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安慰我受伤的小心灵,今天双更,今天出去购物,钱钱没有带够,好多东西没有买上,嘤嘤嘤,人家好伤心。

————————————————

第十七章    爱你,我无法言语

在医院待了三天,病情稳定,方兰兰获准回家继续养病,抱着一堆的药,被父亲和母亲接回了家。

回到家里就面对母亲的怒火:“你学会抽烟、学会喝酒我都忍了,但是你不能因为一个男人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吧?发着高烧去淋雨,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还有那个李斌,是怎么回事?那都是什么人啊,你也能看的上。”方兰兰听着母亲的训斥垂下了眼帘,遮掉了所有的情绪。

而门外偷听的两个小男人已经傻掉了,我没有听错吧?老妈说小妹会抽烟喝酒?面面相觑了半天,悄悄离开了小妹的房间门口。同时想到了一个问题,兰兰是什么时候学会抽烟喝酒的。

程晓云教训完了女儿,勒令她在房里休息。出来又开始训两个儿子:“你们是怎么看着妹妹的?她什么时候谈了个男朋友的?你们竟然不知道?你们不是号称无所不知吗?怎么就被瞒的死死的?”

兄弟俩极为殷勤的给母亲掉了杯水:“妈,兰兰上课放学一切正常,也没有和别人打电话,所以我们才被瞒住的嘛!”

于是程晓云开启了茶壶模式:“我告诉你们,这样是不行的……”吧啦吧啦的说了一个小时,说的兄弟俩头都大了。

方孟敖:“妈,妈,妈,求放过,我给兰兰买了一部新手机,您一会给她。”

程晓云接过手机:“看着你们这么有孝心的份上,饶了你们。”

“妈妈,我饿了!”方兰兰可怜兮兮的趴在门边。

程晓云点点女儿的鼻子:“你呀,就应该饿你三天。”

方兰兰:“我现在可是病号,不可以这样对我。”

程晓云把手机递给她:“给,你大哥给你买的。”

方兰兰接过手机:“谢谢大哥。”

方孟敖:“那个,给你办了张新卡,号还是原来的号,现在就可以用了。”方兰兰抱着手机开心不已。

硬是在家里憋了一个星期,才被程晓云放出去上课,这几天下午放学的时候都是杜见锋接她回家,顺便接受今天的“战利品”。

这天下午下课,坐到车上杜见锋看着她:“去哪里?”

方兰兰有气无力的:“警察局。”

杜见锋:“怎么了?看起来没有什么劲的样子?”

方兰兰:“老师抽风了,今天的授课量太大了,我的脑袋快停运了。”

杜见锋揉揉她的脑袋:“那就不要想了,今天的饭我去买。”

方兰兰点点头,靠在副驾驶上打着瞌睡。杜见锋从后座上捞了件衣服盖在她的身上,启动了汽车,平缓的开了出去。来到了警局的附近买了几个方孟韦爱吃的菜,翻了翻后座上面的袋子,看到了几盒烧卖之类的东西。

到了地方,杜见锋:“蓝妹妹,醒醒。”

方兰兰迷迷糊糊的四下张望了一下:“到啦?”

杜见锋挑眉:“到啦。”

方兰兰:“好困。”

杜见锋失笑了:“那你在睡会。”方兰兰头一歪又睡过去了。

杜见锋给方孟韦打电话让他出来,方孟韦以为方兰兰又出什么事儿了,赶紧出来,一看方兰兰靠在副驾驶上面正在打着小呼。

方孟韦:“我去,老大,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她又出什么事儿了。”

杜见锋:“赶紧,抱走,车不能停门口太久。”

方孟韦背上方兰兰的书包,抱出了自己的妹妹,杜见锋去停好车,拿出吃的,看着方孟韦站在那里的样子浮想联翩的:好像是在等老公回家的小媳妇。

杜小天使:杜见锋你有点出息好不好,人还没有到手呢。

杜小恶魔:杜见锋,看好了就上。

于是杜小天使和杜小恶魔在杜见锋的脑袋里面打了起来,一个让他赶紧追,一个让他赶紧上。

杜见锋快步走了过去,和方孟韦一起走进了办公室,方孟韦把妹妹放在沙发上面,方兰兰略清醒了,揉揉眼睛:“哥哥?”

方孟韦:“今天怎么这么困啊?”

方兰兰抱着靠垫打瞌睡:“老师一下加大了授课量,而且我也不舒服。”

方孟韦摸摸妹妹的脑袋:“没有发烧啊。”

方兰兰默默的翻了白眼:“好啦,我要喝水。”

杜见锋靠着门看着他俩:“啧啧啧,要是你们不是兄妹,我还以为你们是情人呢。辣眼睛啊!”

刚好孙朝忠出来找方孟韦签文件正好听见:“什么辣眼睛?”

杜见锋扬扬下巴:“二十四孝哥哥,自己看吧,我看不下去了。”

孙朝忠瞅了一眼:“什么啊,他俩一直是这样啊,孟韦一直当兰兰没有长大。”

杜见锋:“活久见啊。”

方孟韦涮涮杯子:“你们,够了哦。”

方兰兰咳嗽了一下闭着眼睛掩嘴打了个哈欠:“我渴。”

方孟韦:“哦,热的?凉的?”

方兰兰一脸的困倦:“热的,谢谢,我从来不喝凉水。”

方孟韦赶紧接了杯热水递给妹妹,接着招呼孙朝忠:“去拿饭盒。”

孙朝忠把文件递给他:“先签了,签完我拿去归档。”方孟韦很快签好了字递了过去。

方兰兰靠在沙发上面醒神,方孟韦摆好了饭,留着口水:“哇,你今天怎么买的都是我爱吃的啊?”孙朝忠撅着嘴,坐到了靠近方兰兰的位置。

方兰兰喝了几口水:“不是我买的,是见峰哥哥买的。”没有睡醒的声音软糯糯的,带着一丝丝沙哑的诱惑。

在场的三个男人除了方孟韦,剩下两个齐齐打了个冷战,这也太犯规了。

方兰兰还是一脸的困倦,孙朝忠有点担心:“真的没有生病。”

方兰兰:“没事儿。休息休息就好了。”

孙朝忠:“不舒服,早点说。”方兰兰点点头。

杜见锋的眼睛在两个人身上来回打转看明白了点东西,方孟韦嘴里都是菜:“吃饭啊,你们愁什么呢。”

杜见锋:“这顿饭啊,齁甜。”说的三个人都愣了。

方兰兰瞅了瞅孙朝忠,瞅了瞅方孟韦,在看看杜见锋:“脑袋秀逗了你。”

杜见锋吃着饭看着孙朝忠的小动作,没有在说什么。方孟韦有些困惑的眨眨眼睛,什么和什么啊。

杜见锋:“慢点吃,别噎着。”方孟韦嗯了一声,继续低头吃饭。

也是从这天开始,只要在警局吃饭的时候,孙朝忠就会坐在了方兰兰的旁边,而杜见锋则和方孟韦坐在一起。几次之后方孟韦觉得那里不对,孙朝忠表示那里都对,只有你不对。

方孟韦看着好友:“为什么?”

孙朝忠:“呵呵,不为什么!”

 


评论(1)
热度(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