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雨寒月

世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美食、美景、音乐各占一半,剩下的一半是你

—— 【楼诚衍生|四季恋歌】秋天的童话

第六十话   原来如此,是你的错。

到了医院经过检查是发高烧,人处于昏迷状态是因为体力透支了,医生不敢打吊针因为方兰兰几乎没有吃东西。

兰兰现在需要打营养针,她几乎没有吃东西,孟敖你去给兰兰办住院手续,孟韦你送爸妈回去休息,顺便把兰兰的东西取来。孙朝忠坐在门口看着天花板,何孝钰出来对着父母和丈夫说,方孟敖只得去办住院手续。

没事的,你看现在不是没事儿吗?杜见锋陪着孙朝忠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面安慰他

我害怕,我真的害怕,杜大哥,你知道吗?我今天抱着她的时候,感觉不到她的呼吸,那时候我好害怕。孙朝忠说完用手捂住了脸。

杜见锋无言的看着他,此时他无法安慰他,只有方兰兰好起来他才会释怀。

我不该由着她不穿大衣,穿上大衣就不会被冷风吹透,穿上大衣就没有事儿了,她就不会躺在医院了。孙朝忠很自责

你们怎么不进去?何孝钰和方孟敖回来就看到两个人坐在门口,方孟敖开口问道。

你坐会吧,刚才兰兰的样子太吓人了,我现在都不舒服呢!何孝钰坐在方孟敖的旁边。

抽烟吗?方孟敖看着杜见锋,那个眼神是要吃人的。

好啊。杜见锋很冷冽的看着他。两个人来到了外面就打了起来。

我说过让你离孟韦远一点,你今天竟然还和他手拉手,你想干嘛?方孟敖怒极了,招招下狠手。

我就是喜欢他,就是要拉着他的手。杜见锋躲的很狼狈,见他下狠手,也就放开了手脚和他打。

方孟韦送父母回家,带着母亲整理好的东西来的了医院,打电话问好了地方。进了医院就看到两个人鼻青脸肿的互瞪对方。

你们?你们怎么又打起来了。方孟韦看着他俩。

他欠打。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着。

方孟韦无言的看着他俩,低头吸了一下鼻子就进去了。来到了病房,看着孙朝忠一个人坐在病房里面,握着方兰兰的手,走过去按住他的肩膀,别担心,她不会有事儿的。

孙朝忠回头看到他,松开了兰兰的手放回被子里面,帮他收拾带来的东西。

怎么就你一个人在,我大嫂呢?

孝钰去取兰兰的化验报告去了。

方孟韦和他一人一边坐在方兰兰的病床两侧,因为方步亭的关系,医院给方兰兰安排了一间单人病房,没有人打扰她的休息。

他俩又打起来了?孙朝忠看着他的表情猜测到。

他俩现在一见面就会打一架。方孟韦对两个人的幼稚行为无语的很。

房间门被推开了,何孝钰带着两个幼稚园的小朋友进来,一边一个罚站。

我们走吧,他们发信息说找到线索了。孙朝忠的手机响了,掏出了看了看对方孟韦说。

嗯,我也收到了。大哥,孝钰我们先走了。方孟韦说着。站到了杜见锋的跟前看着他。

去吧,注意安全。杜见锋笑了笑,疼的龇牙咧嘴。

回去记得上药。说完就被孙朝忠拉走了。

何孝钰看到他俩就烦,直接把两个人轰走了。两个大男人和斗鸡似得互瞪了一眼,你挤我一下,我顶你一下的走出病房,差点又打起来。

方兰兰在睡梦中看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她立刻蹦了起来伸手就揪老头的胡子。

师傅,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是不是父皇那个老不死的又作妖了?

放开,放开,敢这么叫陛下的也就你了,被皇后娘娘宠的无法无天的。我告诉你,你的姻缘呢,是你自己找的,将来回来的时候别和老夫抱怨,你都不知道就因为你下凡历练的时候丢了自己的红线,陛下可是没少找我的事儿。

师傅,你很啰嗦啊,对了我不是要投胎到对面吗?为什么是这里啊?

啊,那个啊,那个不是很好吗?你的那个男朋友是个人物。

师傅,你是不是又看错方向了,左右不分,哼,就是你这样乱点鸳鸯谱,人间的姻缘被你弄得一团糟。什么嘛?

小丫头,你师傅那次让你系红线是怨偶啊?啊?啊?啊?

笨蛋师傅,你点鸳鸯谱,我负责系红绳,你看看我大哥,左边一条红绳,右边一条红绳的,你要干嘛?还让我生病。说着小红娘揪了月老的一绺胡须下来。

哎呀呀,还真的是,你二哥的为啥那么多的结啊?

师傅,你的老花眼真的很严重啊。小红娘不干了,叉着腰把月老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

月老擦擦眼泪:陛下,有老夫这么倒霉的师傅吗?被徒儿训。

玉帝表示这个锅我不背,有我这么倒霉的爹吗?被女儿骂老不死的。

那是骂你吗?那是夸你好不好?活了这么久了还和我计较这个?小红娘不乐意了。

师傅,你看看那些结,我怎么解开啊。你竟然还打中国结,师傅,你太过分了。小红娘不依不饶的。

啊?是吗?我无聊嘛,谁让你非要下凡去历练的。

还不是你太啰嗦。好了我回去了,在让我生病我就把你的胡子都揪掉。

她睁开眼睛看到了雪白的墙和一个吊瓶,看到她的床边趴着何孝钰,她的手被她握在手里。

别说话,你的嗓子发炎了,我给你倒点水喝。她轻轻的动动手,惊醒了浅眠的人,何孝钰抬头看到她醒了,起身扶她起来,把枕头垫在她的身后说完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烧退了,你的针快打完了。我去叫大夫,大夫说你醒了让我叫她。

倒了杯水塞到她的手里,转身出去找大夫,她慢慢的喝着杯子里的水,水滋润了她的嗓子,她感觉到嗓子不是那么干的难受了,才放下水杯。

今天晚上暂时不用打针了,病人烧刚退,尽量不要让她说话,她的嗓子还没有完全恢复。大夫用听诊器停了停她的胸腔,让她张嘴看了看她的嗓子,对着何孝钰说

知道了,麻烦您了。何孝钰送大夫出了门,看着护士拔了针,去接了盆热水,用毛巾敷她的手,白天的时候你的样子太吓人了,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撑下来的,竟然跳完了那首歌。

医生交代尽量不要说话,不听话了吗?方兰兰低下了头想了想,抬头试图说话,刚刚张开嘴巴就被何孝钰伸手堵住了。她只好闭上了嘴巴,伸手拉住她做了个睡觉的手势。

我有睡一会,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醒,你看床我都支好了。何孝钰给她擦好了手和脸,又喂她喝了点水。

 


评论(1)
热度(7)
返回顶部
©冰雨寒月 | Powered by LOFTER