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四十八话     

方孟韦示意下属把他送去医院检查。孙朝忠追了出来就看到方兰兰蹲坐在墙边,他走过去拉起她,起来,地上凉。

走吧,去我的办公室。方孟韦走过去看着他俩。

进了办公室方兰兰就开始咳嗽,方孟韦吓了一跳,怎么了这是?

没事儿,方兰兰捂着嘴巴。

好了,别说话了,孟韦去化点蜂蜜水。说着从包里掏出来一截芦荟,切了一小块儿下来塞到兰兰的嘴巴里。

这是什么毛病?很快方孟韦把水端了过来递给妹妹。

她的食道被胃液灼伤了,医生开的食用芦荟,我过去的时候你妈还在那里,我说你忙着呢,让我过去带她过来,已经给她请假了,别一下喝完,慢点喝。孙朝忠和方孟伟说着话还不忘嘱咐方兰兰。

让你乱吃东西。方孟韦点了一下妹妹的脑袋,就看到方兰兰的手在不停的抖,赶紧伸手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冰凉。

好了,别生气了,在把自己气出个好歹来。孙朝忠搂着她的身子轻轻的拍着。

她可以吃什么?方孟韦轻声的问。

只能吃流食,过几天还要去医院检查。孙朝忠的手划过她的耳朵,捋顺她的头发。

想好怎么过我大哥那一关了?方孟韦看着这一幕愣了愣,进而笑了。

顺其自然吧,兰兰不喜欢把事情搞的太复杂。

方兰兰一直垂着目光,看着手里的杯子发呆,过了好一会方孟韦才松开她的手,拿走杯子在兑了点热水进去。

方兰兰接过杯子轻轻的抿着蜂蜜水,这个时候一个队员推开了方孟韦的办公室门,报告方队、孙副队,人已经住院了。

住院?孙朝忠愣了。

不住院是不可能的,说吧,断了几根。方孟韦问道。

两根。队员惊奇的看着方孟韦。

才两根,便宜他了。方兰兰撇撇嘴小声嘟囔。

但是骨裂了好几根,队员砸吧砸吧嘴。

好了,知道了,去吧。方孟韦点头。房间里面再度安静了下来。

小暴力分子,孙朝忠笑着亲了一下她的头发。方孟韦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打电话订餐去了。

吃完饭,方孟韦要求妹妹睡一会,他和孙朝忠整理案件的卷宗,所有的资料全部备齐,就等着办完手续移交检察院。

方兰兰躺在沙发上面睡着了身上盖着大衣,陷入了一个奇怪的梦境,她梦见自己穿了一身民国的学生装,被一个看起来很阴险的人抱在怀里,而孙朝忠正冲自己开了几枪。

她看到自己飘啊飘飘回到了一个豪华的宅邸,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在暗自垂泪,可是她发现自己的父亲却不是方步亭,他管方步亭叫内兄。

她猛地坐了起来,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一个是她的恋人,一个是她的哥哥,梦里方孟韦是她的表哥,而孙朝忠却是亲手打死她的人。

做噩梦了?方孟韦看到她坐起来之后的表情,知道她做噩梦了。

你怎么了?为什么这副表情看着我?孙朝忠递了杯水给她,吓了她一跳。

做噩梦了,小时候一做噩梦醒来就是这副表情。方孟韦淘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捂到了方兰兰的脸上。

她用毛巾捂着脸,这个梦太真实了,以至于醒过来的时候她还分不清楚梦与现实。下一刻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不管梦里梦到了什么,都忘掉好吗?那个是梦,不是真的。孙朝忠温柔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她放下毛巾靠在他怀里,静静的笑了。

方孟韦很抓狂的看着妹妹和好友霸占了他的办公室练习华尔兹,美其名曰你的办公室地方大。地方大怎么了,地方大也招你们了啊,方孟韦严重不满。

他俩霸占了我的办公室,方孟韦给杜见锋打电话告状。

怎么了?你没有地方办公了吗?杜见锋不明所以。

才不是,兰兰他们学校校庆的日子快要到了,所以她在练习舞蹈。方孟韦撅着嘴巴。

好了,我这边将结束就过去找你。杜见锋看了看手表。

好,我等你。方孟韦雀跃不已。

 


评论(3)
热度(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