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白首相依

—— 【贺陈】我和神仙谈恋爱之谁说织女是女的?

第七话

跑完步,回房间冲了个热水澡,贺函突然觉得自己精神百倍了,早餐吃掉了一大堆的东西,吃的陈亦度诧异的不得了,生怕他吃多了撑着,赶紧招呼下人把桌子上面的东西撤走。

你吃那么多干嘛?

我饿啊!

你干嘛去了,你就饿了。

我围着院子跑了好几圈哎。

哦,那明天继续。

不要。

为什么?

你都不陪我。贺函委屈的看着他。

我……你……不是啊,我是真的起不来啊。

你不是比我睡的早,我还有读书,你都不用。

呵呵。陈亦度干笑了两声,表示他什么都不想说。

我去铺子里了,你去不去。陈亦度看着他。

去。

每天贺函都花式看陈亦度,坐在门口,坐在对面,坐在高处,或者捧着本书偷偷的看着他,越看越觉得好看,陈亦度无奈的任他看着自己。

马上到新年了,陈亦度提前关了店门,返回到了后堂,进了自己的院落,关上了院门布下了结界,换上了漂亮而华丽的服饰,上天报告这一年凡间发生的事情。

发现自己的小弟会说话了,就是还说不利索,但是最起码会叫哥哥和爸爸了。

叫声哥哥来听听。

哥,哥。小饕餮被太璞抱在怀里,被逗急了张嘴就往陈亦度的手上咬。

你多大了还逗你弟弟。石太璞伸手打了他一下,赶紧往小饕餮嘴里塞了一块肉。

师傅偏心。陈亦度假装吃醋。

我听说你摘了一个桃子下界。

嗯,想吃了就摘了一个。

今年的桃子特别好吃。

是啊,水灵灵的还特别的甜,是不是啊小家伙。说着陈亦度伸手点点小饕餮的鼻子。

去大殿吧,你师公在等你汇报。

好,这就去,小家伙,有时间让你三哥带你去二哥那里,二哥给你做烤肉吃。说完就跑了,留下小饕餮在太璞怀里口水直流。

度度,呦吼,度度你在吗?吃饭了,你在屋子里吗?贺函站在院门口喊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进不去院子里,只有站在门口叫唤。

贺函,你真的很吵哎。陈亦度回到房间刚换好衣服,就听到贺函在外面喊叫。

人家叫你吃饭嘛?

你每天早上在我院子门口叫唤,现在还在我院子门口叫唤,你要干嘛?陈亦度站在了他的跟前,突然发现自己的心不可抑制的猛猛的跳了几下。

我说了我叫你吃饭。

你,你,你不要离我那么近。陈亦度瞪着他。

近?贺函伸出手比划了一下:这叫近?

我说是就是。陈亦度瞪着眼睛看着他。

走啦,我都饿了,你今天开饭晚哦,家里的人都不敢下去吃饭。说完拉着陈亦度就往饭厅走去。

陈亦度发了红包,让他们回自己的屋子里和家人过年,饭厅就留了自己和贺函。

我们去温泉吧?陈亦度看着他。

大年夜,你要去泡温泉,你还真的是,好,我们走。贺函用食盒装了桌子上的饭菜。

陈亦度准备好了马车,两个人架着马车来到了山里,第一次晚上来泡温泉,天空飘着小雪花,两个人在温泉里泡着,感觉不是一般的爽。

贺函吻上了他的唇,雪花,星空,热气氤氲,美酒,佳肴,美人在怀里,夜空下,两个人沉到水底交缠在一起,在浮出水面之后两个人都情不自禁。

最后陈亦度靠在岸边,贺函趴在岸边喘着气看着他倒了杯酒递给了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夜空下,星星作证,山川草木作证,两个人喝下了交杯酒。

大半夜的,两个人回到了房间里,本来贺函以为折腾了一个晚上之后陈亦度应该会起不来才对,谁知道第二天一大早,陈亦度就精神抖擞的站在他的床边伸手揪着他的耳朵把他从被窝里揪了出来。

度度,今天就算了吧,求放过。

不行,起来。

我真的起不来。

那你昨天那么能折腾。

你不是也挺能折腾的吗?让我再睡会。说完贺函伸手拉着他一起倒在了床上,紧紧的抱着他睡了。

陈亦度闪身出来往他的怀里塞了个枕头,转身出去给家里人上香。

睡到快中午的贺函在床上直哼唧,陈亦度听的心烦意乱的扔掉了手里的书看着他:又怎么了?

浑身酸痛。贺函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不明白他是怎么从怀里出去的。

浑身酸痛?趴下。陈亦度坐到了床边。

啊?哦!贺函翻了个身,陈亦度撩起了他的里衣,看到了他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哭笑不得:让你昨天在折腾,以后在不和你在温泉里胡折腾了。

到底怎么了?

你身上被温泉的石头隔紫了,等一会。陈亦度出去了,对着太阳说了几句话,手里多了一罐药膏,反身回到屋子里,将手里的药膏抹到了他的身上,一摁一抹,将药揉进了他的皮肤里。

好舒服哦,度度你那里来的这瓶药啊。

我弟弟给我的。

啊?你几个兄弟啊?

七个啊!

七个啊,你是老几啊?

老二!

老二?贺函下意识的往自己是身上看。

嗯?陈亦度手下加劲,按得他直呼疼。

好了,起床,吃饭。陈亦度起身带着罐子出去了。

老二?贺函起身看着自己的下半身!

贺函!你要是在敢乱想,小心我揍得你半身不遂。屋外传了了陈亦度的怒吼。

额?贺函一阵恶寒,谁能告诉我他是怎么知道我心里的想法的?


评论(4)
热度(2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