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六十四话   争取一线生机

第二天方孟韦脚步轻快的从楼上走了下来,似乎过了一个晚上他失忆了,忘掉了一切的烦恼。程晓云诧异的不行,何孝钰和看到了鬼一样的看着他。

过来吃饭。程晓云招呼他。

不了,队里有事儿,我先走了,我会叫朝忠给我买早餐的。我走了,妈再见,嫂子再见,爸,我先走了。方孟韦打完招呼就蹦蹦跳跳的出了门,走到车跟前深呼吸了一下。

方孟敖看着他的背影愣了一下,这是怎么了?

晚上方孟韦来医院看妹妹的时候,看到妹妹皱着眉头看着他。

干嘛这样看我?

你一天没有吃饭你想干什么?方兰兰十分的不悦。

你怎么知道的?

朝忠哥哥告诉我的。

我吃不下,一点东西都吃不下。

一份结婚报告已经递到了机械化师师长的案头,师长哭笑不得的看着杜见锋。

真的不行,你难道不知道吗?你的情况太特殊了,我不能批。师长无奈了。

知道了。杜见锋收回结婚报告之后转身出去了,师长立刻给方步亭打电话,方步亭苦笑了一下说知道了。

起身背着手看着窗户外面,叹息了一声,这两个孩子都倔得要命,老友啊,我该怎么办?良久,转身拿起电话拨了个电话,要求对方在明年的一月中旬必须到岗,对面说时间太紧了,要求后延半个月一月底可以到位。

方步亭挂掉了电话,他不知道孟韦能不能挺到一月底,他知道这个孩子今天要开始抗争,和他的哥哥,和他,他会为了自己的幸福抗争到底。

他不知道他的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他也不知道会带来怎样的结果,但是他知道,这一步他终究要踏出去的,这个人他终究还是要去面对的。

方兰兰在医院待了三天就出院了,出了院她就敏锐的察觉到了方孟韦不对劲, 因为方孟韦快乐的有些夸张了,而且瘦的有些脱形了,父亲和母亲毫无办法。

在家只是象征性的吃上一点点,然后就去上班,下班回来说自己在办公室吃过东西了。但是孙朝忠告诉她方孟韦在警局几乎不吃东西。

她期末考试的第一天,考完试就接到了孙朝忠的电话:快点来医院,快点,军区附院。

她来不及问怎么了就打了个直奔军区附院,到了门口就看到了父亲的车和大哥的车停在院子里。

给何孝钰打了个电话才知道方孟韦住院了,就在消化科,她直奔住院部六楼消化科的病房,在走廊里就看到了孙朝忠在来来回回的转悠。

静辰哥哥怎么了?我小哥出了什么事儿?

孟韦绝食引发了胃溃疡。

什么,你说我小哥绝食。怎么会这样。

我告诉过你他几乎不吃东西的。

他在家吃啊。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为什么会这样?方兰兰跺了跺脚。走到病房门口拉着方孟敖到了公共区。

你对小哥做了什么?你告诉我你对小哥做了什么?方兰兰快要发飙了。

我什么都没有做,你相信我好不好?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昂?他人现在已经躺进医院了,你告诉我你对他做了什么。大哥,你能不能不要把手伸的这么长啊?方兰兰揪着方孟敖的领子晃着他。

够了,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他,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方孟敖拍掉了妹妹的手。

他要是出了事儿,你会后悔的。话音刚落,就看到杜见锋从楼梯口跑了进来。

谁告诉他的?兰兰是不是你?方孟敖一下子不高兴了。

够了哦,我告诉你,躺在病房里的是你弟弟,是他的男朋友。

见鬼的男朋友。杜见锋,你来干嘛?方孟敖掉转枪口对准了杜见锋。

是我让他来的。方步亭走了出来对着杜见锋点点头。

杜见锋几步就跑进了病房,看着躺在床上的男孩儿,眼泪瞬间下来了。

孟韦,你怎么这么傻啊?杜见锋走过去看着他。

你们好好聊聊吧,孟韦啊,好好休息。小锋,好好看着他,看着他吃饭。程晓云叹了口气就离开了病房。

我没事。方孟韦看着杜见锋笑了笑。

你都进病房还没事儿。杜见锋抓住他的手,看着吊瓶,里面是营养液。

只见过兰兰打这个,这次轮到我打了。

你怎么会用这个方法啊?你不知道你的胃本来就不好吗?

是,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家里除了兰兰和大嫂都在反对我们。

你这样我会觉得自己很无能的,这样我也没有办法面对方叔叔啊。杜见锋给他倒了点水看着他喝完。

方步亭和程晓云就站在门口,听着他俩的对话,相顾无言的走了。方孟敖已经被何孝钰拉回自己的办公室去安抚了。

别担心,孟韦不会有事儿的。孙朝忠揉揉兰兰的头发。

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没有想到他会用这么决绝的方法,要是父母不同意该怎么办啊?

你操心的事情还真多,你没有看到刚才孟敖哥看我的眼神,要吃人了都。

他才不敢呢。父亲都已经同意了我们的事儿了,他是不敢反对的。他要是不同意的话,我会打到他同意为止。

你那么厉害啊?那天比试一下?

我才不和你比试呢?电话是你打的吧。

是我打的啊,这种事情怎么瞒着他啊。瞒着他不好吧。

 

评论
热度(10)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