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深夜60分】他们的世界我从来没有看懂过

关键词:戒指

 @楼诚深夜60分 

一个关于转世的故事。

一个和《我对你的爱历久弥新》《第二颗扣子》作平行连接的故事。

明台把明诚和明楼合葬以后,在他们的墓前烧了那副家园和明诚的本子,以及那一封遗书。扶着墓碑说:”大哥、阿诚哥,你们这一世没有在一起,下一世在一起吧。”坐在墓碑跟前,拿着凿子和锤子,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一点一点的在墓碑上面刻出来了一对戒指,一枚戒指是平的,一枚靠在另一枚的上面。刻完那对戒指明台就过世了。

等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婴儿,这一世他有了疼爱自己的父母和疼爱自己的哥哥。

可是那个来告诉我,为什么我的哥哥叫明诚,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六岁那年父母和大伯父大伯母搬到了一起,从此我多了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可是那个来告诉我为什么我大哥叫明楼?我大姐叫明镜?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十四岁那年我见证了一个传说,我的大堂哥爱上了我的哥哥。

谁来告诉我这种违和的熟悉感是从哪里来的。╥﹏╥我是不是真的忘了什么?

为什么我大哥看起来如此的绝望,如此的悲伤。夜晚我看到我哥哥从他的房间里面悄悄的出来,抱着一个大大的盒子,我知道那个盒子里面是什么,那个盒子里面是扣子。小的时候我就发现他的枕头边经常出现一枚纽扣,大的、小的、方的、圆的、各式各样的、各种颜色的纽扣。

为什么他会进大哥的房间,我是不是该悄悄的偷看一下,不可以,理智告诉我,这样做我会死的很惨。咦?我为什么知道大哥的房间不能随便进?╥﹏╥...难道我真的忘记了什么。

大哥离家去国外上学了。为什么我觉得的这个场景如此的熟悉啊?为什么我觉得我哥哥也应该跟去?这是什么鬼?

大哥走了以后,我哥哥就变了一个人,天天的除了看书还是看书。等等,他为什么总是一个人在大哥的房间里面看书,难道我真的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我去问过大姐,父母和伯父伯母,他们说哥哥恋爱了。真好,我多了一个嫂子。好个屁啊,为什么我觉得我哥应该是我大堂哥的?这是什么鬼?曼丽,救我。等等,曼丽是那个?曼丽是谁?谁是曼丽?

于是我每天除了学校就是回家,每天写完作业就是想我忘记的事情,我一定是忘了什么事情!我一定要想起来?

终于有一天,“你好,我叫于曼丽,从今天开始我们是同桌了!”为什么我的同桌看起来冷冰冰的,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女孩好熟悉。夜晚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有我的大哥,阿诚哥和大姐,还有曼丽,锦云和我们的孩子。我看到我接过阿诚哥的骨灰,我看到我把阿诚哥的骨灰和大哥的骨灰合葬了,我看到墓碑的侧面刻着一行小字:我对你的爱历久弥新。终于我想起来了一切,那个被我遗忘的前世。

我看懂了哥哥眼睛里面的悲伤,我看懂了曼丽的冷漠,四年过去了,大哥成了哥哥的禁忌,我不敢在哥哥面前提起大哥,但是我追到了曼丽,我带着曼丽回家,把曼丽介绍给家里人认识,家里人都很喜欢曼丽。只是哥哥笑了笑对着我说:“好好待她!”说完就走了。去了大哥的房间。

曼丽问我:“明台,是不是你哥哥不喜欢我!”

我说:“不是,他在等一个人,一个失约的人!”

曼丽不明白地看着我说:“谁啊?那个房间是谁的?”

我拉着曼丽来到了花园,告诉她我大哥和我哥哥的故事,我说:“在我十四岁那年,大哥走了,留下了我哥哥,我记得他走之前对我哥哥说如果找到喜欢的姑娘就忘掉他!”

曼丽问我:“难道阿诚哥哥没有谈过女朋友吗?”

我说:“有,但是总是处不长时间,最长半个月,最短的那个只有三天,我哥说没有感觉,久而久之这件事就在也没有人提过!每个和他处过的女孩都说他爱的人不是自己,和他在一起不像是谈恋爱。”

曼丽笑了说:“真好,你在我身边!”

两年以后,大哥回来了,我躲在厨房里面看着他们俩的动静,哥哥跑了,大哥追了出去。我跟了出去,躲在后门看着他俩。

看着他俩从对峙变成拥抱,大哥、阿诚哥,这一世你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可是,你们能不能不天天的对着家里人放闪光啊,害的我一个月换一副墨镜。

直到有一天大哥买了一对戒指回来,等等,那个戒指的花纹为什么如此熟悉?那对戒指不正是我前世在他俩的墓碑上面刻得那一对戒指吗?

那个能告诉我为什么这对戒指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明明我有女朋友了我还要被他们虐?为什么我总是找不到正确的开门方式?

拜托,在家里哎,还有大人在呢?你们俩为什么不锁门?

汪曼春,曼春姐,你在哪里?你快来把他们分开吧!

“明台,汪曼春是谁?你居然背着我又找一个女朋友?说不清楚我和你没完!”

“曼丽,你听我说,我和你解释!”


我叫明台,我大哥是明楼,我二哥是明诚,他俩一个说经济系最年轻教授,一个是明氏集体总经理,最主要的是,我二哥是我大嫂。

我的姐姐叫明镜,她的老公叫王天风。等等,我是不是又忘了什么?为什么她俩在一起了?

曼丽,救我!

我还没有原谅你呢!

我叫明台,我大哥是明楼,大嫂是我哥哥明诚,他们的世界我从来没有看懂过。因为他们从前世就致力于闪瞎我的眼睛,在家里我永远找不到正确的开门方式。

THE  END


评论(3)
热度(51)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