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楼诚衍生】我和神仙谈恋爱之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来自天庭的伪装者   10

之前发的有些bug,还引起大家不适,经过小天使们的提醒修改后重新发出来,对大家说声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
凌远拍着他的背,手开始不老实了,他终于知道自己和林念初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总是觉得别扭了。

感觉到怀里空了,凌远低头哭笑不得:然然,你为什么变回去?

那个,你的身子还没有好呢,赶紧吃点东西。然然飞到了旁边的柜子上。

凌远看到旁边有送来的粥,伸手拿过来打开一闻就知道是养母的手艺。

我妈的手艺比起你来差远了。凌远边吃边嘀咕。

赶紧吃吧你,吃还堵不住你的嘴。李熏然把勺子塞进了他的嘴里。

哎呀呀,我可是个病人,你不能这样对我。说着伸手拎住了他。

快点吃,吃完了在说。李熏然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好,我吃。凌远乖乖的吃掉了保温桶里的粥。

因为住在自己的医院,所以消化科的主任给他安排了一个单人病房,而他素来喜静,医生来检查完了之后他的病房就没有人打扰。

夜里他把李熏然紧紧的搂在怀里,玩着他的手:果然,我的然然长大了就是俊俏。

其实,我在人间待了这么多年,我明白为什么那个时候父皇那么生气了。

为什么?凌远拿起他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一下。

你知道的,我的本体是一只饕餮,说我是缙云氏之子,但是后来我被爹爹和父皇收养,在我很小的时候被封为了灶王爷,和你认识的时候其实,其实,其实,按照我的年龄来算,那个时候,我应该是,是,是,是还没有成年。李熏然说完快速变小飞开了。

噗,咳咳咳。凌远一口水喷了出来,呛的脸通红,手指着他发抖。

你,你,你,你给我,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你,你个小兔崽子。你怎么不早说啊!害的我死于非命。凌远气哼哼的翻了个身。

你生气了。小灶神落到了他的眼前。

对,生气了。凌远翻身躺平。

不要生气嘛!我也是才知道的嘛,刚好那个时候二哥的事儿被父皇知道了,还被龙王伯伯告知说我早恋,所以父皇就发飙了,对不起嘛!而且因为我的血,这里毁了一次,那个时候龙王伯伯因为失去了你,伤心欲绝,连龙宫都……小灶神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我西海水族已经……凌远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闯祸的小家伙,看着他点点头,而且依旧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

你知不知道我之前在清朝变成了一个太监,在民国的时候连老婆都没有。你个小坏蛋,我就不应该招惹你。

好了嘛!我把你身上的那条伤痕抹掉了,这一世你不会在受这苦楚了。小灶神瘪着小嘴趴到了他的身上。

你呀你,现在你多大?

其实,按照人间的算法我今年二十四岁了,而且已经成年了,可以……小灶神说的耳朵都红了,背对着凌远坐了起来,小手指头对啊对的。

然然,你的意思是?凌远起身将他拢在了手里,看到他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我不会被你三哥给劈了吧??凌远还是有些犹豫。

不会,他不敢,在说了他现在没有时间来劈你,忙的嘞。

他忙什么啊?

打雷下雨啊,不然就是劈一些该劈的人。

哦,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

明天。

开始你为什么一直背对着我啊?

我……话音未落就被凌远拎了起来面对着他,凌远乐了,小灶神就和被煮熟的虾子一样小脸通红。

你害羞了!我的小宝贝哦,别害羞了。说完凌远的唇落到了他的身上,还轻轻的舔了一下他小小的脸蛋。

呜,况且,况且,况且……小灶神觉得自己听到了火车的鸣笛声,感觉自己的耳朵在往外冒气儿,直接飞到了窗台上面,贴到了玻璃上。

怎么了?凌远下地,走到了窗户跟前。

你,你,你,你,别过来,你在过来我就叫三哥劈你。小灶神转身看着他。

好了,我不在逗你了,过来吧,睡觉了。凌远伸手揪起他,放到了床上,小灶神趴在他的身上睡了。

然然啊然然,我不后悔,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凌远伸出手指轻轻的抚着他小小的身体。

等到第二天出院的时候,凌远知道自己上了小灶神的当了,看着来接自己的养母和大哥,凌远不知是哭还是该笑了,看着小灶神对着他吐着舌头做鬼脸。

你给我等着。凌远在心里默默的对着他念到,表面上还的对着养母和大哥笑。

略略略,老流氓,总算可以出一口气了。小灶神在他的身上蹦蹦跳跳的,平时凌远打理他的时候经常会占点便宜,恢复记忆之后,早上更是百般的调戏他,就差按着他在浴室来一次了。

你等着我回家的,有本事你就一直这样躲着我。凌远这叫一个郁闷啊,看得,吃不得!噫,郁闷加三级。

回家就回家,回家了我还怕了你不成。

有本事你就一直别变大。凌远开始在脑袋里想他换衣服的样子了,这样想完,那样想,总之各种姿势想了个遍,弄的他读他的思维的时候差点鼻血就喷出来了,气的熏然趴进他的怀里狠狠的咬了他一口,凌远疼的龇牙咧嘴的还的笑着进家门。
———————————————————————

评论(3)
热度(38)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