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北平无战事】方孟韦传第二部时空交错的爱恋

第十六章  斥

吃完饭,我回房间画画,方孟韦陪着我,方孟韦:“木木,你今天为什么打断大哥的话!”

我:“不打断,难道让舅舅和我父亲饿着肚子去处理公务吗?”

方孟韦:“也是!”

过了好一会,下面传来程小云的呼唤:“木兰,孟韦下来。”

孟韦打开门:“就来了!”

我们下楼看到方孟敖站在客厅的一个角落里面,招呼方孟韦:“来,过来,把这架钢琴抬出来。

他俩合力把钢琴搬了出来,我让人把钢琴擦干净,然后我弄了一块毛巾给方孟韦擦汗。

方孟韦:“哥,你怎么想起来把它搬出来了!”

方孟敖:“想搬了!”

打开了琴盖,叮叮咚咚的弹了一会。不知道什么时候程小云站在我的身后。方孟敖:“燕大的女同学来弹吧,这里弹什么都行。包括当局禁止演奏的曲子。”话是说给何孝钰听的,眼睛确是在看着我。

而我在发怔,看到了这架钢琴我想到了楠楠教我弹钢琴的日子。她总是说我是个音痴,她说我是个假小子,她:“穆穆,你个假小子,你是我们的头儿,连钢琴都不会弹,有损你的气质。”

回过头我擦掉了眼泪,程小云:“好了,别哭了,想弹就去弹,在家里怕什么?”

方孟韦牵着我坐到钢琴跟前,何孝钰彻底懵了:“木兰,你会弹钢琴!”

方孟韦:“学过一段时间!”

何孝钰:“可是,你!”

方孟敖:“木兰就学了几年而已!”

你俩不胡说八道会死啊。我郁闷,我快十年没有摸过钢琴了。

我开始在钢琴上面找调子,熟悉琴键。找到感觉才开始弹。弹了一首练习曲,一曲才弹完,方步亭就进来了:“木兰,最近不忙的话,就好好练习一下指法,都生疏了。”

我起身让座:“是,知道了,舅舅弹吧!”

方步亭:“不,你弹吧,我听着。”

我:“大哥,你想听什么?”

方孟敖看着何孝钰和方孟韦,方步亭已经坐在旁边了,程小云给他端了一杯茶。

方孟敖:“弹巴赫古诺的圣母颂吧,拉丁文曲名叫Ave Maria,翻译过来的话叫《一路平安,玛丽亚》!”

我打了个哆嗦,看向方步亭:“舅舅,我不会弹!”

方步亭起身来到钢琴边:“好,我弹!”

我起身让位,方孟韦伸手扶住我:“怎么了?”

我小声问:“感觉不好!孟韦,你今天白天去哪里了?”

方孟韦:“我去送崔叔他们一家了。”

我愕然:“他们上车了吗?”

方孟韦:“我,没有看着他们上车!”

方步亭:“你俩说什么呢?”

我:“没什么,舅舅,我爸爸呢?”

方步亭:“你爸爸一会就回来了!”这个时候方孟敖和何孝钰唱起了《圣母颂》。

我突然打断了他们:“大哥,我感觉不好,别唱了!”

方孟韦搂着我:“木兰,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总觉得心慌。”

午夜的钟声敲响了,方步亭上楼打电话去了,我瞪着那座钟,猛地挣开了孟韦,跑了上去,推开了方步亭的房门,方步亭呵斥道:“为什么这么没有规矩,我的房间也乱闯。”

我走到了方步亭跟前,看着他:“舅舅,让我爸爸回来吧,没有用的,一点用都没有的!”

方步亭愕然:“木兰,我是不是太宠你,宠的你开始乱说话了。”

我跪下:“舅舅,孟韦并没有看着他们上车啊,舅舅。让我爸爸回来吧!”

方步亭:“出去,你给我出去。滚!!”指着门让我滚。

我:“舅舅!”

方步亭出去:“你们都是傻子吗?把这个丫头给我拉出去!”

方孟韦很快出现在我的跟前,扶起我:“木木,我们先出去吧!”

我抓着方孟韦:“你快点阻止舅舅打电话啊。”

方步亭:“我在这个家说话不算数了吗?”

方孟韦:“木木,听话!”硬是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半扶半抱的弄到了楼下。

程小云:“木兰,你舅舅心情不好!”

我:“我没事,舅妈,大哥呢?”

方孟韦:“大哥就在外面。”

程小云:“孟韦,要不你先带木兰出去吧。”说完就去忙别的去了,方孟韦拉着我出去了,在门口看到了方孟敖和何孝钰。

评论(2)
热度(3)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