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写在前面的话:边补剧边写,可能和剧情本身有出入。

一个特别狗血的故事,框架是席绢的《交错时光的爱恋》。

不许和我纠结人物的关系。不许和我念叨谢木兰多傻多呆。

下面放文

————————————

 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一章  如此狗血的事情,发生了。

作为一个二十世纪的大学生,虽然看的书很多,电视剧也很多,但是,如果穿越这件事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还真的是得呵呵了。

要我如何相信?怎么相信?这件事居然是真的,我很想骂老天爷一句“你大爷的!”

这就是我穆兰,一个二十世纪的新兴大学生,一个学习中国古典文学的大学生,一个前天刚被安利了《北平无战事》的姑娘,一个背到出了校门就被汽车撞的姑娘。

刚醒来的时候我差不多要被吓傻了,WK和LY一脸宠爱的看着我,啊咧,是我在做梦还是我走错地方了?难道是我醒来的方式不对吗?好吧,我闭上眼睛接着睡。

过了一会我敏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病床前,而且还没有传说中的工作人员,而且他俩都穿着军装,等等,我怎么会在医院?

我腾的坐起来,一阵眩晕袭来,WK赶紧扶住我:“穆兰,刚醒不要起这么猛。”

我警惕的看着他俩:“你们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这里是哪里?”

WK求助的看向LY,LY蹙眉看着我:“穆兰,你不认识我们了吗?”

我摇摇头,并不说话,我只想知道我在哪里?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我靠在墙上,闭上了眼睛,听到WK叫LY:“大哥,穆兰她会不会把脑袋撞坏了。”

我暗自腹诽:你脑袋才撞坏了呢。

LY:“我去叫医生,你在这里看着她,别让她做傻事!”说完就出去了。

我听到他出去了,把眼睛睁开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明明和KKW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但是我知道他不是KKW。

他给我倒了一杯水,递到我的手里,我接过水道谢,他愣了一下,自嘲的笑了笑:“你从来都不会向我道谢的。”

一个医生模样的人和一个中年的男人走进我的房间,后面跟着LY。

男人走到我跟前看着我:“丫头,你没事吧?爸爸要被你吓死了,知道吗?”

我诧异的看他:“爸爸?”指指他,指指自己,看向了WK:“他是我爸爸?那我是谁?你们又是谁?”

我传说中的爸爸听到我的话愣了,看向医生,医生过来要给我做检查,我瞪着医生,把医生瞪得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这位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我:“你们医院没有女医生吗?为什么要你一个大男人来给我做检查。”

医生被我训的一愣一愣的,看着我:“那个我是你的主治医生!”

医生不敢碰我了,指着我传说中的爸爸问我:“你不认识他吗?”

我笑的假假的看着他:“这一屋子人我都不认识。谢谢您!”

医生拉着我传说中的爸爸出去了,WK看着我唉声叹气,我喝光了杯子里的水,LY站在窗户跟前看着我。

我:“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LY坐到我跟前的椅子上面,摸摸我的头发:“丫头,我是第一次看到你会和医生这样说话!”

我第三次问了同一个问题:“你们是谁啊?我是谁?这里是哪里?我问了好几遍了,你们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来回答我的问题啊!”

WK:“好好好,别生气,我现在就告诉你,他是你大表哥方孟敖,我叫方孟韦!刚刚出去的那个是你的父亲,我们的姑父谢培东!”

我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WK居然告诉我他叫方孟韦,我要呵呵了。

我看着他:“你不会告诉我,我恰好叫谢木兰吧!”

方孟敖点点头:“聪明,还没有撞傻!”

我看着惊恐的看着方孟韦:“我真的是谢木兰?这里是北平?现在是1948年对吗?”

看着两个人齐齐点头,我第一次觉得世界充满了恶意,我本来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现在呢?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等等,如果我是谢木兰,他们就是方氏兄弟的话,OMG,我居然是在北平无战事里面,我是不是疯了。

我看着他俩,觉得好晕,我传说中的父亲走了进来看着我们三个:“木兰失忆了。过两天就可以拆线了,你们俩看着她,我还要去银行。”

我看着谢培东,他慈爱的看着我,我:“爸爸,万事小心!”

谢培东一愣:“丫头,你是在关心我吗?”

我扭过头看着窗户外面,方孟敖:“姑父,木兰说的对,万事小心。”

谢培东摸摸我的头发:“我家丫头长大了!”说完谢培东就走了,方孟敖拍拍方孟韦:“你看着她,我先回去了,晚上再来换你。”

方孟韦坐在我的跟前:“木兰,你真的失忆了吗?”

我看着他:“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看他不说话了,就扭头看向窗户外面:“好蓝的天空啊!”

他笑了:“嗯,今天的天空很蓝!”我回头看着他的笑容,那样的明媚阳光,不由得我看痴了。

他注意到了我的目光,耳朵红了,问我:“看我干嘛?”

我挑眉:“屋子里面就咱们两个人,我不看你我看谁啊?”

他怔怔的看着我,我问他:“有问题吗?”

他有些忧愁的看着我:“你从来不会这样说话的。”

我笑了笑:“是吗?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我为什么会躺在医院呢?”

他说放学回家的路上我被自行车撞了,摔倒的时候磕到了头。我真的是呵呵了,谢木兰你个倒霉催的,走个路你都能被自行车撞,你还真的是个人才。

我笑了笑:“我还真的很倒霉哦!”

他看着我:“木兰!”

我鼓鼓嘴巴:“干嘛?”

他:“最近!”

我捅捅他:“干嘛吞吞吐吐的!”

他:“最近时局不稳,你,注意安全!”

我不在看他,而是看向窗外的蓝天:“北平无战事,北平真的无战事吗?”

他愕然:“木兰,你!”

我回头看向他:“孟韦哥,今晚别让孟敖哥过来了,好不好!”

明显的,他愣在了哪里,我继续看想窗户外面,其实我有一部分谢木兰的记忆,记忆里,谢木兰对方孟韦总是若即若离,对方孟敖无比的热情,甚至会挂在方孟敖的身上撒娇,方孟韦总是一脸黯然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一切我的心好疼。

——————

 @暖暖Beryl   暖暖,我写了。嘻嘻,够狗血的。

评论
热度(21)
  1. 暖暖Beryl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
    让少女心爆棚的我们孟韦!会发生什么故事呢,敬请期待~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