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五十一话   梦与现实,你是谁?

晚上回到家,方步亭和程晓云还是知道了她生病的原因,训了她半个小时,明令禁止她吃肉。

她斜着眼睛看着方孟韦,方孟韦东张西望就是不看她。气的方兰兰踩了他一脚才上楼。刚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就被大哥方孟敖拦截了。

我有事儿问你。方孟敖看着妹妹。

什么事儿啊?

换个地方说,你嫂子刚把何何哄睡着,别吵醒他们。

我们去院子里面说。方兰兰看着他。

好。方孟敖点头答应。

你现在到底是在和谁谈恋爱?两个人来到了院子里面,方孟敖看着她。

孙朝忠啊,怎么啦?

丫头,你先斩后奏是不是成习惯了。

大哥你想说什么?

你和杜见锋到底是什么关系?

大哥认为杜大哥喜欢我吗?

那你告诉我他喜欢谁?你不是一直和杜见锋约会吗?怎么又变成孙朝忠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大哥,我都二十了,你可不可以不在管我了?

你对孙朝忠了解多少?他父母是干什么的?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谈什么谈。

我是和他谈恋爱,不是和他家人谈恋爱,他管人家的父母是干什么的。你什么时候可以不在干涉我的私事?

你这是私事吗?你认为你的事儿是私事儿吗?

你够了哦,我干涉过你吗?这件事到此为止,我的事儿你少管。方兰兰彻底生气了。

你要是不是我妹妹,你以为我会管你吗?你以为你是谁啊?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方孟敖也不乐意了。

我和你这样说话不可以吗?你以为你是谁啊?每个人都要听你的吗?方兰兰和他针锋相对。

我看你是皮痒痒了。

你以为我怕你吗?咳咳咳咳……方兰兰捂着嘴咳嗽起来。

兰兰,兰兰,你怎么了?方孟敖吓了一跳,赶紧给妹妹顺气。

你走开。方兰兰一把推开了方孟敖,捂着嘴巴又是干呕又是咳嗽的眼泪都出来了,方孟敖赶紧搂住她回到客厅里面,让她坐下。

怎么了这是,孟敖你又欺负你妹妹了。程晓云看到方兰兰的模样吓了一跳。

没事儿,没事儿。方孟韦端了一杯蜂蜜水过来递给妹妹,拿过她的包,从包里取了芦荟出来递给了母亲。

医生给她开的,说是难受的是吃一点会舒服一些。方孟韦看着母亲。

好,知道了,我去弄。程晓云很快切了一小块递给了女儿。方兰兰含着芦荟靠着沙发闭着眼睛,满身的疲惫。

兰兰,哥错了,别生气了好不好。方孟敖不是很诚心的道歉。程晓云摇摇头回房间去了。

你们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方兰兰出声了。

好,早点休息。方孟韦揉揉妹妹的头发,拽着自己的大哥一起上楼去了。

兰兰,睡了吗?孙朝忠发微信问她。

方兰兰:刚和大哥吵完架,嗓子不舒服,含着芦荟呢。

孙朝忠:蜂蜜水喝了没有?

方兰兰:小哥已经化好了,我马上就喝。

孙朝忠:喝完早点休息。

方兰兰:你穿多大码的鞋?

孙朝忠:40的,怎么了?

方兰兰:没什么,你早点休息,晚安。

孙朝忠:晚安。

方兰兰滑动着手指从网上找了一套衣服的资料之后才睡。

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后从方孟韦那里要来了他和孙朝忠量衣服的数据,把数据发给她在淘宝网上找的一家定制cosplay衣服的店家。

下午下课孙朝忠接她到警察局,两个人练习华尔兹,这样一来方兰兰的时间就充裕了很多,她在社团合练第二只和第三只舞蹈,每天累的话都不想多说。

一个星期之后,订做的衣服和鞋子到了,方兰兰兴冲冲的把东西搬进来孙朝忠的后备箱。

什么呀?孙朝忠不解的看着小丫头。

两套衣服,花了我两个月的零花钱。方兰兰看着手机里的显示的剩余金额有点头疼,之前都是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从来没有发愁过钱的问题,现在只能好好计划了。

你呀,我不缺衣服,别给我买了知道吗?孙朝忠看着她的表情就想笑。

好,我知道了,一会到了办公室换上我看看好不好。方兰兰双手合十看着他。

好。他伸手搂过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很快就到了警察局,孙朝忠拎着小箱子牵着方兰兰来到了办公室。

这里是什么?方孟韦看着小皮箱。

我在网上给你和朝忠哥哥订做了两套衣服,换上我看看。方兰兰打开了箱子。

怎么还有靴子呀?孙朝忠拎出靴子看着女孩儿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一套的呀,肯定有靴子呀。方兰兰拿出衣服,看了看码数,大一些的递给孙朝忠,小一些的递给了方孟韦。

干什么?我不换啊,要换你换。方孟韦有些抗拒这身衣服。

孙朝忠在女朋友和好友的眼神下,只好请出去兄妹两个,自己换上衣服和靴子。

挺好看,你从哪里弄来的衣服样子。孙朝忠看着方兰兰。

把这个扎上。方兰兰从箱子里面拿出了腰带。看着孙朝忠把衣服一点点的整理利索之后震惊了,方孟韦拿着手机狂拍。

好看吗?孙朝忠站在镜子跟前看着女孩儿。

好看,好看,太帅了,兰兰衣服做的不错。方孟韦笑呵呵的看着孙朝忠,没有发现兰兰有些不自然。

别笑,严肃点嘛。方兰兰压抑住自己的恐惧撒着娇,给孙朝忠别上肩章。

不笑啊,这样吗?孙朝忠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对着镜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女孩儿。

兰兰,你没事吧?孙朝忠发现女孩儿的表情很不自然。

兰兰,你怎么了?方孟韦也发现妹妹的脸色发白。

方兰兰向后退到了门跟前,背靠着门瞪着眼前的人,梦里的一切再度浮现在了眼前。

恍然间,她看懂了梦里方孟韦的表情,那是爱慕的表情和伤心的泪水,她看到了杜见锋搂着方孟韦的时候满脸的心疼,她看到了抱着自己的那个男人眼睛里没有一丝对她的情感,有的只是淡淡的厌恶和些许的喜欢,她看着孙朝忠举起枪对着她的时候眼里的决绝,梦里的一切那么的真实。

她听到孙朝忠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极为不真实,她看到方孟韦一脸的惊慌失措,眼前一黑她什么都看不到了。

快脱了这身衣服。方孟韦一把抱起妹妹就送到了沙发上面对着孙朝忠说到。

哦哦,好。孙朝忠手忙脚乱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换回了自己原来的衣服。

方孟韦掐着方兰兰的人中,很快方兰兰就清醒了过来,看着他,看看孙朝忠。

我在哪儿?她有片刻的眩晕。

你在我的办公室,你刚才吓死我和朝忠了。方孟韦看着妹妹。

喝点水。孙朝忠接了点水递到方兰兰的手里。

你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孙朝忠从方兰兰的脸上看到了害怕和恐惧。

你,还有你,你们是谁?方兰兰的声音很干。

兰兰,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我是你哥哥,你别吓唬我好不好。方孟韦搂住了妹妹,拍着她的后背。

静辰,嗯,我是静辰。孙朝忠拉住她的手。

静辰?我不是做梦,我没有在梦里对吗?方兰兰看着自己的哥哥和孙朝忠。

方孟韦无语了,起身拿过孙朝忠手里的杯子重新兑了热水进去。

不是做梦,你不是在梦里,你在现实里。孙朝忠把她搂在怀里。

你真的是静辰?方兰兰环住他的腰,靠在他的肩膀上面。

老杜,你在哪里?宝宝眼睛疼,求安慰。方孟韦拍了张照片发给杜见锋。

杜见锋:用热水捂一会眼睛,我带队训练,还没有结束。

方孟韦:好,你快点来。

杜见锋:好,知道了,去带上你的墨镜。

于是屋子里面出现了奇怪的现象,方兰兰和孙朝忠秀,方孟韦带着墨镜看。

 


评论(3)
热度(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