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二十七话   大漠

野战机场坐落在绿洲的边缘地带,有树木,有草地,在往前就是大漠。

第一次来到西北的士兵,看着广袤的沙漠,远处巍峨的雪山,发出了赞叹。

方孟敖伸出手举过头顶:“我们飞过了雪山,我们来到了大漠。”

黄昏之下,落日之时,大漠的黄昏美丽而壮阔,看着太阳缓缓的落下了地平线,众人纷纷举起手机拍照留念。

杜见锋豪情万丈的看着远方,突然想起了两句诗:“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

方孟敖:“是啊,太美了,没有来过这里是不会知道大漠有多美的。”

杜见锋:“这就是军人的情怀,不是吗?”方孟敖点头。

毛利民:“头儿,吃饭了,方大队一起。”

方孟敖:“好,今儿晚上吃啥?”

杜见锋:“西北的特色:抓饭。”

方孟敖:“哎哟,老杜,没看出来啊,你和我们家那个小吃货有的一拼啊。”

杜见锋:“和兰兰比不成,她是哪里开了什么店,就会第一时间跑去试吃。她的零花钱都用来吃了吧?”

方孟敖:“偏生她和孟韦一样,吃不胖啊。”

杜见锋:“哎,你羡慕了啊。白天的阻击打的好呀!”

方孟敖:“好什么啊,三代机对二代机,你认为我的技术会输吗?”

杜见锋:“你,不会,我,会。我告诉你啊,今天要不是你当头一棒,我们今天要么被打散,要么被逼改变航线,现在能不能到还另说呢!”

方孟敖:“行了,你就别给我带高帽子了。”

说说笑笑的走进了营帐,桌子上面摆好了饭和拌菜。杜见锋吃了一口:“好吃,就是小兰兰吃不到了。”

毛利民:“我让炊事班长偷艺去了。等回去了做给蓝妹妹吃不就得了。”

方孟敖:“嗯,主意不错。”给老婆打电话让她也过来一起吃,何孝钰表示不和男人一起吃饭。

方孟敖瞪着电话:“不来拉倒。”

杜见锋:“活该你给嫂子打电话被训,你不知道现在的女人流行瘦,在说了军医灶比咱们还好呢,你竟瞎操心。”

方孟敖:“不知道兰兰咋样了,都不给我发信息。”

杜见锋:“哎哎哎,你个妹控,人家和你联系干嘛?人家和方叔叔联系好不好。”

方孟敖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有人在呢,你注意点。”

杜见锋:“毛利民,老子说错了吗?”

毛利民:“没错,大队长说什么都是对的。”

杜见锋:“嗨,你小子,快点吃,吃完了研究一下明天怎么打。”

吃完了饭,方孟敖让人去叫几个中队长,大家一起聚到了战术研究室,开始研究明天怎么打能最大的发挥武装直升机的特点。

几个人围着沙盘,比比划划的,杜见锋:“对面的防空营很讨厌,明天我们先想办法拿掉对面的榴弹炮阵地。”

方孟敖:“我们火力掩护。”

杜见锋想了想:“我们和机步营先上,然后你们在突然袭击。”

毛利民:“恐怕指挥部不一定同意。”

杜见锋:“笑话,不知道我和老方就是指挥部的人啊。”

毛利民摸摸脑袋傻笑了一下。

细化了作战计划之后,方孟敖和杜见锋一起去了师部,和师长一块研究明天的打法。

师长拍案叫绝:“好,明天就这么打。我去协调地面部队配合你们。”

第二天,杜见锋和方孟敖所在的红色军团打了个满堂彩,迅速占领了蓝军的前沿阵地,红军的防空部队把直九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为方孟敖争取了很多的时间,来给杜见锋保驾护航。

晚上休息的时候,杜见锋问他:“孟敖,你想他吗?”

方孟敖愣了:“见峰,那不是想念,那是刻骨铭心。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他就不告而别了一个月,回来之后将我拒之门外。但是我却恨不起来,我真的爱他。”说完就躺着了行军床上,不在说话了。

此时,杜见锋就收到了方孟韦的微信,看着那碗馄饨,杜见锋垂涎三尺的同时陷入了深思。

 


评论(2)
热度(6)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