溯到他上高中时期,每个月都有大笔的款项进账,我想你们是不会给他那么多的钱吧?”

从李家出来回到了警局,孙朝忠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看着摆在桌子上面的那盒女士香烟,掏了一根点燃,看着冉冉上升的烟雾,想起第一次见到方兰兰的时候。

他记得那是他们上大学第一年,十一放假,几个人一起去酒吧玩儿,看到了她,他一眼就看出来她不是应该进酒吧的年龄,但是她的着装和打扮看起来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她应该不是第一次进酒吧了。

隔了两天去方家的时候看到方兰兰,穿着湖蓝色的连衣裙,背着一个包应该是要去逛街,他看到她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很虚幻,和那个晚上相比,这个更真实一些。而她只是和他点了一下头回头喊方孟韦:“小哥,你同学来了。”

他还问方孟韦:“你有几个妹妹?”

方孟韦:“就一个呀,刚出去那个就是,就这么一个宝贝就已经很头疼了,前天晚上不知道跑到哪里玩去了,半夜才回家,我妈都要气死了。”

孙朝忠特别想告诉他,前天晚上在酒吧里面见到的那个女孩就是兰兰。但是莫名的他张不开嘴,因为记忆里坐在吧台跟前的方兰兰看起来很孤独,她所隔离出来的孤寂没有人可以打扰,几个想去搭讪的人,走到跟前又折了回来。

不自觉的他走了过去,坐在了她的旁边,她只是回头打量了一下他,觉得他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便不再看他,而是一个人玩着手机,偶尔才喝一口点的鸡尾酒。

最夸张的是一次实习跟队到酒吧抓人的时候又碰见了她,她把头发弄成了大波浪的卷发穿了一身黑色的裙装。既不招摇,又不惹眼。但是他还是认出了她来。

而方兰兰也认出来了眼前的男人是小哥的朋友,一瞬间的错愕,她转身就走向洗手间,孙朝忠跟了过去,在通往洗手间的过道里面抓住了她的胳膊。

方兰兰站住了回身看着他:“松开。”

孙朝忠松开了自己的手,但是把她困在了两手之间:“你不要命了,来这里做什么?”

方兰兰歪着脑袋看着他笑了一下:“你是我什么人啊,管我那么多干嘛?”

孙朝忠有些挫败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我们是来抓人的,你最好赶紧离开,回家去,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方兰兰笑了一下看着他:“你破你的案子,我玩儿我的,你管我那么多干嘛?”

孙朝忠不高兴了:“兰兰。”

方兰兰看着他,笑了一下:“朝忠哥哥,你太可笑了,你破案子为什么我要离开?”

孙朝忠摸了把脸:“这里不安全,知道吗?”说完脱掉了自己的外衣,不容置疑的把她裹了起来:“我送你出去。”

方兰兰没有在挣扎的被他送到了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上地名,看着她上车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但是她并没有坐车回家,而是在附近下车了之后,脱掉了脚上的皮鞋,换了一双鞋,步行回家。

孙朝忠跟着自己的师傅很顺利的就把人抓住了,有人问他刚才去了那里,他说去了趟洗手间。

慢慢的和方兰兰熟悉了之后,他发现方兰兰有无数张面孔,都对他充满着致命的诱惑,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不知道,只是在不知不觉间,那身影就进驻了心间。

评论(1)
热度(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