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三章   是穆非木

过了好久我才翻身,看着他,伸手隔空描画着他的眉眼。收回手,看着他,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待到天明时,我迷迷糊糊的听到了说话的声音,声音压的极低。一个是方孟韦,另一个是方孟敖。

孟韦:“还没有醒呢!”

孟敖:“你呢?睡的好不好!”

孟韦:“还好,我去洗漱了,你先在这里躺一会,估计一会就醒了。”

我翻脸个身对着窗户,想到了以前上网的时候,看到一句话:编剧取得好名字,一个方貌,一个方美,方家兄弟将美貌集于一身。

无声的我笑了,却没有看到方孟敖从窗户上看到我在笑,微微的蹙了蹙眉,什么都没有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过了一会就听到方孟韦轻轻的说:“哥,我走了!”

方孟敖:“注意安全。”

方孟韦答应着去了,门咔哒一声轻轻的关上了,他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我想起身去窗户跟前看他,但是身后躺着一个,我不敢动,于是继续睡觉。

睡醒了,我伸手伸了个懒腰,旁边一个声音促狭的说道:“看来我家丫头睡醒了。”我起身看到了方孟敖,笑眯眯的坐在那张床上看着我。

我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喝,和他打招呼:“大哥,早上好!”

方孟敖:“快中午了,还早?你还真能睡哦!”

我:“还好吧,早上吃什么啊?”

方孟敖:“你应该问中午吃什么?东西我买回来了,我现在要去办事,你的课本我给你拿来了,没事自己看看。”

我点头答应了,他走了之后,我关上了门,坐到桌子跟前开始吃东西。

拿过课本开始看,谢木兰的课本才是我读大本时候的深度,完全看的懂,不过我俩的字体还真的是不同,我下过狠功夫练簪花小楷,而她的字真的还没有我的一半漂亮。

全当复习了,我边看书,边写字。很快就到下午了,心血来潮用毛笔画了张方孟韦的画画像,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就收到了最下面。

我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好久没有写毛笔字了,那个字写出来真的和谢木兰的字有的一拼。

我打开房间门,在走廊里面走了两圈就看到了方孟韦拎着晚饭过来,我跑过去,他吓了一跳,赶紧跑几步,过来拉住我:“还没有好利索,别乱跑。”说完拉着我进了房间,坐在桌子跟前,我打开灯,他看着剩饭问我:“中午没有吃吗?”

我看着他:“起晚了,我起来快中午了,大哥说他有事就走了。我把粥喝掉了就开始复习功课。”

他看着我:“过来吃饭,吃完饭再学吧!”

我笑着点点头:“孟韦哥,你吃了没有?”

他摇头:“我一下班就过来了!”

我:“一起吃吧!”他点点头,边吃饭,边翻看我写的字。我有些紧张,字写的在像,也是两种书写习惯。以他和谢木兰熟悉的程度完全看得出来,只不过我忘了最下面是我画的画了。

吃完饭看着我说:“字写得越来越好看了。”声音里完全听不出来任何情绪,很平常。

我笑了笑,我感觉他看出了什么,但是我没有说话,只是去拿毛巾过来递给他擦嘴,接着看书习字,谢木兰的字偏正方形,而我的字圆润清秀,他一直盯着我握笔提笔。

每个人握笔和提笔的习惯是不一样的,面对熟悉谢木兰的方孟韦,我没有打算向他隐瞒我和真正的谢木兰有何不同。

方孟韦看着我不说话,生活中的各种习惯令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分辨出来我和谢木兰的不同。突然,他伸手握住我的手,从我的手里抽走了毛笔,我的手被他捏住。我看着他,伸出左手拿起笔,继续写字,而且是盲写,写的是另外一种字体。他瞪着我,伸手捏住了我的左手,起身把我拉起来,按到墙上。

我扭过头看着窗户外面轻声的说:“你已经发现了不是吗?”

他怒视我:“我发现了什么?”

我:“从我昨天醒来,你就察觉到我和她的不同了对吗?”他不在说话,松开了手,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我转过身看着他:“我就是她,她就是我,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我该相信你吗?”

我没有说话而是走到房门口,回身靠着门看着他,他在阴影里,我在灯光下,他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我,而我却看不清楚他。

良久,我关上了灯,房间里面一片昏暗,我走到他跟前看着他轻声说:“穿着靴子不累吗?脱了吧,换一双鞋。”

我见他不说话,就打开了床头灯,去洗漱了,等我出来看到他已经换掉了靴子,靠着沙发闭目养神。

我走到他的身后,刚伸出手,就被他挡掉了,我笑了笑,转身去了洗手间,弄了块热毛巾出来给他敷眼睛,还算是配合,他没有拿掉毛巾。

过了一会我准备伸手拿的时候,他伸手拿掉了毛巾,递了过来,我去把毛巾弄热递给他,他把毛巾敷到了眼睛上面。

他仰着头不说话,我也无意在去给他淘换热毛巾。我看着他靠着沙发坐在那里闭目养神,问他:“既然不想看见我,你为什么还待在这里。”

猛然间,他睁开眼睛,黑亮的眼睛,亮的渗人。掏出腰里的枪对着我:“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我走到他跟前蹲下看着他,握住枪抵着额头:“这里,还是!”我起身,带着他也站了起来,枪口下移,移到心口的位置:“这里更好一点。”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手在抖。我坦然的看着他,闭上了眼睛:“来吧,给我一个痛快的。”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我睁开眼睛看着他:“为什么不动手?”

门被推开了,我背对着门:“站住,别过来!”我知道是谁来了。

我看着他:“来吧,动手吧!”

方孟敖看到我俩的样子吓一跳:“孟韦,你疯了。”话音刚落,就看到方孟韦抬手“碰!”的一声打在了房顶。我脚一软,坐到地上。

方孟敖吓一跳,他没有想到方孟韦会放枪,走廊里传来了医生的询问,方孟敖说枪走火了,没事。

他把门关上,走过来扶我,我借他胳膊的力量想站起来,发现自己根本站不起来。

我看着方孟敖:“大哥,能抱我一下吗?我站不起来!”

我刚说完,就被方孟韦抱了起来,放到床上,看着我:“对不起。”

方孟敖抱着胳膊看着我们:“说吧,怎么回事?”

我看着他俩:“大哥,你带小哥回去吧!”

方孟敖气乐了:“我弟弟拿着枪指着我妹妹,现在我妹妹告诉我让我带我弟弟回去。木兰,你是不是疯了!”

我看向方孟敖:“大哥,我没事,我不怪他,今天他心情不好。”

孟韦一直站着没有说话,我看着他:“小哥,有一句话我想告诉你,而且我只说一次。”他点点头。

我:“方孟韦,你记住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说对不起的。”

方孟敖鼓鼓掌:“说的不错。现在你俩给我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

我:“大哥,我说过了,这件事情过去了,不要再问了,好吗?”

评论(3)
热度(4)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